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澳洲医疗部门对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依赖从未像COVID-19大流行期间这样明显——而现在,沮丧的医生和护士们正行动起来拯救环境和节约资金。

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多年来,医疗行业一直在与破坏环境的问题做斗争。

总体来说,它占澳洲碳排放的7%,其中大部分产生于其供应链。

一些澳洲医疗工作者长期以来一直对几十年来从可清洗的病号服和手术用品改为预包装的医疗包和制服的做法感到惋惜。

从面罩到PPE,McGain博士注意到在COVID期间多了很多塑料。

他说:“这些额外的塑料将保护我们的安全。”

“例如,目前Western Health每天都在使用数以万计的罩袍,因为这是一种保护工作人员和其他病人免受COVID-19影响的方法。”

“在标准做法下,一名护士可能在一天内要穿30件罩袍。”

“我们说我们每天穿的都是石油,因为它们都是石油化工产品。”

“这令人感到压抑,就像这场大流行中的许多事情一样。”

这场大流行对医院的垃圾有什么影响?

很难了解大流行期间全国范围内医疗垃圾的情况,因为这种数据没有在联邦层面上收集。

然而, Western Health已经向ABC披露了其垃圾的数量,这些数字显示了至少在维州的范围内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一个缩影。

在维州,建议来自医院、COVID-19诊所、测试和接种场所的所有垃圾必须作为医疗垃圾处理。

医疗垃圾通常被放入黄色的垃圾桶。 Sunshine医院的垃圾库目前堆满了满满的垃圾桶,不得不大幅增加垃圾收集量以应对这种情况。

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总的来说,Western Health的临床垃圾在大流行期间增加了40%,达到每年37.5万公斤。

McGain博士说:“这些东西都不能被回收,因为它们都是要按要求处理的垃圾。”

一线希望是,Western Health的PVC废物量大大减少。PVC主要用于手术中的管子,多亏Forbes博士对垃圾处理的持续努力,Western Health对其进行了回收。

Western Health的环境官员Carlos Machado说:“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认为对PVC的减少与选择性手术的减少有关。我们实际上已经看到我们的回收利用增加了13%。所以这很好。”

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然而,其垃圾总体上从2019年的230万公斤增加到今年的250万公斤,增长了8.5%。

Machado先生说:“我们必须明白,这是一种大流行病的现实,是我们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而我们尽最大努力,试图了解我们需要减产的地方。”

这个问题增加了医疗成本

维州政府被问及在医疗部门的总体官方垃圾数量,但它无法提供2020年6月之后的任何数据。

然而,一位在全州审计医院垃圾的学者告诉ABC新闻,一些医院在COVID-19期间的垃圾量飙升了25%到130%。

迪肯大学的Trevor Thornton说:“数量较小的是那些很少有COVID病人的小医院,数量较大的是有COVID病房和ICU病人的医院。”

一名在墨尔本最大的COVID-19医院病房之一工作的护士与ABC分享了她每天产生的垃圾的照片。

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她说:“在一个班次中,根据病人的数量,每天要换三到十次新的口罩。一次性塑料防护服可能达到10件。还有天知道有多少塑料手套。大概是25双。这些都被扔进了垃圾桶。”

“我不认为现在是医院结束这样做的时候,因为优先考虑的是保证病人和我们的安全。但是,垃圾显然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所有东西都有它的价格。一袋液体是6澳元。我无法重复使用任何东西,但我非常清楚这对系统的成本有多大。”

Forbes医生也对这些成本感到担忧。

他说:“这很费钱。我们穿的每件罩袍或每个N95口罩并不特别贵,但积累起来就多了,即使每件东西只有几块钱。”

而且,这不仅仅是一次性用品的成本。垃圾收集也是一个昂贵的过程。

迪肯大学的Trevor Thornton说:“在一家还附带有一个老年护理设施的小型乡镇医院,黄色垃圾桶的使用从每周15次增加到25次。”

“一个问题是,许多设施在清理垃圾时被按桶而不是按重量收费。”

“医疗垃圾的大致费率是每公斤1.5澳元。然而,在一个240升的垃圾桶里,可能只有8公斤的医疗废物,它的收费标准大约是35澳元。这样算下来,每公斤4.4澳元。”

为什么不能有更多医疗垃圾被回收利用?

