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生活

澳洲两大超市的“禁塑令”,真能挽救10亿条生命?

 

澳洲两大超市巨头Woolworths和Coles近期相继宣布,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在全国的超市中逐步淘汰一次性塑料袋的使用。在澳洲国内引起激烈讨论。

 

据报道, Woolworths集团的总裁班达克斯(Brad Banducci)在悉尼德宝湾(Double Bay)的门店中宣布了公司的这项决定,称该公司将开始逐步淘汰一次性塑料袋。并郑重其事的表示:“Woolworths将在未来12个月内,挽救全球10亿生命。

 

据悉,Woolworths目前每年向顾客提供32亿个轻质一次性塑料袋。这项决定将影响到新州、维州和西澳的所有Woolworths超市。目前,南澳、首都行政区、北领地和塔斯马尼亚已实施了对一次性塑料袋的禁令,昆士兰则计划从明年开始实施。

 

澳洲两大超市的“禁塑令”,真能挽救10亿条生命?

 

Woolworths表示,在一次性塑料袋被淘汰后,商店将会以每个15澳分的价格向顾客提供更耐用并可重复使用的塑料袋,以及多种用途的麻布袋。

 

在Woolworths宣布淘汰一次性塑料袋的决定三小时后,Coles也表示,将在未来12个月内,在全国各地的商店中逐步淘汰塑料袋。

 

除这两家超市之外,Woolworths集团旗下在全国各地的商店,包括Metro商店、BIG W百货店、BWS酒品店和Woolworths 在线商店也将逐步开始实施对一次性塑料袋的禁令。该公司计划在明年6月30日前,在全澳所有商店中全面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

 

事实上,澳大利亚有关要不要淘汰一次性塑料袋的话题争论了数十年。最新事态的发展是澳大利亚两家超市宣布逐步取消免费提供一次性塑料袋。

 

就在昆士兰州和新南威尔士州州政府还在就该议题进行研究讨论时,南澳和澳大利亚首府领地的零售业已经全面实施了取消免费提供一次性塑料袋的规定。

 

迄今为止效果尚属显著。但是这些举措是否存在任何弊端呢?对于很多消费者而言,他们所面临的是需要首次为塑料袋付款。但是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现象。更为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从塑料制品的整个生命周期出发,找到全面的根本解决方案。

 

澳洲两大超市弃用塑料袋,真全是为了环保吗?

 

据《澳洲财经见闻》7月18日报道,澳大利亚环保组织Clean Up Australia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每年消耗30亿只塑料袋,其中有5000万被丢弃。塑料袋由原油制成,很难被降解,会一直留存在自然生态系统、海洋和丛林中威胁环境。之前一只稀有品种海豚因误食塑料袋惨死引发人们关注,绿党提出希望在2015年底彻底淘汰塑料袋。

 

澳大利亚两家超市巨头Woolworths和Coles宣布接下来的12个月内各大门店将停止供应普通塑料袋。不过消费者可以使用自带的塑料袋或是以15分的价格购买一个可重复使用的塑料袋。

 

这项“塑料袋禁令”还将扩展至Woolworths集团旗下的Big W以及BWS商店。据预计,禁令将在2018年7月之前正式实施。这项“塑料袋禁令”旨在促使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西澳和首都地区、南澳、塔斯马尼亚、北领地一样禁止使用塑料袋。昆士兰州也将在2018年中开始实施“塑料袋禁令”,首都地区(ACT)禁止使用一次性购物塑料袋已达五年之久。

 

Woolworths集团首席执行官Brad Banducci表示集团致力于倾听客户的声音,并且想要对保护环境做出一份贡献。

 

事实上,大型超市不再为顾客提供免费塑料袋的举措,每年能为超市带来超过100万澳元的收入,但这个举措对环境来说几乎没有影响。

 

这些袋子被纳入超市的经营成本中,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成本,比如采购成本、与包装供应商谈判的成本、运输和仓储成本等等。超市利润处在通货紧缩的压力之下,有机会降低这种成本显然很有商业意义。

 

澳洲两大超市的“禁塑令”,真能挽救10亿条生命?

 

零售商们选择承重力更强、用途更多的塑料袋会带来更多成本。首先,单个的塑料袋成本更高(每个9分)会增加采购成本。然而,新方案会立即减少客户的塑料袋使用量。当购物者积极寻找免费塑料袋的替代品时,塑料袋的用量会减少80%。

 

澳洲两大超市的“禁塑令”,真能挽救10亿条生命?

