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把中国留学生当捞钱机器,澳洲哪些行业是“工资盗窃”的重灾区?

阅读导航

  • 前言

  •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农场时薪低至8澳元

  • Woolworths与农场供应商“势如水火”

  • 哪些行业是克扣工资的重灾区

 

前言

 

从澳大利亚当地的媒体报道可以得知,无论是食品连锁店、便利店,还是街角咖啡馆、亦或者是大型超市和农场,都存在工人所得报酬低于法定报酬的情况。

 

有人说的含蓄,称从事这些行业的工资很低。

 

有人说的直白,称他们是剥削的对象。

 

有人说的专业,称他们是工资盗窃(wage theft)的受害者。

 

工资盗窃的形式多种多样,不只是给付工资低,还包括不支付加班费、不给缴纳养老金、不给支付承诺的佣金,不给提供病假、年假等等。

 

把中国留学生当捞钱机器,澳洲哪些行业是“工资盗窃”的重灾区?

图:谢女士负责的樱桃农场因克扣中国留学生工资遭到处罚 来源:smh

 

1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澳大利亚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Fair Work Ombudsman)在最近的一次调查中发现,位于悉尼华人集中的Burwood地区一家园艺劳务公司拖欠一名中国留学生共12,933澳元的薪资。

 

法庭文件显示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谢女士本人就是一名华人。事情被曝出后,不少网友直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在接到法庭判决后,谢女士同意支付所欠薪资并签署了法院强制执行承诺书。

 

谢女士是一家名为“樱桃农场就业中介有限公司(Cherries Farm Employment Agency Pty Ltd,简称:樱桃农场)”的负责人。樱桃农场实际上是一家总部位于悉尼的Burwood的劳务中介公司,给当地的农场介绍劳工。

 

据悉,这名20岁出头的中国留学生被樱桃农场分配从事蔬菜分类打包工作。谢女士承认在2017年7月至2018年4月期间克扣了这名中国留学生的薪资。

 

把中国留学生当捞钱机器,澳洲哪些行业是“工资盗窃”的重灾区?

 

公平工作委员会调查人员发现,樱桃农场向该名学生仅以现金形式支付15澳元的时薪。

 

按照《澳大利亚食品、饮料和烟草制造业薪酬规定》,她本应有权享有23.51澳元的基本时薪,35.27澳元的周六上班时薪,以及最高47.02澳元的加班时薪。

 

除克扣员工工资外,樱桃农场还被发现做假账,试图掩盖以现金支付工人薪资的违法事实。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桑德拉·帕克(Sandra Parker)表示,樱桃农场的这种做法显然是为了规避向这名学生支付法定的薪酬。她说:“克扣员工法定薪资属于违法行为。对于这种行为,我们坚决查处。”

 

据其透露,克扣工资的受害者通常为可能不清楚澳大利亚劳动者权益保护法的潜在弱势群体,例如国际学生。

 

根据《法庭强制执行协议》,樱桃农场承诺会改变现有经营模式,以确保长期遵守澳大利亚的工作场所法律。另外,公司还承诺聘请独立审计机构,以核查其所雇佣的其他员工是否已经全部享受应得的薪酬待遇。

 

这些审核将在2019年和2020年进行。

 

除了归还该中国留学生的欠薪外,樱桃农场还需通过其社交媒体账号向受害者致歉。另外,樱桃农场还将为联邦政府的综合收入基金账户(Consolidated Revenue Fund)汇缴5000澳元的“忏悔金”。

 

帕克表示,确保园艺行业雇主严格遵守工作场所法律是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的首要任务,并鼓励任何对自己的薪酬或工作条件存在疑虑的工人积极求助。

 

2

农场时薪低至8澳元

 

事实上,在澳大利亚,没有哪一个行业比农场的劳动条件更糟糕的了。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农场是违反公平工作法最严重的一个行业。

 

澳大利亚两大超市,即Woolworths和Coles的“双寡头”地位导致农场主定价承压。农场工人几乎没有议价能力。另外,澳大利亚签证制度的不完善也为克扣工资行为创造了条件。

 

尽管联邦政府对法律进行了修改,以增加对剥削弱势工人雇主的处罚,但问题仍然存在。时不时曝出农场移民工人遭遇欠薪,或遭到中介不法对待(甚至殴打)的事件。

 

把中国留学生当捞钱机器,澳洲哪些行业是“工资盗窃”的重灾区?