除了关于如何处理医疗垃圾的总体政策外,医疗行业面临的主要障碍之一是找到那些甚至愿意考虑回收其垃圾的公司。

自从亚洲许多国家开始拒绝接收澳洲的垃圾后,回收和垃圾处理行业面临更大的压力。

在新州,悉尼St Vincent’s医院的一名护士所制定的计划揭示了在大流行中回收一次性塑料垃圾的复杂性。

Rodrigo Fritis-Lamora也对他现在使用的所有塑料感到失望。

他说:“看看仅一个中心就生产了这么多的塑料,这可能会让人很警醒。”

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St Vincent’s医院确实有一个长期的回收计划,包括纸张、纸板、聚苯乙烯、PVC、床垫、电池和移动电话。该医院约有25%的垃圾被回收。

新州政府无法向ABC提供大流行期间医疗垃圾的确切数字。但它确实有总体政策,表明医疗垃圾在被焚烧、送去填埋或回收之前应如何处理。

Fritis-Lamora先生决定关注一个的大流行垃圾来源——COVID疫苗。

每次注射都包含一系列一次性塑料,包括注射器盖和注射器本身。随着数以千万计的疫苗被注射,这些微小的物品加起来就是数吨。

Fritis-Lamora先生对这些物品进行分类和收集的想法最终在他的医院和一个旨在促进回收利用的州政府资助机构NSW Circular的帮助下得以实现。

今年在St Vincent’s医院进行的为期三个月的试验收集了8万件塑料垃圾,重达205公斤,相当于41000个塑料袋。此后,该计划扩大到包括纽卡索的COVID-19疫苗接种中心,在短短几周内就收集了170公斤的疫苗塑料盖。

下一阶段就是寻找人将其变成新的物品。

将注射器盖子变成风力涡轮机零件

这个试点项目与新州乡镇Orange的一家为制造业造塑料部件的公司AllMoulds Plastic合作。

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AllMould Plastic的创始人Scott Cantrill热衷于减少对环境的影响。他制造的东西有一半是从回收垃圾中产生。

他现在已经把St Vincent’s医院的8万件塑料变成了卷帘门和螺栓上的塑料帽零件。

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他说:“在商业方面,随着我们让更多的医院加入并扩大规模,这件事将变得更有意义。一个试点项目会花很多钱,但这是为了证明一种途径。”

这些塑料帽有一个可再生的目的地——它们被悉尼的一家为风力涡轮机制造零件的公司Ocycut收购。

Oxycut的老板Simon Preston说:“我其实可以从中国获得这些零件,价格是澳洲这里的一半。”

但他吸收了额外的费用,因为他想为一个可再生的社会作出贡献。

他说:“事实上,AllMould Plastics公司在他们的产品中使用了50%的回收材料,特别是还使用了最近COVID疫苗接种项目中的垃圾,对我们来说,这就很有意义。”

这一切都显示了开展回收工作的复杂性。但是,推动试点项目的团体已经计算出数字,并相信这种做法具有长期的经济效益。

新州循环经济学家Kar Mei Tang说:“仅在整个新州公共卫生系统收集这两种物品,就可以从垃圾填埋场减少近7000万件塑料,多达150吨,每年可节省15万澳元。”

“除了这两个项目之外,如果目前进入医疗垃圾系统的约40%至60%的可回收垃圾得到回收,整个新州卫生系统每年可能节省200万至300万澳元,这些钱可以重新投入病人护理。”

那么重复使用更多物品呢?

Sunshine医院的Forbes医生很高兴听到别的州的医疗工作者为回收更多物品所做的努力。

几年前,他在自己的工作场所推动了PVC回收计划,还计算了数字,表明它有经济效益。

澳洲医疗系统正在产生大量COVID垃圾,医生和护士们正尝试改进

但他热衷于推动一些比收集和回收一次性垃圾更难的事情:他希望改变该行业的文化,使其使用更多可重复使用的物品。

他已经帮助Sunshine医院用回了可重复使用的麻醉设备,这些设备在现场进行消毒。他说,这为每个手术室每年节省了5000澳元,这样算下来,整个Western Health每年可以节省约10万澳元。

他说:“如果这扩展到全澳,将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有许多例子表明,在中央无菌供应部门内重复使用和清洗仍然能达到护理的标准。只是许多医院已经转为使用一次性用品,但我们还没有。”

“而且我们当然已经在这种领域做了很多有趣的研究,关于如何减少碳足迹和省钱。”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 … hospitals/100533552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