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澳洲人,天下无敌!

阅读导航

  • 聚会
  • 澳洲首富
  • 澳洲最牛的企业
  • 悉尼的骄傲
  • 结语
这对澳洲人,天下无敌!

1

聚会

行走江湖,喜欢参加全球各地的IT聚会Meetup , 一群码农就是最简单的人类,见面只有一个诉求,各色人种都是一家人。

还有个“特色”,聚会官方语言大部分是英语,无论德国、瑞典还是奥地利甚至法国,代码的世界原来早就是地球村了。

当然,这类聚会中,免费的啤酒与披萨几乎是世界标配,尤其欧洲那些酒精奇贵的城市,于是乎,手拿啤酒,一手演讲的场面异常的热乎。

几年前,某聚会的主持人问大家,有多少人用JIRA 作开发工具,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酒瓶子。

我自是相当自豪,JIRA 可是来自澳洲的产品,旁边座位的朋友是特斯拉兼美国航天局NASA前员工,更是举手说,JIRA 是马斯克及公司离不开的工具。

大家的讨论中,过百人团队,使用JIRA 与Confluence的年费用几乎都在10万美元以上。

我也惊呼,这家澳洲企业Atlassian究竟何方神圣,能够让世界离不开它。

今年,Atlassian的二个创始人更是荣登澳洲首富,成就史无前例的传奇故事。

2

澳洲首富

澳洲人总以为自己是羊背上的幸运儿,或者是铁矿石的暴发户。岂不知,今年的关键词是Atlassian, 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跨国科技企业。

Atlassian的二个创始人Mike Cannon-Brookes和Scott Faquhar,他们在2021澳大利亚最富有榜单中登顶,每人财富估计为300亿澳元,合计600亿澳元,创造了澳洲财富历史。

Atlassian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的股价在过去半年中飙升了近70%,这对联合创始人超过了澳洲矿业巨头Gina Rinehart 和Andrew Forrest,IT人第一次位居澳洲财富榜榜首。

位居第二的老妇人Rinehart,几乎过去十年的冠军,靠巨大的矿业和农业带来360多亿财产,但只是二个年轻人的一半。

二个40多岁的“年轻人”,也绝想不到有今天,成立之初,他们根本接不到订单,住在分租公寓里,每天吃泡面过日子。

回顾过往,Scott 和Mike 是在新南威尔士州大学认识的,但在大学期间的表现几乎是灾难性的,Mike 勉强过得去,而Scott 只是勉强拿到毕业证。

两人内心却有一番鸿鹄之志,发展理念不谋而合,在2001年注册Atlassian公司,开始了一场唐吉坷德式的致富之路。

他们只是常人眼里的普通人,但这些不足以泯灭两人在商业上的天赋,两位创始人及早期员工几乎来自大学同学和校友,整个团队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包括编码、音乐与游戏。

2002年,二人凭借一张额度1万澳元的信用卡,Atlassian正式歪歪斜斜地上路。

但,生不逢时,网络经济泡沫其实在2000年开始破裂,网络公司从投资界的宠儿变成了业界争相清盘抛售的对象。

彼时的澳洲,互联网行业出现了“既没有投资人,也没有企业家”的现象,没有所谓风口,也没有时代的红利。

募集资金的创业模式等于零,但Atlassian2003年接到第一笔130万的订单,足以支撑公司开销。

直到创业8年后的2010年,他们才“幸运”地获得第一笔6,000万美元的巨额融资。

2015年12月,澳洲旋风Atlassian在纳斯达克登场,开盘短短几分钟内,股价由21美元飙升至近30美元,涨幅高达33%,是当时澳洲IT史上估值最高的企业。

这对澳洲人,天下无敌!