 

大多数购物者可能会使用价值15分的塑料袋,或者自己带帆布袋、聚乙烯袋或硬纸盒来包装。新的可重复使用的袋子比一次性塑料袋成本高,因此会减少消费者的使用率,这样一来也就降低这些零售商的包装成本。

 

据估计,澳大利亚的零售商每年会分发60亿只塑料袋。仅Woolworths一家超市就提供32亿只塑料袋。虽然Coles没有给出塑料袋的估计用量,但每周交易量为2100万笔。据估计,由于Coles门店少于Woolworths,因此每年可能分发27亿只塑料袋。

 

每只塑料袋价格约为3分,零售商每年的直接成本会节省超过1.7亿澳元。以15分的价格销售新型可重复利用的塑料袋,可能增加高达7100万澳元的毛利润(6分x 11.8亿只)。

 

但不幸的是,对塑料袋收费并不能改善环境。充分科学证据表明塑料袋会威胁海洋生物并阻塞水道。

 

仅仅针对塑料袋收费,而不将资金投入到环境改善项目中,并不能根本解决环境问题。随着时间推移,政府和零售商疏于管理教育,消费者会逐渐恢复坏习惯又重新使用普通塑料袋。

 

南澳大利亚议会的一项调查发现,只有大约30%的购物者真正回收了他们的可重复使用的塑料袋。

 

塑料袋禁令仅仅是个开始,澳大利亚超市可以和英国的零售商一样,将可重复使用的购物袋所得的15分利润注入社区计划和环保组织。澳大利亚政府还需要资助正在进行的环境教育活动,以吸引人们注意塑料袋的危害并自发停用塑料袋。

 

“塑料袋禁令”真的值得推崇吗?-利弊分析

 

一方面,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可节省有关生产所需资源和减少对环境的不利影响。当澳首府领地于2011年宣布禁止使用一次性购物塑料袋时,当年垃圾填埋场的这类塑料袋垃圾减少了36%。

 

但是,在购物塑料袋减少的同时,澳首府领地也注意到垃圾专用塑料袋的销售开始出现上升。这类塑料袋尺寸与一次性购物塑料袋类似,但是厚度更厚、承重更大,因此塑料成分含量更高。

 

澳洲两大超市的“禁塑令”,真能挽救10亿条生命?

 

爱尔兰在2002年对塑料购物袋征税后也发现了类似的情况,即承重性垃圾塑料袋的销量出现明显增加。这些五颜六色的塑料垃圾袋意味着生产过程中对其他资源的消耗,以及对环境的潜在污染。

 

根据美丽澳洲协会(Keep Australia Beautiful)发布的2015/16全国垃圾指数,塑料袋垃圾量较上一年度降低了6.2%,但是塑料垃圾袋仅占所有垃圾的1%。

 

其他替代方案,如采用纸袋或帆布袋也同样存在污染问题。根据英国环境署的报告,从资源利用、能源和温室气体排放等指标来衡量,一个纸袋至少需要重复使用4次,一个帆布包至少需要重复使用173次才能实现比一次性塑料袋较低的环境影响。

 

综上所述,全面考虑购物袋的整个生命周期以实现明智的决策相比基于一时的情绪或不完整数据做出错误的决策更为重要。在此,本文并不是要批判全面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的政策,而是旨在凸显充分分析对于正确决策的价值。

 

仅仅对某类塑料购物袋执行禁令的政策出发点固然是好,但是这样的政策所引申出来的影响或超出政府所能掌控的范围。采用更厚、资源更为密集型产品取代塑料购物袋虽然可以缓解对环境的不利影响,但是同时也存在导致其他问题进一步恶化的可能。

 

此时,深入分析、权衡利弊显得格外重要。

 

治理重心应是塑料制品而不只是塑料袋

 

西澳当地政府在2016年一份讨论报告中指出,行动的重心应该放在整个塑料制品,而不是仅仅放在塑料购物袋上。

 

比如,澳洲人爱喝咖啡是出了名的,但这种瘾好也使我们的生存环境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据估计澳人每年用掉10亿个一次性咖啡杯,其中90%进入垃圾填埋场,制造6万公斤的塑料垃圾;使咖啡杯成为澳洲第二大垃圾源。

 

澳洲两大超市的“禁塑令”,真能挽救10亿条生命?

 

一次性咖啡杯看起来是由纸和可分解物组成,但实际上里面包含了一层薄薄的塑料衬里,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分解。最终被送到了垃圾填埋场。即使有些咖啡杯上贴有“可回收”的标签,但由于各地方政府有不同的回收标准,最后可能也不会被回收。

 

因为,尽管纸能够被分解,但不溶性塑料会存留很长时间,人们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点。虽然可以使用环保型的可分解咖啡杯,但由于成本费用高,许多咖啡馆都不愿使用。

 

所以咖啡粉丝们尽可能的自带可多次使用的杯子,如果不需要,不要用塑料盖。或者可以坐在咖啡馆里用一个陶瓷杯子享受喝咖啡的乐趣。

 

正如美丽澳洲协会所提供的数据,塑料袋仅仅是整个塑料垃圾问题中的“冰山一角”。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垃圾确实还包括了很多其他塑料制品。

 

谈到这一点,笔者不禁想问,为什么我们要禁止使用塑料购物袋?究竟这是一个事关垃圾的问题,还是对野生动物不利影响、资源消耗、亦或是所有还是其他什么问题?仅仅是因为它们的成分是塑料?还是因为它们可以随意丢弃?亦或是超市为了节省成本?

