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或处在冠状病毒“蜜月期”,新加坡展示了下一个情况

随着全澳各地疫苗接种量达到了新高,许多澳洲人理所当然地期待着一个无忧无虑的夏天。

当本月国际边界的开放,以及每天COVID-19病例下降,春天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正常的气息。

然而,澳洲传染病专家Dale Fisher教授警告说,根据海外国家的经验,任何恢复正常生活可能是短暂的。

另一波COVID-19的感染可能就在眼前。

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的Fisher教授说:“我认为你在夏天会度过一段蜜月期,因为人们打开门窗,到外面去野餐。所以很明显,这要安全得多。”

“在澳洲,我担心的是3-4月,因为那时候快到冬天。那可能也会是一个流感季。”

Fisher教授把新加坡作为一个最好的例子,说明澳洲可能难以长期保持无病毒状态。

新加坡是世界上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与澳洲一样,它曾计划在80%的人口完全接种后分阶段重新开放。

澳洲或处在冠状病毒“蜜月期”,新加坡展示了下一个情况

现在的情况则恰恰相反,该国面临着迄今为止最陡峭的感染和死亡曲线,每天的病例数从8月份的两位数上升到两周前的5000多例。

自9月以来,日均感染人数一直徘徊在3000人以上,总死亡人数超过550人,其中大部分来自过去三个月。

上周,新加坡录得最高的每周死亡人数,周日有17人死亡,七天平均约为13人。

即使新加坡85%的人口现在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医院仍然超负荷运转,不得不重新采取限制措施。

那么,这对澳洲及其重新开放边境的计划可能意味着什么?

澳洲人在未来八个月应该“谨慎”

Fisher教授说,作为世界上最早开始对其民众进行免疫接种的国家之一,新加坡现在是最早疫苗失去效力后保护率下降的国家之一。

这意味着即使是那些完全免疫的人也会面临新的感染风险。

他说,澳洲可能会到3月时发现自己处于类似的情况,届时凉爽的天气将有助于加快病毒传播速度。

不过, Fisher教授认为,通过正确的规划,澳洲仍然可以避免出现新加坡式的激增。

新加坡未接种疫苗人群的教训

新加坡未能预见到大量老年人根本拒绝接种疫苗,这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教训。

据报道,该群体中的许多人感到自满。因为长期以来,新加坡成功地控制了这场大流行,并避免了大量死亡人数。

在新加坡未接种疫苗的人口中,60岁以上的人所占的比例比澳洲大得多。边境开放后,病例开始激增,这给该国的医疗系统带来了沉重的压力。

新加坡高级国务部长Janil Puthucheary说:“未接种疫苗和有潜在健康问题的老年人患重症和死亡的风险要大得多。”

“在过去六个月中死亡的人中,接近95%是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所有死亡病例中的72%没有完全接种过疫苗。”

本周,新加坡宣布,从12月起,所有因个人选择而未接种疫苗的人如果入院或到COVID-19治疗机构就医,将不得不自己承担医疗费用。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鼓励不愿接种疫苗的人遵守规定。

政府目前为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支付COVID-19的全部医疗费用。

新加坡还在考虑一项计划,给5至11岁的儿童注射三分之一剂量的辉瑞疫苗,以进一步减少未接种疫苗的人数。

在新加坡的COVID-19总病例数中,约有8000例是12岁以下的儿童。

澳洲或处在冠状病毒“蜜月期”,新加坡展示了下一个情况

卫生部长Ong Ye Kung说:“总体而言,儿童接种疫苗是有益的,特别是在目前社区传播水平下。”

“一旦疫苗接种覆盖了5至11岁的儿童,我们将只剩下一小部分人口没有接种。”

然而,新加坡COVID-19工作组主席Lawrence Wong警告说,即使疫苗接种率继续上升,“COVID小白国家”——这将包括澳洲的大部分地区——应准备好迎接更大的感染浪潮。

“COVID小白”社会准备好接受更多的感染了吗?

兼任新加坡财政部长的Wong先生说,目前的传染病激增肯定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说:“我们应该有心理准备,后面还会有更多感染浪潮。”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我们是世界上最没有感染COVID的人群之一。”

他还主张不需要进一步的封锁措施,即使每天的感染人数激增到数千人。

上个月,新加坡在感染率激增的情况下暂停了进一步的重新开放,加强了其社会限制措施来遏制COVID-19的传播。

但总理认为,开放和关闭造成的干扰给新加坡人带来了“心理和情绪上的压力”。

Wong先生说,新加坡现在已经“超越”了再次封锁的程度。

鉴于该国的高疫苗接种率,Wong先生说他们不再仅仅关注新增数字。

他说:“我们的重点是那些身患重病的人,并确保我们的医疗系统能够照顾到他们。”

“让我们不要被新增数字冲昏头脑,或对这些数字过于焦虑或恐惧。”

周一,新加坡宣布进一步放宽外出就餐的规定,允许同一家庭中最多五个接种疫苗的人在餐厅一起用餐。

当局还将允许餐厅再次播放音乐,此前几个月禁止播放音乐的理由是食客必须更大声地说话,从而增加传播病毒的机会。

Wong先生说,他对新加坡能够继续沿着与COVID-19共存的道路前进,而不会像许多欧洲国家去年那样遭受大规模的死亡感到乐观。

但新加坡人将需要耐心。

他最近说:“在许多方面,我们是幸运的,因为我们现在是以更高的疫苗接种率来面对这一波疫情。”

“这意味着我们的绝大多数人都将得到保护,免受重症的影响。”

“这也意味着,我们可以度过这一关,以及任何后续的浪潮,死亡人数比欧洲国家少。”

即使如此,据Puthucheary博士说,新加坡有一天可能会面临每年约2000例COVID-19的死亡,其中大部分是老年人,尽管他没有说明这可能持续多少年。

他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有尽可能好的医疗服务,但死于COVID-19的绝对数字会上升。”

以每年2000人的速度计算,这将只是新加坡在大流行之前每年因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疾病死亡的4000人的一半。

他说:“尽管我们会有COVID-19导致的死亡,但我们不会看到比普通非COVID年更多的总体死亡数。”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 … australia/100605800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