如今他们已经号称世界上最牛的IT企业之一,是宝马、特斯拉及NASA等一大批跨国公司青睐的澳宝。

3

澳洲最牛的企业

看看他们忠实的用户群吧:特斯拉、NASA、宝马(BMW)、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eBay 、思科(Cisco)、Facebook(脸书)以及花旗集团(Citigroup)这样的重量级公司。

美国航空航天局使用Atlassian来设计火星探测器,特斯拉的汽车开发必备的工具,它已经是IT中的IT企业。

他们目前全球累计大型客户近20万,几乎覆盖了所有世界五百强客户,潜在客户规模仍在暗流涌动。

不同其他科技企业的高亏损,Atlassian拥有正向现金流,而且在过去15年一直如此,其过去五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了40%,并且连续15年盈利,即使如谷歌也需望其项背。

Atlassian内部,技术大牛也是一筐一筐的,是硅谷码农最向往的企业之一,他长期与谷歌排员工意向第一阵营。

更不得了的是,他们“不雇佣”一个销售人员,仅通过口碑获客,恐怕很难找到第二家这样的企业。

一般传统企业因销售成本高昂,很难跑出利润,如竞争对手,也是行业标杆的Salesforce虽然接近盈利,但是在销售投入占去收入近50%。

Atlassian多数业绩直接来自官网订购,直接将产品价格显示于网站上,毫无折扣或讲价的空间,所仰赖的是优质产品和客户满意的口碑。

Atlassian能以高溢价IPO,无销售人员绝对是吸引眼球是一方面,只此一招足以独步天下。过半的财富500强客户,即是来自口口相传的自然引流。

Atlassian最核心的产品仍然是JIRA和Confluence,JIRA被业界公认为最好的项目管理和开发管理工具,Confluence被认为是最好用的企业级知识管理工具。

这对澳洲人,天下无敌!

2017年,Atlassian以4.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Trello,则是迈向个人用户成功的一步。

Trello是协作式的管理工具,可以将待办事项、欲追踪项目或资源等,放置在视觉化看板上,以供团队所有人使用。

Trello的全球订户近4000万人,其中付费用户为15万人,为Atlassian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收入。

Atlassian已经是当红炸子鸡,二个创始人的发源地悉尼,也成为未来这个澳洲最大城市的发展引擎与骄傲。

4

悉尼的骄傲

Atlassian全球总部设于悉尼,同时在欧洲的阿姆斯特丹和美国的旧金山亦有办事处。

悉尼政府当然知道Atlassian的含金量,一场围绕Atlassian,打造悉尼硅谷的计划已经出炉。

其中,Atlassian在中央车站旁将建造全球最高的混合木结构大楼作为新总部,重塑悉尼CBD天际线的同时,IT野心才是悉尼的终极目标。

这对澳洲人,天下无敌!

这座大楼将是悉尼规划的科技中心最引人注目的建筑,该规划从中央车站横跨至Redfern站附近。

在2025年完工后,将可容纳4000名Atlassian员工,并吸引来自全球各地的IT天才。

Atlassian也代表了澳洲IT的发展实力,它的野心已经开始横跨数个巨大的市场,包括应用开发、IT运维、IT服务管理、协同办公等。

无论四大还是投行,几乎任何一个公司都在使用他们的产品,从软件开发、IT服务、销售营销、人力资源、金融、法律等,Atlassian的产品在全面开花。

如果谷歌是属于普通人的,那么Atlassian无疑属于企业与精英级别的,他更不显山露水,有更强的用户粘性,这种粘性来自对客户业务流程的深入理解,并且深入到协同办公整个业务流程过程中。

即使在盗版横行的中国,主流研发团队,绝大多数一样离不开Atlassian,它独霸IT行业,一般企业想要超过它,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

5

结语

在尔虞我诈的科技业里,创办人反目成仇的戏码已层出不穷,昔日战友翻脸,相似的历史不断发生。

而Atlassian的两位创办人却是罕见的例子,国际资本看好他们,比作与谷歌的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同等量级的人物。

创始人的亲密友谊,是Atlassian的制胜要素,即使两人各自结婚生子,仍当起邻居,且特地在中间围墙上凿个洞,让各自的孩子能够爬到隔壁一起玩耍。

当然他们的豪宅也是澳洲传奇的一部分,分列最贵的豪宅前二位。

Mike 二年前1亿澳元购得Point Piper占地超过1公顷的豪宅,隔壁的豪宅则是以7100万澳元的价格被Scott 购入,光是印花税足以秒杀悉尼大部分豪宅。

二个人,一个传奇,世界上最牛的企业,居住着澳洲最贵的豪宅,建着澳洲最豪的写字楼。

这对好战友的成功故事还远没有结束,他们还能将Atlassian的商业帝国带到何种新的高度,只能擦亮眼睛,拭目以待。

时代周刊曾这样形容他们:“二个澳洲剑客,用优美的双人舞,独步天下!”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