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40个澳人因Covid 死在家中,这是36岁的威廉的故事

出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病人因为Covid-19死在家中而不是医院里的趋势,澳广的7.30节目披露过半死在家里的人是新州卫生局不了解的人,在死后才被确诊感染。

新州29个死在家里的人中,大多数来自西区,新州卫生局之前仅了解其中的13人并曾打电话询问他们的健康。

另外16人都是尸检才确认感染Covid-19的。

不清楚为什么有这么多死在家里,这是目前悉尼和墨尔本爆发的一个特点。墨尔本有9人死在家里,全部来自北区,有4人是在尸检后确认感染。

“我们每天两次打电话检查”

Edward Massimino的表弟 William Orule 是澳洲疫情中死在家中的近40人之一。

近40个澳人因Covid 死在家中,这是36岁的威廉的故事

他不确定为何Orule 没有叫救护车去医院,但是说在死前一天表弟还告诉他觉得自己情况好转了。

“我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他回答,‘比前几天好’。 ”

“我不知道那就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

近40个澳人因Covid 死在家中,这是36岁的威廉的故事

Orule 独自死在家中时年仅36岁。他感染了病毒有9天。

Massimino说:“每天我们问他两次,一次上午一次晚上。”

“他告诉我们卫生厅的员工也检查。最后一次我们问他,‘你需要去医院吗?我们可以叫救护车’, 他回答‘不我没事’。”

警察次日做福祉检查时发现 Willian Orule 死在家里。

Massimino说:“威廉独居。他可能说自己没事,但是你不知道他恶化得多快。” 他敦促独居而感染的人不要延迟求助。

“我们在自责。我们可以做什么帮助他更多?但是已经太迟。”

病人犹豫求助

在最近爆发中死在家中的人里,受害人大多数来自非英语和移民背景,他们的家人说有些人犹豫求医,而他们似乎恶化得很快。

当时GP和社区领袖Jamal Rifi 医生说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多人死在家里,但是他说有几种可能性。

近40个澳人因Covid 死在家中,这是36岁的威廉的故事

“很多人希望呆在家里,因为去了医院就靠自己,没人支持他们。”

“哪怕在最好的年景里,医院也是可怕的地方;疫情中就更可怕了,而且很孤单。人们不愿意独自经历这些。”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们低估了病的严重程度。”

他说病人在家中可快速恶化,那么多人没来得及去医院就死了是“悲剧”。

“某一天他们情况还行,有点累,有点咳嗽,轻微头痛,发汗。”

“几个小时后,氧气水平下降。”

Rifi 医生说他知道有人哪怕很不舒服也拒绝测试Covid,担心必须隔离,以及社区的污名化,但是随后就死于病毒。

“有些去世的人,当局都不知道他们感染了。”

“我了解一些第一手消息,很多受到病毒影响的家庭,他们拒绝去测试,不通知任何人。不幸的是有些人就死在家里了。”

死在家里的人的年龄跨度为20多岁到80多岁,很多是五六十岁。

请打疫苗

威廉 2003年和表兄Edward Massimino一起通过澳洲的难民项目从南苏丹抵达澳洲。

在悉尼安置后他自学了英语,上完了高中,去了TAFE和大学,并同时打好几份工,包括开Uber,并在多个社区组织任职。

近40个澳人因Covid 死在家中,这是36岁的威廉的故事

“他完成了法律学位。然后5月7日他被新州的最高法院接受,被法律协会接受。”

“他的目标是成为律师,能支持社区。”

威廉的朋友Christine Debu 说他是“榜样,是我们仰望的人,让人们团结起来的人,不管你来自哪。”

“威廉 是那种努力取得成功的人” 。

“今天在澳洲做一个南苏丹人是一种挑战。你来到新的国家面临很多挑战。。。而Willamn克服了那些挑战。”

Debu 女士说威廉的死震撼了澳洲紧密的南苏丹社区。

“我仍然无法相信他死了。他是一个年轻律师,一个有资质的律师。现在是时候他回来帮助社区了,但是命运却把这个机会夺走了。”

“威廉的死让社区的很多人都去打疫苗了。”

威廉的朋友说人们会因为他的领导力而记得他。

令人悲伤的是威廉死时离打上第一针辉瑞疫苗只有几周,他在10月有预定。

威廉的遗体现在被送回南苏丹。他的母亲自从他10多年离开后再也没见过他。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9-27/australians-dying-at-home-with-covid-19-sydney-melbourne/100482978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