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2018年,澳洲移民政策或将重新洗牌

018年,澳洲移民政策或将重新洗牌"

澳大利亚作为热门的移民国家,一直备受海外移民的关注。然而,随着澳大利亚移民人口的增加,产生诸多争议。近日,澳洲前总理艾伯特(Tony Abbott)在内的保守派人士强烈呼吁,在移民能更好地融入社会,为了避免对澳洲的薪酬标准及房价造成进一步压力,澳洲应该大幅减少移民。与此同时,掌管移民事务的澳洲移民和国家边境保护部长Peter Dutton也在近期表示,需要对澳洲的移民配额进行重新审核和调整。

 

过去一年间,澳洲政府对于移民政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尤其是457临时工作签证的变革,对澳洲劳动力市场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另外,不久之后,澳洲政府还将针对公开意见征求的结果,对商业移民政策进行调整。

 

在经历了两个多世纪的发展与变革后,2018年,澳大利亚移民政策究竟何去何从?

 

回顾:从白澳政策到多元社会

 

018年,澳洲移民政策或将重新洗牌"

 

两个多世纪以来,每年大量的移民人口一直是澳大利亚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

 

然而,事实上,直至20世纪后半叶,澳大利亚移民政策才从青睐欧洲移民的白澳政策,转而改为倾向多元化移民。正是近年来的移民政策, 让澳大利亚成为当今充满多元文化和经济竞争力的移民国家。

 

白澳政策起源于1901年《移民限制法》的通过。这项法律要求进行欧洲语言测试,以此作为限制非欧洲移民的一种手段,反映出对非欧洲移民的敌意,并构成后来被称为白澳大利亚政策的基础。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限制主义政策的核心规定被取消,允许越来越多的非欧洲移民在该国永久定居。

 

随之,澳大利亚白人政策在1970年代被正式取代,不再考虑族裔、性别或宗教。这一转变也结束了英国移民优先选择和获得澳大利亚公民身份的优势。

 

根据官方统计,移民在澳大利亚人口中所占比例已经达到28 %。其中,以2016 – 17财年为例,在总数为26.6万的永居移民中,印度人占首位,占26.6万永久移民的17 %,其次是中国人( 13 % )和英国人( 8 % )。

 

018年,澳洲移民政策或将重新洗牌"

来源: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

 

从非欧洲国家的移民人口的角度来分析,移民的主要渠道如下:

 

技术移民(Skilled Program)项目中主要是印度、中国、英国、菲律宾、巴基斯坦和南非移民;

家庭团聚项目(Family Reunion Program)是来自越南的移民;

海外人道主义移民(Humanitarian Program)是来自伊拉克人和叙利亚移民的主要渠道;

 

临时签证贡献大,457签证变革备受关注

 

近年来,持临时签证来澳人数激增,尤其在2012年以后增长速度惊人。

 

旅游签证激增

 

截至2016年,持旅游签证占临时签证来澳人数的四分之三。伴随着澳大利亚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旅游签证也成为澳大利亚外汇收入的重要部分。

 

现行移民政策利好 留学生成技术移民申请主力军

 

与此同时,作为国际贸易中的倡议之一,政府支持教育政策发展,导致进入澳大利亚的外国学生人数大幅度增加。2017年5月,澳大利亚境内有502,000多名国际学生,比2016年5月增长了14 %。

 

其中,一半以上的国际学生来自中国、印度、马来西亚、尼泊尔或越南。澳大利亚作为教育目的地越来越受欢迎,离不开的是澳洲移民政策为学生毕业后立即申请永久居留权所提供的机会。在2016 – 17年度,根据技能计划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人中,约有55 %在澳大利亚申请。

 

457签证备受关注,2018变革在即

 

20世纪90年代开始,由于雇主要求在满足熟练劳动力需求方面有更大的灵活性,特别是在蓬勃发展的资源开采行业的劳动力需求,政府增设接纳临时熟练工人的移民政策。

 

其中一项政策就是现今的457签证,该方案旨在加快高技能工人以四年期签证入境,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扩大到更广泛的职业。

 

自1996年开始实施以来,该方案一直是历届政府审核的重点项目,主要针对两个方面:

 

是否存在雇主剥削外籍工人的指控;

 

