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澳大利亚工作母亲压力比父亲大、托儿费用飙升

当更多的母亲在专业工作和管理工作与生活的矛盾中苦苦挣扎之际,托儿成本在过去20年翻倍还不止。

 

最近的家庭、收入和劳动动态调查 (HILDA) 发现托儿费在2002-2017年间上涨了145%。

 

这部分是因为更多人使用托儿服务;但是照料幼童的小时成本也在上升。

 

但是澳洲家庭的收入平均来看从2009年起并无增长。

 

报告发现大多数家长在过去12个月使用托儿服务或考虑使用托儿服务时遭遇过某种困难。

 

家长们越来越担心托儿成本,找到愿意照顾病童的地方,以及必须在很短的通知时间内安排自己生病的孩子。

 

上班的女性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多,2017年工作年龄的女性的雇佣率为71%,这是这个调查开始以来的最高比例。

 

报告作者 Roger Wilkins教授说增长主要来自有有幼童的妈妈们。

 

在2001-2017年间,全职工作的女性的平均周工资上涨了24%,男性上涨了20%。

 

男性的平均周工资从2014年起开始下降,但是女性的工资则继续增长。

 

但是从2001年起工资不平等的情况还加剧了,而女性继续坐着大部分的家务和照顾家庭的活。

 

临床心理学家 Daniel Condon说很多女性在职场就压力巨大,然后回家还要处理家务,并照料孩子们的情绪需要。

 

他说女性在家中做得太多,需要和他们的伴侣谈谈,让他们多承担一些。

 

传统来说男性更多报告”家庭工作冲突“,但是这种情况自从2001年开始下降,而女性报告有这种紧张感的则在增加。

 

工作的母亲的家庭工作矛盾水平是最高的,她们苦苦挣扎于家庭生活和工作之间,工作-家庭的矛盾大于男性。

 

Wilkins 说这往往是因为传统的性别角色”相当顽固。“

 

心理学家 Cordon说工作女性在家中无法休息一直处于高度紧张之下。他警告说如果女性的神经系统长时间紧张状态的话就有可能会发展成比如焦虑这样的精神疾病。

 

报告发现所有年龄组诊断为抑郁和焦虑的人都显著增长,年轻人群增长最多。

 

15-34岁女性诊断患有抑郁和焦虑的人最多,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显著增长,从2009年的12%上升到2017年的20%。

 

Wilkins 教授说这可能是因为更多人寻求治疗,但是社交媒体的崛起也可能是一个因素。

 

现在有更多的年轻人接受进一步教育,22-25岁的女性仍在上学的从2001年的13%上升到了2017年的24%

 

报告说年轻女性还推迟离开父母的家以便上学。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