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市场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阅读导航

 
  • 前言

  • 一个汽车经销商的变身“投资天才”之路

  • 盈利20%的“金牌基金”骗局崩塌,资金都被挪去哪儿了?

  • 2400万澳元巨额损失或许只能追回不到11%

  • 结语

 

前言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被称为“万骗始祖”的庞氏骗局,事实上几乎每一个人都对它不会陌生。

 

比如在中国此前已被打击得“奄奄一息”的传销,近年来则纷纷改头换面做起了微商代理…而去年,随着一个个百亿级别的P2P平台如多米诺骨牌一般陆续坍塌,更是将投资者的恐慌情绪推至了顶峰。

 

“万变不离其宗”,而这些形形色色的骗局,其实都可以追溯起源至一个“在上个世纪20年代左右,一年之内使美国4万余名投资者都成功入套”的意大利人——庞奇(Charles Ponzi)。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世界经济体系一片混乱,而庞奇则利用了这种混乱。

 

在移居美国波士顿之后,他宣称自己发明了一种创造巨额收益的投资方法,即是把欧洲的邮政票据卖向美国。虽然当时许多投资者对此并不熟悉,但庞奇抛出了极为诱人的诱饵:

 

“所有投资在45天之内,50%的回报;三个月之内,翻番。”

 

在巨大的利润诱惑下,有一些投资者们开始蠢蠢欲动。而在目睹了承诺的高额回报后,更多的人前赴后继跟进投资,甚至纷纷将庞奇奉为“商界传奇”。

 

短短一年时间,庞奇共收获了4万余名“忠诚信徒”。但没过多久,这个传奇被无情地揭穿了——事实上,他从头至尾只买过两张邮政票据,而之前所有投资者的“收益”,其实都不过是后来投资者的“本金”。

 

1920年8月,随着庞奇破产并被判处5年刑期,大量所谓的“投资者”也因此血本无归。

 

然而“庞氏骗局”却如烧不尽的野草一般,也蔓延到了澳大利亚的土地上。臭名昭著、曾获2017亚洲对冲基金奖的“Goldsky”,就是其中之一。

 

 

1

 
 

一个汽车经销商的变身“投资天才”之路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Goldsky的创始人(右)与妻子 / 来源:Twitter

 

2018年10月26日,前警探McArthur与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的律师Phillip Mines在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后,终于到达了这个被称作“盐乡”(Salt Village)的一个度假村。

 

他们来到此处其实是为了探究:

 

一个仅仅读了一个月大学商科的丰田经销商兼油漆商,是如何一步一步地营造出这个极为复杂、涉案金额高达千万级别的对冲基金。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对其从Tweed Heads社区的亲朋好友,以及许多体育明星投资者们筹集的几百万资金去向产生了质疑。

 

在9月10日与10月23日之间,几笔大额资金被提取,账户余额也在不断减少…而有一些资金,被用于购置手表、汽车,支付兽医,甚至还包括整容医生。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2016年9月,Goldsky资产管理公司在美国纽约正式注册成立。

 

与此同时,作为该公司的“灵魂人物” Ken Grace(格雷斯)也开始着手打造自己作为基金经理与慈善家的形象。

 

Goldsky的澳洲办公室位于“盐乡度假村”的一个木制人行道上,夹在美容师和普拉提工作室之间,上面还有两层假日公寓。会议室拥有赤土色的墙壁和深色天花板。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来源:Jonathan Shapiro

 

已经53岁的格雷斯,就住在距此500米外拐角处的一栋巴厘风豪华别墅之中。他与他的第二任妻子Jane,以及他们的孩子住在一起,其中包括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

 

Goldsky曾声称已管理超1亿澳元规模的资产,并且通过使用复杂的交易策略来确定市场情绪的变化,从而达到每年向投资者返利近20%。

 

在之后的调查中被问起这个总部位于美国与开曼群岛的复杂基金机构,是如何服务了“30来位”澳洲客户时,格雷斯回答称:都是朋友介绍来的,大概给了5、6百万去让他投资。

 

“我从来没有宣传过基金,也从来没有付钱推广”。

 

他辩解道,“我确实为许多人做了不少事。这可能是非法的,但无论如何都只是为了朋友。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基金或任何其他东西,这只是私人关系“。

 

关于如何创造盈利,格雷斯表示自己使用盈透证券和CMC Markets平台来交易国际股票,并通过使用算法来“决定买入和卖出哪些股票”。

 

“我们还使用彭博社提供的数据来分析行为和市场情绪,以便让我们了解进入和退出的理想时间,” 他补充道。

 

短短不到三年时间,Goldsky从新州北部海滩的一支对冲基金迅速发展,甚至赢得了当地许多体育明星、名流的青睐。

 

