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亿澳元标志性交易,中投最后时刻选择退出!从光鲜到低调,中资正在慢慢撤出澳洲!

导航

  • 悉尼CBD西区曾经的王者
  • 澳洲现代主义建筑之父的杰作
  • 中投最后时刻选择退出
  • 中资竞相退出澳洲
  • 结语

悉尼CBD西区曾经的王者

在悉尼市区行走,你一定会留意到一栋“金光闪闪”的建筑– 那就是安永中心(EY Building, 200 George Street)。

随着阳光照射角度随时变换方向的纯木色窗帘是这栋建筑的特色,晴空时它折射出的“金光”是悉尼CBD独有的一个风景。

图片

这使得它周围的许多建筑相比起来都黯然“失色”,这就包括与它隔街相望的格罗夫纳广场(Grosvenor Place)。

行人并不知,做为“老大哥”的格罗夫纳广场才是CBD西区曾经的王者。

澳洲现代主义建筑之父的杰作

这座具有纪念意义的办公大楼由澳大利亚传奇建筑师哈里·塞德勒(Harry Seidler)于 1988 年设计建造。

赛德勒被业界誉为澳洲现代主义建筑之父,他是第一位在澳洲充分表现包豪斯学派原则的建筑师。现代主义的主要倡导者之一,同时也被认为是包豪斯风格最后的实践者。

图片

当哈里·塞德勒(Harry Seidler)在1982年设计建筑物时,他在理解空间,景观和光线的重要性以及将艺术和空间纳入建筑物中的工作真正领先于时代。

此后,随着格罗夫纳广场的多次翻新。最新采用的曲线型墙面配有许多镜子,反射并加强远眺城市天际线的广度,悉尼美景几近一览无余。

极佳位置加之标志性设计,也使得这栋商业物业一直是地产市场的“抢手货”。

虽然疫情使得这栋建筑的办公者寥寥,但这并不妨碍投资者们对它的偏爱。

   广告

图片

中投最后时刻选择退出

近日,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oration,简称:中投公司)正放弃购买悉尼CBD价值18亿澳元的格罗夫纳广场(Grosvenor Place)一半股权的消息甚嚣尘上。

本地主流媒体《澳洲人报》13日的报道,更似乎坐实了业界的传闻。

图片

此前,中投收购了作为悉尼城市地标大楼的一半股权,那本是今年最大的商业地产交易,但业内人士表示,该公司已不再推进这笔交易。

中资退出,谁是接盘侠了?

它就是美国私募巨头黑石(Blackstone)。

重组后的交易将使Dexus仍以高价出售其塔楼股份,并使黑石得以保持其快速进行投机性房地产交易的传统,其规模在全球几乎无人能与之匹敌。

另外,黑石与中投间的关系也非常密切,此前黑石曾持有中投的股份,两者在许多交易方面都有交集。

那是什么因素劝退了中投了?

业界还是归为了中澳关系的不确定性。

近几年来随着中澳关系持续紧张,这样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虽然许多中资公司已经深入到现有业务中,并在不断发展壮大,但随着环境对中资公司存在不利,部分公司正走向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这笔交易其实几个月前获得了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的批准,但中投最后时刻还是选择退出。

这一逆转表明,中国对澳大利亚房地产的态度正在降温!

就格罗夫纳广场而言,根据修改后的房地产交易,在澳大利亚证交所上市的Dexus和加拿大养老基金合作伙伴CPP Investment Board将把它们所持的50%股权出售给美国投资公司黑石(Blackstone)。

与此同时,中投目前持有该大厦25%的股权。业内人士表示,澳洲上市公司Mirvac可能会协助安排将股权出售给黑石。其余25%的股份由联邦退休金公司(Commonwealth superannuation Corporation)拥有。

虽然交易双方均拒绝置评,但该交易已公开搁置数月。

在幕后,双方进行了密集的谈判,找到了潜在的替代方——黑石集团。

据信,这家美国投资巨头已经获得了FIRB的批准,而且它与管理公司Mirvac关系密切,这应该有助于促成这笔交易。

图片

消息人士称,与此同时,中投与卖家的交易仍在进行,他们不会受到买家转换的影响,因为价格和结算时间表仍在正常轨道上。

此举既表明,中澳关系恶化正在影响大宗商业交易,但另一个角度也体现出澳洲企业也在为完成这些交易而努力提出解决方案。

   广告

图片

中资竞相退出澳洲

尽管格罗夫纳广场的交易已获澳洲政府监管批准,但业内人士表示,澳洲政府已经加强了对涉及外国买家的交易的审查,尤其是来自中国的交易。

另一个方面,中资可能也不愿将更多资金留在澳大利亚部分市场。

中投最初对格罗夫纳广场产生兴趣始于2015年,当时正值中澳关系的黄金期。中投斥资约25亿澳元收购Investa办公室投资组合,并将一些建筑的管理交给Mirvac。

图片

那年,中国第一次超过美国成为澳洲最大的外资来源国,对澳总投资额276.5亿澳元,其中近半数内地对澳投资流入了澳洲地产领域。

房地产行业高管表示,虽然中投手中的资产并未参与目前的交易,但该主权基金还是正在对其投资组合进行重新加权。

不可否认的是,即使中投退出格罗夫纳广场的增购交易,但中投公司仍是澳洲的主要投资者,也是工业地产巨头古德曼(Goodman)的主要持有人。

不仅是中投,包括大连万达(Dalian Wanda)和海航(HNA),这两家公司都出售了在澳大利亚的资产。

神华集团在与新州政府达成协议后也退出了价值10亿的Watermark煤矿项目。

中国保利集团(Poly Group)错过了Lendlease的一个大项目,其他公司则悄悄地放弃了建造公寓的计划,甚至在疫情开始之前就已经卖掉了墨尔本和悉尼的地皮。

结语

中投的退出,或许标志着在鼓励中国投资者进入澳洲房地产市场的同时,又不允许他们进入具有战略意义的地点,这种复杂的平衡可能会在未来几年继续下去。

免责申明: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本公司力求报告内容客观、公正,但本报告所载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价格,在任何时候均不构成对客户私人投资建议。对依据或者使用本报告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本公司及作者均不承担任相应后果。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