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子在新州打工时薪仅10刀,和妻子住在集装箱里

王学亮(Xueliang Wang,音译)从中国来到澳大利亚打工,他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辛勤努力在这里谋生。

58岁的他在新州农场摘水果,每班工作11个小时,时薪只有10澳元。

而在炎炎夏日,他还要经常与蚊子和昆虫为伍。

他和妻子住在一个集装箱里,每周支付75澳元的费用—现场的住宿还有另外50人居住,但只有四个淋浴点。

在周三的听证会上,参议院就业安全委员会听到了更多令人震惊的证据,揭露了许多工人在澳大利亚农场遭到剥削的事实。

王学亮通过翻译表示,他在来到澳大利亚近两年之后,于2020年3月开始在Coffs Harbour温室农场工作。

“在农场工作时,老板不允许工人与外人谈论农场的工资和工作条件,”他说。

尽管招聘广告上的工资是1小时17澳元,但他从早上6点一直干到天黑,工资远低于这个水平。

王学亮说,由于语言障碍和当时在澳大利亚没有朋友,他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72b2c6-auwhver-catch-pic-unique2-159498-640x480

澳大利亚工人工会(AWU)官员考德里(Ron Cowdrey)告诉参议员,一名斐济工人在新州Riverina地区Berrigan一个农场工作时死于心脏病,“他抛下仍在斐济挣扎度日的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撒手人寰。”

该地区的洋葱采摘者平均每小时收入在10到11澳元之间。

考德里认为,一些农场主串通一气剥削农民,因为他们知道承包人的所作所为,但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他们。

“有少数种植者遵守了规定,但大多数不遵守规定的人却让他们失望。”

迪肯大学的昂德希尔(Elsa Underhill)发现,2013年至2018年间,大量来自亚洲和欧洲的背包客遭到剥削,有些人的时薪低至只有3澳元。

中国男子在新州打工时薪仅10刀,和妻子住在集装箱里

昂德希尔教授表示,如果农场主愿意支付更高的工资,他们可能会因为超市价格缺乏弹性而面临利润风险。

她在听证会上说,“农民的处境也颇为艰难。”

澳大利亚工人工会、超市工人工会SDA和运输工人工会与超市合作,试图解决供应链的问题。

国家党参议员卡纳万(Matt Canavan)表示,澳大利亚工人工会应该更多关注农民盈利所面临的成本压力。

他说,“我认为,如果你过于接近那些在过去十年中从事极其可疑道德行为的大型超市,你不会获得广泛的政治支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