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公司新闻

新任CEO薪酬平均下跌25%

新任CEO薪酬平均下跌25%

 

首席执行官(CEO)薪水研究机构Egan Associates的一项调查显示,过去18个月中,世界200强企业新上任的25位首席执行官的薪资,相较其上一任来讲平均下跌了25%。

这些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包括西农集团(Wesfarmers)的Rob Scott,澳洲能源公司Origin Energy的Frank Calabria和互联网汽车分类广告公司Carsales的Cameron McIntyre等,其平均年收入约为419万澳元。而此前,他们的上一任平均年薪却超过了500万澳元。

2001年至2008年期间,澳大利亚首席执行官的薪酬水平增长了120%,2012-13年时的涨幅高达12.5%。然而,董事会和投资者对此却始终持反对意见,相对于高薪外聘,他们更倾向于薪资水平较低、涨幅平缓的内推高层。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行长Philip Lowe上个月表示,员工应做好准备要求更高的工资涨幅,因为澳大利亚的工资增长率已连续四年下跌,触底20世纪90年代来最低水平。

然而,只要老板的工资仍然超额,员工的工资增长还可能进一步放缓。今年,前澳大利亚邮政(Australia Post)首席执行官Eric Messhoff 560万澳元和澳洲会计师公会(CPA)前首席执行官Alex Malley 180万澳元的薪酬引发热议,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对“首席执行官的超额薪水”进行了抨击。

一国党(One Nation)领袖Pauline Hanson称澳大利亚邮政(Australia Post)新任首席执行官Christine Holgate 275万澳元的薪酬仍然过高,且有违政府准则。其高昂的薪资,显然使得那些认为商业精英薪资过誉的人士十分不满。

薪酬顾问John Egan表示,目前澳大利亚的顶尖公司显然已注意到、并开始谨慎对待高层的薪资水平,新任首席执行官的年薪已经远低于其前任。尤其是对内部晋升的人员,只要公司并非处于重大转折期,董事会通常会给予该类首席执行官较低的薪酬。

砂矿业公司澳禄卡(Iluka Resources)新任首席执行官Tom O'Leary的薪酬为308万澳元,低于前任David Robb的500万;货运商Aurizon Holdings新首席执行官Andrew Harding的薪酬则为629万澳元,同样比前首席执行官Lance Hockridge的682万澳元低。

一些企业的董事会提出,年薪等一揽子形式的薪酬结构建立于十年前,已无法适应当下的公司情况。

西农集团(Wesfarmers)董事长Michael Chaney用行动向其他集团董事会敬告超额年薪已不再是今年的游戏规则,该集团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Rob Scott正是由内部晋升,其薪酬总额为1000万澳元,比上一任Richard Goyder的1500万下降了33%。

同样的,Origin Energy新任首席执行官Frank Calabria此前是该公司的首席财务官(CFO),其薪酬为612万澳元,远低于上任Grant King的925万澳元。

博彩业Aurizon Leisure董事长Tim Poole公开表示,董事会和投资者对待首席执行官薪资的态度还不够强硬,假如投资者真的根据两好球规则(two-strike process)改选董事会,那么薪资问题将变得不一样。澳大利亚的两好球规则(two-strike process)规定,假如股东对薪酬数额不满,则有权重新选举董事会。

Tabcorp和Healthscope 董事会主席Paula Dwyer同样表示,董事会和薪酬委员会必须做到态度强硬。

但并不是每一位新任首席执行官的薪酬都下降了,可再生能源公司Infigen的Ross Rolfe就将获得82万澳元的固定薪酬,高于上一任Miles George的63.6万。

Egan指出,新任CEO的经验和能力还是决定薪酬水平的重要因素,但总体来讲,首席执行官的固定薪酬遭到了大幅下调。同时,奖金的部分更多地转变为长期激励措施,这意味着股东对公司的长期期望高于短期期望。

 

新任CEO薪酬平均下跌25%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