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澳洲量化宽松逐渐走到尽头 纳税人要为澳联储印钱买单吗?

*本文转载自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 ,仅代表原出处和原作者观点,仅供参考阅 读,不代表本网态度和立场。 */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来告诉你为什么是这样。 2020年3月,联邦政府宣布澳大利亚面临医疗卫生和经济双重危机。

这两个危机对澳大利亚人来说都带来了巨大的支出。 不过,随之而来的经济应对中的一个侧面似乎美好得让人不敢相信是真的。

随着危机的发生,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RBA,即央行,简称澳联储))宣布它正在进行一项印钞计划,这也被称为量化宽松。

这是一个非常规的政策,由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创造印发新货币,从商业银行手中购买政府国债。 这个过程增加了货币供应量,促使利率下降,并刺激了商业银行提升贷款金额。 但我想知道,你有没有想过,谁会最终为这个印钞项目买单?

每件事最终都是有价格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澳联储和经济救助*

澳联储悉尼总部。

澳联储悉尼总部。(ABC News: Michael Janda)

澳联储在任何时候都要扮演协助管理经济的关键作用,更不用说在极为罕见的疫情发生之后了。 在过去的两年里,整套政策覆盖了方方面面,但在这一系列政策工具箱中有两个会 直接影响到你。

首先,在经济危机开始以来,澳联储将其现金利率目标保持在0.1%的历史最低水平。 其次,它在悉尼马丁广场澳联储总部的电脑终端上打出了更多个零,

以便印制货币,每周用这些货币从商业银行购买数十亿澳元的政府国债。现在总额已经超过 3200亿澳元。 这就是量化宽松。

这导致商业银行账面上的国债减少,可借出现金增多(澳联储收到的现金),这给予商业银行这样做的动力,因为商业银行在澳联储只能赚取0.01%的收益。

*那么代价又是什么呢?*

事情是这样的。价值几百亿澳元的国债仍在澳联储里,用于支付这些债券的现金存在了商业银行在澳联储开设的账户中。 所以如果,仅仅是如果商业银行在澳联储开设的账户的利率上涨了呢?

当然,澳联储将需要向商业银行支付更多的利息。 截至12月29日星期三,交易结算余额共计4287亿澳元。

独立经济学家索罗·艾斯莱克(Saul Eslake)一直在详细研究澳联储的金融账户。

“在新冠疫情之前,澳联储为其清算账户支付约10亿澳元的利息,主要是支付给商业银行。” “[这些]结算余额通常在任何时候都会低于300亿澳元。”

“它每年从其持有的国债中获得约20亿澳元的[票息支付]。” “[但现在]澳联储对其体量剧增的清算账户支付的利息已降至接近于零。”

“[澳联储]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仍可能从其持有的大量国债中赚取更多的利息,而不会向商业银行支付外汇结算账的利息,但显然,澳联储从该利差中的持续利润将 [随着利率上升]而出现下降。”

这意味着,随着这些存款的利率上升到足够高的水平,澳联储将开始向商业银行支 付数十亿的利息,就像商业银行向顾客的存款账户支付利息一样。

“可以想象,澳联储可能开始出现损失,因为它的收入与支出之间的价差缩小了,” 他说。

艾斯莱克先生的意思是,澳联储现在从其国债购买计划中赚钱,但一旦利率开始攀升,澳联储可能会开始失血,向商业银行支出的资金将超过其从政府获得的国债持有收入。

*澳联储失血会怎样?*

澳联储和其他银行一样,也是要赚钱的生意。 当它出现亏损时,它会寻求 “调整资本结构”或寻求债务和股权(更多的资金投入),以保持其地位稳定。

前国库部经济学家沃伦·霍根(Warren Hogan)表示,澳联储倚重的一个 “投资者 “就是政府。

“如果[澳联储]的损失太大,就会抹去他们的利润,也抹去了他们的资金储备,他们将需要进行资本重组,”他说。 “资金来自于政府。” “这将是政府对一般收入的拨款。” 在利率上升的情况下,如果澳联储在其国债购买计划下遭受足够的损失,政府将不得不使用纳税人的资金来调整澳联储的资本结构。

你作为纳税人,就将为澳联储的印钞买单。

这还没有发生。但2022年将是另一个全球经济困难的一年,澳联储需要处理的事情有很多。

*会造成哪些破坏?*

简单来说?几十亿的损失。 “澳联储暴露出来的基础金融系统风险比其历史上任何其他时候都大得多,”霍根教授说。 “如果利率上升,那么澳联储的风险简单来说是几十亿,也有可能是几百亿。”

澳联储通过印钞帮助经济进行缓冲,但正如霍根教授所说,”量化宽松并不意味着债务被消除,它只是意味着你不必立即要求私营部门提供这些资金。”

“国债还是必须要偿还的。”

“这要么通过税收来偿还,要么由澳联储来偿还。”

这并不是说量化宽松政策不值得,它肯定帮助避免了一场经济灾难的发生。 不过,它也不是凭空发生的。 债务已经产生了,这将需要债务管理和偿还。

*什么时候会发生呢?*

我们知道银行的固定利率在上升,但一个关键问题当然是今年内现金利率是否会上升,这将影响商业银行清算账户的存款利率。

这要由澳联储自行来决定。 澳联储表示将会保持耐心,并希望首先看到工资的大幅提升。 然而,疫情和供应链问题已经在提升通货膨胀,这可能迫使澳联储比人们预期的提前提高现金利率。

而在美国,通货膨胀率上升比我们出现得更早,美联储本周表示,美国的利率上升可能最早在3月开始付诸实施。

根据澳联储2021年的年度报告,它认为不需要政府提供更多资金。

当我们要求国库部作出回应时,它表示澳联储的资本可以通过在一段时间内保留未来的收益,而不是通过注资(来自政府收入的资金)来得到补充。

不过,这个无解的问题是,如果今年利率被迫大幅提高该怎么办?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的话,纳税人将不得不为数十亿的损失买单。 免费午餐?根本没戏。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