图:Tulia Roqara和其他瓦努阿图农工,时薪低至8澳元 来源:smh

 

Tulia Roqara是一名持有临时签证的瓦努阿图移民。在来到Shepparton地区一个农场里工作的时候,她一直憧憬自己可以通过采摘足够的西红柿,以便最终能够回国开一家蛋糕店。

 

她是来自瓦努阿图的约50名工人中的一员,他们每小时的薪水低至8澳元。她向记者透露,在农场的辛苦还可以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每次农场喷洒农药后吸入的强烈化学品气味。

 

Roqara说道:“当我们跪下来采摘西红柿时,这种味道特别强烈。我得了胸痛,其他人(工人)的鼻子和耳朵会流血。”

 

这些瓦努阿图的工人是通过澳洲最大的农村劳务工人供应商,位于布里斯班的澳大利亚农业劳工公司(Agri Labour Australia)带到澳洲,随后便派往Shepparton以西的MCG Fresh Produce农场工作。

 

Roqara表示,当他们试图加入公会时,他们会受到威胁。当他们就出血事件进行抱怨时,澳大利亚农业劳工公司的负责人只是告诉他们继续工作,并使用凡士林和棉花来止血。

 

一直到最近几年,澳大利亚才尝试通过成立全国工人联合会(NUW)将农场工人组织起来。

 

这种情况有所好转,但是依旧广泛存在。

 

3

Woolworths与农场供应商“势如水火”

 

瑞银(UBS)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澳洲最大的超市Woolworths如果继续采取“激进”的策略来抑制供应商涨价,那么则可能失去食品和杂货供应商的支持。

 

把中国留学生当捞钱机器,澳洲哪些行业是“工资盗窃”的重灾区?

 

瑞银对给Woolworths供货的50余家食品和杂货供应商进行了调研。结果显示,Woolworths和不少供货商关系日益紧张。

 

原因很简单,这些供应商由于人工等各种成本增加要求上涨供货价格。尽管供货价格上涨已经获得批准,但是Woolworths“变相要求其降价”,无论是通过大幅打折促销形式,还是通过其他营销活动的形式。

 

在今年5月份举行的“澳洲食品杂货理事会峰会”上,超过三分之二的供应商表示,Woolworths要求他们减少价格涨幅50%。相比之下,只有21%的供应商表示收到了第二大超市Coles的同等要求。

 

瑞银零售分析师吉尔·伯特(Ben Gilbert)说道:“Woolworths针对供应商涨价所采取的激进战略正在破坏他们与供货商之间的关系。”

 

伴随零售业竞争的加剧,今年上半年, Woolworths曾连续两次下调盈利预期。Woolworths新任首席执行官布拉德班·杜奇(Brad Banducci)宣布了10亿澳元的“下沉”计划,以赢得客户。

 

在这一计划中,价格受挤压最明显的是各种供货商。一面,Woolworths开始逐步提高自营产品的零售价格,并且涨价的幅度要大于供应商涨价的幅度。另一面,批准涨价的供应商被要求以额外折扣或其他返利形式向消费者“返还”几乎所有的收益。

 

随后,我们看到澳大利亚最大的两家供应商雀巢(Nestle)和玛氏宠物护理(Mars Petcare)在价格纠纷后拒绝供货,导致Woolworths爆发大规模缺货,引发消费者的不满。

 

Woolworths和Coles对供应商的态度一直都很强硬,他们不接受供应商因干旱、能源成本上升和澳元走软而提出的上调零售价的要求。

 

然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最新的超市定价研究显示,在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将自营商品价格分别上调6.7%和8.4%后,今年第一季度,Woolworths又将其高端自营品牌商品的零售价上调了8.6%。

 

4

哪些行业是克扣工资的重灾区

 

相比临时工没有保障、零工经济和政府降低加班费率等问题,工资盗窃存在本质上的区别,这是一种非法活动。

 

即便如此,《时代报》、《悉尼先驱晨报》以及其他澳洲媒体的报道表明,在某些经济领域,它不是一种边缘活动,而是一种商业模式。

 

如果一个企业的工资要低于法定工资,那么竞争对手很难竞争,甚至更别提让员工加薪。另外,较低的工资也意味着政府减少所得税和工资税。

 

把中国留学生当捞钱机器,澳洲哪些行业是“工资盗窃”的重灾区?