雇主是否利用该签证来填补真实存在的技能短缺;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并获得右翼批评人士的支持,澳洲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 Malcolm Turnbull )于2017年4月宣布,将在2018年3月取消现有的457签证项目,代之以临时技术短缺( TSS )签证。与原有的457签证政策相比, TSS签证大幅提高申请门槛,具体如下:

 

要求申请者至少有两年的相关工作经验;

 

符合条件的职业清单变革;

 

此外,政府现有的临时工作签证类别中,还有另外两个临时工项目,与备受关注的457签证相比,它们面临的争议要小得多:

 

季节性工人(Seasonal Worker Program)

 

出于外交考虑,自2012年以来,每年从汤加、瓦努阿图、东帝汶和其他岛屿国家引进数千名临时工,在澳大利亚园艺行业工作。

 

工作度假者(Working Holiday)

 

允许来自指定国家的18至30岁的年轻人进入澳大利亚,从事长达12个月的工作和休闲。参加者是临时工的一个重要来源,特别是在区域农业以及酒店业和旅游业。其中,来自英国、德国和台湾的申请人最多。

 

移民增长弊大于利?

 

018年,澳洲移民政策或将重新洗牌"

 

1901年以来,澳大利亚海外净移民( Net Oversea Migration)曾经一度保持在每年数量约73,000人,澳大利亚人口平均增长约180,000人。

 

然而,在过去12年中,澳大利亚每年的海外净移民人数平均接近22万人,澳大利亚人口平均年增长数额为37万人。

 

虽然澳大利亚近年来移民人口增长速度加快,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澳洲总体经济增长。但是,近日,一篇Macro Business的报告认为,澳大利亚的移民数量已经超过了澳洲城市所能够承受的极限,移民政策的大幅紧缩已经迫在眉睫,该报告主要观点如下:

 

1. 过量移民导致基础设施负担过度:

 

首先,虽然澳大利亚地广人稀,但是进入澳洲的移民目的地相对单一,主要集中在东海岸的6个城市。每年,高达75%的澳洲移民人口流入悉尼和墨尔本,给澳洲主要城市带来数万人的额外负担,移民数量所带来的基础设施成本过高,供不应求。

 

2. 过量移民给澳大利亚的就业市场带来负面影响:

 

关于移民是否有助于保持劳动力市场的活力,学术人口学家彼得·麦克唐纳(Peter McDonald)此前表示,“认为移民可以帮助我们的人口保持年轻,这是一种人口统计学上的胡说八道”。

 

普遍观点认为,海外人员的生产力高于澳大利亚本地人口,因此,移民有利于劳动生产力。然而,这方面的证据具有很强的争议性,因为移民的就业水平一般低于其教育水平,与澳大利亚本地人口相比,其就业情况不尽人意,劳动力参与率较低。

 

另外,增加澳大利亚人口的同时,倘若不能够相应地增加家庭、企业和公共资本的存量来支持更大的人口,必然会“稀释”澳大利亚的资本基础,导致人均资本减少,生产力下降。

 

3. 过量移民还将导致居民生活水平严重下降,具体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拥挤成本上升;

住房可负担能力下降;

基础设施(例如收费公路和水)费用增加;

环境退化;

 

END

 

作为一个传统的老牌移民国家,澳大利亚一直以海纳百川的姿态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2017年注定是澳洲移民政策变化至关重要的一年。在过去一年间,我们见证了澳洲移民政策从宽松到严格的变化,从457签证的取消,到雇主担保职业列表频繁调整,再到入籍法案的胎死腹中,以及新入籍法案讨论提上日程,一系列的变化都在彰显澳洲移民政策收紧的趋势。

 

与此同时,关于移民问题, 由于澳大利亚缺乏主流的政治代表,导致像波林汉森Pauline Hanson这样的分裂分子, 伺机利用人口过剩的弊病来攻击澳大利亚的难民。以及穆斯林和亚洲移民。 

 

在探讨移民问题的唇枪舌剑间,我们或许可以得知,在经历了移民人口快速增长的黄金年代之后,2018年,将是澳大利亚移民政策继续调整与适应的一年,澳洲政府终将如何权衡移民人口所带来的利与弊,请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018年,澳洲移民政策或将重新洗牌"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