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外逃诈骗华商靠赌场洗钱数千万!赌场经理疑似是同谋!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星亿赌场(Star Casino)的豪赌客部门经理与澳洲史上最大商业诈骗案的华裔主谋顾萌泓(Michael Gu)长期保持秘密合作关系,而后者涉嫌通过澳洲的两大赌场洗钱上千万澳元。

顾萌泓还曾经试图建立自己的博彩帝国,并向星亿赌场的经理沃克(Mark Walker)提供了一份利益丰厚的工作。

据详细了解顾萌泓活动的消息人士称,尽管经过数周的谈判,在星亿赌场负责高端业务运营的副总裁沃克并没有接受顾萌泓的工作邀请,但他仍继续与这位华裔商人会面并就其赌博业务交易提供建议。

澳外逃诈骗华商靠赌场洗钱数千万!赌场经理疑似是同谋!

据称,顾萌泓经营的地产公司富远集团(iProsperity)欺骗投资者,误导他们投钱购买价值数亿澳元的澳洲商业地产组合,但这些地产交易实际上并未实现,而投资者资金则被挥霍一空,去年顾萌泓与合伙人逃离了澳洲。

富远集团在2020年7月倒闭,拖欠债权人3.25亿澳元,是澳洲史上最离谱的商业诈骗。

没有迹象表明沃克或星亿集团的其他人事先知道顾萌泓涉嫌商业诈骗。沃克拒绝回答关于他对顾萌泓可疑的赌博活动了解多少(如果他确实了解的话)的问题。

这些披露引起了人们对星亿集团内部企业管理失误的新疑问,因为现在顾萌泓和他的几个同事被指控利用星亿赌场和皇冠赌场(Crown Resorts)来洗钱或赌博,而他们的赌资正是来自相信富远集团的澳洲和中国投资者。

澳外逃诈骗华商靠赌场洗钱数千万!赌场经理疑似是同谋!

因担心失去工作而不能透露身份的赌博业资深人士证实,星亿集团在沃克离开皇冠赌场后,于2018年5月聘用了他。而沃克在从皇冠离职之前,恰好需要对公司解释他对另外几名员工的腐败问题了解多少。但在皇冠集团正式对这些问题展开调查之前,沃克转身就被星亿聘用,帮助其吸引更多的豪赌客。

2014年至2017年底,沃克作为高级雇员在皇冠赌场时就与顾萌泓有所往来,并鼓励他进行大额赌博。多个赌场的消息来源称,沃克跳槽后也鼓励顾萌泓和他的华裔商业伙伴黄(Harry Huang)改为光顾星亿赌场。而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这对商业伙伴和他们的熟人在星亿赌场投入了上千万澳元。

去年8月,即富远集团倒闭的一个月后,顾萌泓和黄先生逃离了澳洲。

破产公司Cor Cordis目前正在追查与这对逃犯有关的上千万澳元的下落,包括在皇冠赌场和后来在星亿赌场赌博的资金。该破产公司拒绝发表评论,但最近告诉债权人,它已经追踪到这对逃犯在澳洲赌场挥霍的至少1500万澳元。

Cor Cordis已经向债权人表明,它正在寻求出资人的支持,以对富远集团展开法庭审查,这可能涉及到沃克被传唤出庭,回答关于顾萌泓及黄先生赌博活动的问题。

星亿首席执行官贝吉尔(Matt Bekier)拒绝回答有关沃克和顾萌泓的具体问题。

上周日,《时代报》、《悉尼晨锋报》和《60分钟》揭露了星亿集团如何在其澳洲赌场内为涉嫌洗钱、有组织犯罪、大规模欺诈和外国干涉提供便利,尽管贝吉尔和董事长奥尼尔(John O‘Neil)早已接到警告,称该公司的反洗钱控制措施很失败。

星亿赌场周一向澳洲证交所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将与监管机构和执法部门合作, 私下处理这些指控,但宣称其中一些指控“存在误导性”。

周一开盘后,其股价暴跌20%。 Cor Cordis对价值6亿澳元的富远集团倒闭一事的调查,迄今已追踪到顾萌泓或黄先生在2017年之前汇给皇冠赌场的800万澳元客户资金。

赌场消息人士称,他们使用富远集团的账户在皇冠赌博是一个明显的欺诈和洗钱指标,而皇冠赌场在7月份对顾萌泓在墨尔本赌场的活动展开调查时也承认了这一事实。

在沃克离开皇冠并加入星亿后,顾、黄和另一名富远集团的高管开始在星亿赌博。

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沃克利用自己在星亿的职务,鼓励顾和黄赌博,同时与顾进行秘密会谈,要求领导顾打算推出的新博彩业务的一个部门。

消息人士称,相关业务包括在星亿开展针对中国豪赌客的旅游业务,这将使顾的税务风险降到最低,以及买下一家堪培拉赌场,一家瓦努阿图赌场和一家涉嫌为豪赌客和赌场牵线搭桥的中国旅游公司。

澳外逃诈骗华商靠赌场洗钱数千万!赌场经理疑似是同谋!

没有迹象表明贝吉尔或星亿的其他高管知道这个工作机会或者沃克与顾的其他秘密交易。

公司记录显示,开着兰博基尼的顾在公司倒闭前的几年里,用公司的钱从富远集团贷款2100万澳元,并动用100万澳元的公司资金被用于购买瓦努阿图的护照,还挪用了其他公司资金购买各种豪车。

富远集团iProsperity是澳洲重大投资者签证(SIV)项目的最大参与者之一,该计划由政府管理,为海外公民快速办理居留签证,深受中国富人欢迎。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