 

 

特许经营行业

 

早些时候,澳洲1700亿澳元的特许经营行业在一系列媒体调查中被曝光,成为克扣工资/工资盗窃的“温床”。

 

包括便利店巨头7-Eleven、Caltex、Domino's Pizza、必胜客、零售食品集团(RFG)在内的公司,以及华人茶饮品牌日出茶太(Chatime)都遭遇了克扣工人薪水的问题。

 

特许经营业务模式通常具有以下特点,即特许品牌费高(占销售提成的至少10%)、装修成本和政策严苛、包括必须从特许经营商处采购产品,其价格有时比在其他地方购买的价格更贵。

 

在这样的模式下,大部分利润都流进了特许品牌的口袋。这也直接导致了加盟商户偷工减料 、克扣工人来维持盈利。

 

为了降低被抓的风险,特许经营商户主要雇用外国工人签证。这些海外工人往往不了解自己的权利,或者因害怕被驱逐而选择隐忍。

 

数据显示,特许经营行业雇用了超过500,000名工人,占GDP的近8.9%。

 

把中国留学生当捞钱机器,澳洲哪些行业是“工资盗窃”的重灾区?

图:高档餐厅成为无偿加班的重灾区 来源:smh

 

咖啡馆和餐厅

 

这一行业几乎完全没有工会(尽管近期情况有所改变),很多工人是背包客,学生或年轻人。

 

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的定期调查显示,约有一半的酒店业不符合劳动法。

 

在很多餐厅,尽管全职工作人员薪酬高于法定薪酬,但是无偿加班的情况是常态。如果计入这部分工时,全职工作人员的工资将降低至每小时15澳元。

 

出人意外的是,这种情况在高端餐厅中反而最为明显,其中《时代报》已经曝光了业界的一些知名品牌,包括Rockpool Dining Group和Heston Blumenthal的墨尔本餐厅。

 

超市和快餐连锁

 

更为可怕的是一些商家和工会勾结导致一些克扣工资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

 

根据《时代报》的报道,2015/16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澳大利亚一些最大规模的公司和工会达成的交易以低于法定加班费率和其他条件少给员工工资。

 

在这样的勾当中,工会所得到的“好处”是雇主鼓励员工加入工会,赋予工会组织更多的权利和财富。

 

据估计,至少有25万名工人从大企业与商店,分销和联合雇员协会(Shop, Distributive & Allied Employees Association)达成的交易中被少给工资。

 

END

 

澳洲消费者监管机构前负责人Allan Fels曾建议将工资盗窃定为刑事犯罪。

 

她说:“对工人的剥削不仅伤害了个人,损害了守法雇主,也对澳大利亚的国际声誉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对于刑事犯罪的建议,雇主组织澳大利亚商业理事会(Business Council of Australia)和澳大利亚工业集团(Australian Industry Group)则表示反对。

 

澳大利亚工业集团总裁Innes Willox指出,此举可能会扼杀投资、创业和就业。民事处罚就已经足够了。

 

尽管目前澳大利亚上没有就克扣员工工资对经济和价格的影响展开全面的研究。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在某些行业,一旦员工的法定报酬全部得到体现,那么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最终的支付价格需求上涨。

 

例如,餐厅每份食品的价格上涨几澳元。为了维持咖啡店的利润率,一杯标准的咖啡可能需要从4澳元上涨到4.5澳元以上。

 

参考来源: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underpayment-as-business-model-what-is-wage-theft-20190509-p51lko.html

https://www.afr.com/business/retail/fmcg/woolworths-may-open-door-for-coles-turnaround-20190619-p51zcb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