 

回答完这些问题,我们在制定相关战略以减少对环境或经济影响的过程中会更为明确。当有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在实际宣传过程中可以制定相应的公众引导战略,使整个机制得以成功运行。当然,整个过程中资金的投入必不可少。

 

实际上,我们已经投入了大笔资金。例如,澳大利亚维州政府的“可持续性基金(Sustainability Fund)”投入4.19亿澳元,用于未来5年有关购物和家庭垃圾管理替代方案的研究支出。制定相关的购物袋战略所需经费预计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就可以实现资金的高效利用。

 

三重底线

 

三重底线(Triple Bottom Line)即经济底线、环境底线和社会底线,是政府决策时所必须考虑的原则。不管是在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购物袋的决策过程中,还是在考虑其他可替代方案过程中,三重底线都是很好的衡量指标。

 

宣布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袋后撒手不管的态度无异于将问题留给购物者,让购物者自行决定采用何种替代方案。

 

询证政策制定方法至关重要。首先,我们必须了解使用可重复利用购物袋的客户有多少?他们购物时是否会随身携带这些可重复利用购物袋?他们会利用这些购物袋装哪些产品?民众是否了解各种类型的购物袋需要重复使用多少次方可降低目前塑料袋所造成的环境负担?可重复利用购物袋的最佳生产材料是什么?选材时不仅要考虑这些材料的环境效益,同时也要兼顾他们是否具有能够将所购物品完好无损提回家的性能?

 

当谈到环境影响的问题,我们必须要避免解决一个问题、但是出现另一个问题的方式。如果我们所采取的举措只是在不同类型的塑料袋之间进行转换,那么根本问题将丝毫得不到解决!

 

结语

 

其实,在中国,“禁塑令”实施已有近十年的时间,但这9年以来,许多人感觉塑料袋的用量比以前更大了:小商铺随便给,大超市从中赚得盆满钵满——手拎袋一律收费,连卷袋则以强制消费的方式转嫁到商品价格中,使“限塑令”沦为“卖塑令”,限塑令可以说是名存实亡。

 

面对塑料袋产业的各个相关方,政策执行陷入监管之难。首先,塑料袋几乎渗透到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再强大的监管力量,面对洪水般的生活细节也难免捉襟见肘,这导致政策的执行效率较低。

 

其次,塑料袋生产商和零售商家有着利益最大化的诉求,也就有了逃避监管的动机;而消费者由于享受着塑料袋带来的便利,已养成短期内难以割舍的消费依赖。监管有难度,生产有利益,消费有依赖,各方行为的交叉地带,恰为塑料袋留下生存空间,使得限塑令陷于空转、难以落实。

 

在既有的困境之外,限塑令还面临新的难题。单看这几年随着中国国内“互联网+”兴起的快递业和外卖业就可知。

 

有人做了这样一个统计:按照每个订单平均使用两个餐盒估算,目前国内互联网订餐平台一天使用的塑料餐盒量约达4000万个。快递行业一年需要120亿个塑料袋、247亿米的封箱胶带。但在互联网经济高歌猛进之时,小小塑料袋的问题已经不能不引起重视。

 

既有监管层面的问题,也有利益关系的掣肘,再加上经济发展带来的新情况新问题,限塑令执行中的困境,如同今天环境治理的一个缩影。

 

有位环保学家写过这样的名言:“环境,并非是我们从祖辈那里继承来可以随意处置的遗产,它是我们从子孙那里暂时借用的住所,我们只有代为守护的责任,而没有损毁破坏的权力。

 

由此可见,不论是在澳洲还是在中国,“禁塑令”执行中,如果只是政府部门单打独斗,那就注定会独木难支,还应该充分调动社会、市场和消费者的力量,共同参与到塑料袋的治理过程中来。

 

本文作者:Cynthia高晨曦,Anna阳映红

图片制作:Chloe Liu

参考文献来源:

http://www.news.com.au/finance/business/retail/how-nudge-theory-can-help-shops-avoid-a-backlash-over-plastic-bag-bans/news-story/261d51b0fa0bee74bf34beda6805563f

https://theconversation.com/in-banning-plastic-bags-we-need-to-make-sure-were-not-creating-new-problems-81253

澳洲两大超市的“禁塑令”,真能挽救10亿条生命?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