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公司新闻

安邦由盛转衰 中国保险业掀过狂野篇章

安邦由盛转衰 中国保险业掀过狂野篇章

 

帮助促成了大约800亿美元收购交易的中国保险业革命来得悄无声息,走得惊天动地。

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中国保险业最高官员 项俊波2012年推出了有关规定,提高了保险公司追求更高回报和将收入投资于海外资产的自由度。不到一年,保险公司就抓住了机会,兜售利润丰厚的投资型产品,并利用所得资金为遍及全球的空前收购热潮提供资金。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 安邦保险集团,2014年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之举令其进入了公众视线,成为中国保险业惊人崛起的象征。安邦董事长吴小晖于6月中旬 被带走,推动安邦增长的各项政策几乎悉数被禁。与此同时,原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而受到 调查。

本周,在中国高层领导人举行五年一度的金融工作会议之际,安邦的命运让我们可以洞悉中国有多么迫切希望结束一个金融盲目创新和资金肆意挥霍的时代,代之以促进稳定。在这样的背景下,据知情人士透露,有关政府部门已经讨论了让安邦出售资产的可能性,而人们普遍预计一名纪律部门的高级官员可能接替项俊波。

“安邦可以说是第一个、最积极也最愿意试探监管机构‘底线’的公司,”Eurasia Group的 Christopher Beddor说。“如果要从中找到教训,那就是中国领导层似乎从根本上就不喜欢会引起媒体关注的动荡或是任何类型的混乱。项俊波被替换后,中国保监会可能会变得比过去五六年更加保守。”

安邦不予置评。中国保监会没有回复寻求置评的电子邮件。

 

窒息增长

自项俊波2012年4月发表讲话和上一次金融工作会议至今的五年,可能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能更清楚地说明中国在推进经济市场化的同时寻求遏制风险所面临的挑战。

在保险业务方面,监管规定的突然转变 可能会让安邦及前海人寿和恒大人寿等竞争对手的关键增长引擎熄火。潜在赢家则有 中国人寿和中国平安等公司,他们坚持采用老式的保护型保单,现在势将因为监管机构偏爱传统型产品而受益。

即使是按照渴望扩张的复兴行业的标准衡量,安邦近年来的崛起也很惊人。在规定调整后的第二年,安邦推出了一款收益率高达5.8%的产品“安邦长寿稳赢1号”,到2014年,这款产品已推动其寿险保费收入增长了近40倍。这推助了安邦2014年以来超过100亿美元的海外收购和在国内股市的大举投资。

快速增长

安邦集团副总裁姚大锋去年接受采访时说,一家汽车保险初创企业只用了十年时间就发展成为规模达1.9万亿元人民币(2,800亿美元)的企业巨头,“创新”是关键。对于安邦而言,这包括销售回报率比大多数竞争对手都高并可在短短一年内赎回的产品。在安邦接受政府调查之际,姚大锋目前是安邦管理团队中的一员。

姚大锋在去年9月接受 采访时说,跟着别人,你永远不可能获胜。

2012年出台的“险资运用13项新规”让保险公司享有了更大的自由度,可以将保险资金投入全球房地产等领域。到2013年1月,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呼吁保险公司要创新,要开发具有理财功能的产品。陈文辉明确表示,保险公司不能将创新变成非法行为。

 

安邦由盛转衰 中国保险业掀过狂野篇章

 

交易狂潮

不管怎样,保险业高管抓住了新得到的自由。中国保监会2月份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保险业投资资产自2012年以来增长了一倍,资产回报率大幅上升。根据彭博汇总的数据,中国保险公司过去五年进行了大约80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另外还有200亿美元的交易被取消或终止。安邦自己退出了本可能成为其最大收购的交易,即以140亿美元收购喜达屋。

到去年年初,监管机构对于疾风骤雨般的收购交易开始感到不安。中国保监会开始整治其所说的“不当创新”, 收紧了高收益短期投资保单的相关规定。安邦和另一家积极出售此类产品的公司前海人寿成为整治对象。

安邦今年停止了“稳赢1号”的销售。在截至2016年的三年中,该产品占到安邦寿险子公司收入的70%以上。许多大银行已经停止代销该产品,削弱了该公司的主要销售渠道。从今年5月起的三个月,安邦人寿被禁止申报新产品。

工银国际驻香港分析师Grace Zhou表示,安邦是此轮监管周期中所发生事件的典型体现;它们几年前确实很好地抓住了时间窗口,但现在却面临着业务模式的痛苦转型。

一个关键挑战是建立一支销售代理大军,这既费钱又费时间。这让安邦等公司处在了比大公司更为不利的位置,比如说中国人寿和中国平安,后者各自都有上百万代理人。另外,平安证券的数据显示,对于安邦及一些同业而言,衡量其赔付能力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已大幅下滑。

据新华社周四报道,2013年敦促保险公司开发理财产品的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称,个别激进的保险公司盲目投资,一旦遇到产品停售、非正常退保和期满给付等情况,现金流容易出问题。他表示,短期来看,要通过瘦身来化解个别激进公司的现金流风险。陈文辉没有具体提到任何公司。

监管机构如今已经驯服了业内投机性最强的角落,它们现在的任务是围绕保险行业最基本的使命进行行业重建:为个人和公司提供风险担保。

陈文辉7月5日指出,今年1-5月,寿险公司的此类产品收入下滑60%,恰恰体现出保险业的转型发展取得了初步成效。他说,同期原保费收入增长了26%。

“保险业是经营管理风险的特殊行业,必须加强对自身风险的管控,”陈文辉在北京举行的行业会议上说。保险公司“绝不能由‘风险的管理者’异化为‘风险制造者’。”

 

安邦由盛转衰 中国保险业掀过狂野篇章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