其中包括澳式足球联盟(AFL)明星Devon Smith和Simon Black,奥运会自行车选手Stuart O'Grady和Robbie McEwen,游泳运动员Sam Riley,以及“墨尔本风暴”演出导演Lachlan Penfold。名厨Steven Snow也为其投资了120万澳元。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投资了5万澳元的前奥运会自行车手Robbie McEwen / 来源:Steve Meacham

 

由于该基金表现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甚至还曾被行业知名期刊评为2017亚洲年度最佳对冲基金。

 

但是这一切在2018年却发生了转折。

 

去年4月,Goldsky向澳洲证券交易委员会承认,正在接受来自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而且曾从21名澳大利亚人获得资金——主要是来自当地的朋友和家人。

 

除此之外,Goldsky还表示将关闭该基金,并在该月底之前将所有投资者的资金退回。

 

事实上,属于格雷斯的真正好戏才刚刚开始上演。

 

 

2

 
 

盈利20%的“金牌基金”骗局崩塌,资金都被挪去哪儿了?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来源:The Block

 

9月下旬,SEC正式起诉Goldsky和格雷斯,在审计员身份、资金数额以及是否在澳大利亚存在业务上提供虚假与误导性的信息,也引起了美国媒体的报道。

 

然而格雷斯却蔑视调查,发誓要与SEC作斗争,并将SEC的控诉称为“毫无根据”、“史无前例”。他声称,Goldsky并未在美国筹集到一分钱,因此没有投资者可以保护。

 

而风景如画的Kingscliff——这个人口仅约7500人的海滨小镇,距离纽约实在太远了。

 

而当此处的人们面临“应该信任谁”的问题上,他们也往往会选择这个联系紧密的社区,而不是那些遥不可及的国际媒体,以及过于热心的美国监管机构。

 

10月,澳洲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开启了调查,质疑其存在“庞氏骗局”,并冻结了Goldsky及其创始人格雷斯与他的妻子的账户。

 

澳洲证券交易委员会在调查中发现,Goldsky大批资金的动向非常值得令人怀疑: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数以万计的资金被转移至家庭成员的账户,还有许多被用于支付整形外科、酒店以及各种琳琅满目的账单…

 

10月份出具的调查报告中披露了其个人与商业支出的总额为686万澳元。

 

 
 

其中包括向格雷斯的家庭成员支付85.2万澳元,在珠宝和配饰上支付14.3万澳元,在杂项上支付12万澳元,在整容手术方面支付11.6万澳元,在美容护理方面支付5.6万澳元,在用餐和服装上支付约10万澳元。

 

大型业务费用则包括咨询服务18.2万澳元和法律费用14.6万澳元。此外,还有向彭博社支付的16.7万澳元的订购费用,以及支付悉尼柏悦酒店的14.4万澳元住宿费用。

 
 

 

事实上,甚至连早前被颁的那个“亚洲最佳对冲基金”奖,仔细一闻也可以闻到金钱的味道——Goldsky还向颁发HFM AsiaHedge奖项的主办方Pageant Media支付了2.3万澳元。

 

 

3

 
 

2400万澳元巨额损失或许只能追回不到11%

 

金牌基金变为庞氏骗局?澳洲受害人2400万澳元或仅追回十分之一

 

这份报告还称,投资者们已向Goldsky基金支付了2,340万澳元,而仅仅被退回1,490万澳元,估测Goldsky欠款1260万澳元。

 

此后,Jirsch Sutherland被格雷斯任命为清算机构,他称格雷斯与妻子同意变卖用Goldsky基金购买的个人资产。

 

其中,包括从蒂芙尼购买的珠宝,以及奔驰C200轿车,然而包括劳力士男士手表以及一双LV乐福鞋在内的一些资产则被认为是“假货”。清算机构总共将这些资产的价值定为18,000澳元。

 

“这些个人物品已由经过认证的估价师收回并估价。经过估价,发现提供的许多物品都是伪造的,因此价值很低”。

 

该报告还发现,曾有160万澳元从该基金中提取,并用于购买格雷斯全家居住的Kingscliff的豪华别墅。这笔款项已被列入总金额估测约200余万澳元的交易中,或许也可以分配给无担保债权人。

 

清算人估计,鉴于Goldsky在银行只有36,700澳元现金,一旦支付了成本并优先支付员工之后,投资者只能获得164万澳元。

 

清算人还表示,相信Goldsky已经进入破产程序,因为“没有足够的资金向所有投资者支付其原始投资金额的100%”。

 

而近日,公司监管机构又收到了一份长达35页的报告,报告中揭露了这支对冲基金欠下投资者们2400万澳元巨款的细节。

 

报告称,“金额比此前版本有所增加,是因为投资者们此次还申报了期望收益,而不仅仅是他们当初付给这个骗局的本金”。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虽然道理人人都懂,但还是过不了这一关。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