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游戏规则还是不负责任?澳洲核潜艇交易中的已知未知因素

改变游戏规则还是不负责任?澳洲核潜艇交易中的已知未知因素

正如国防故事经常出现的那样,一切以一个缩写开始。澳洲人周四一早就听说了AUKUS——一个新的为应对中国不断上升的威胁而成立的澳洲/英国/美国联盟。(AUKUS极力避免使用“C”开头的那个词,但我们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6月在七国集团三边会议上诞生的三方联盟有消息传来,澳洲令人震惊地宣布将取消其现有的900亿澳元潜艇项目,改用核动力潜艇。澳洲将得到“至少8艘”在英国或美国设计并在阿德莱德建造的潜艇,而不是12艘法国设计的潜艇。

各方的反应是迅速的。被排除在外的新西兰将继续其无核政策,并禁止任何核动力潜艇进入其水域。 绿党和反核运动人士对此表示愤慨。

巴黎称这是“背后捅刀子”。法国说没有收到关于这项交易的任何警告,而是从媒体上听说的。然后,法国官员被告知他们的美国同行没有时间跟他们见面。

武装部队部长Florence Parly告诉RFI电台:“我们昨天才听说。”

而澳洲总理莫里森说,他在七国集团会议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讨论过这个问题。

北京称这一行动“极其不负责任”。

这里面有好多的事。但是用Donald Rumsfeld的话说,这些都是已知的事实。当我们尝试回答已知的未知问题时,还会有更多事。

我们将得到什么?

如果新计划不像旧计划那样,可以正常进行,我们将得到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 至少我们知道这支舰队如何工作。

我们还不知道的是潜艇是由英国还是美国设计,但更有可能的是它们将由美国弗吉尼亚级潜艇中的那种反应堆驱动。

为什么?

让我们把关于澳洲在全球稳定和让美国满意中的作用和义务这种更宽泛的问题放在一边。
许多国防专家一直在争论,我们需要核潜艇的隐蔽性和影响力,而不是我们之前订购的柴电潜艇。这个想法经常被政府否定,因为我们没有主权核能力。显然,这已经不重要了。(真的吗?)

《澳洲卫报》的政治编辑Katharine Murphy向我们介绍了导致这一决定的因素,以及未知的长期影响。前国防部长Christopher Pyne说,意味着永远不必加油的新技术是导致澳洲做出这一决定的“关键改变因素”。

然而,这个决定是秘密做出的,并引起了全球震惊。政府可能已经迅速达成了这笔交易,但仍有很多东西需要说清楚。

工作机会如何?

莫里森承诺,每个人都会有工作机会,但有趣的是,有些人感到有点不保险。澳洲海军集团雇用了大约350人,他们将寻找新的工作。有些公司已经准备好了向海军集团供货,但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理所当然地被抛弃。

政府说新的(拟议的)潜艇将有40%的本地制造,而海军集团承诺的是60%。

而且,建造的潜艇也会减少。

不过,澳洲历来缺乏潜艇兵,所以至少他们的需求量会很大。

钱在哪?

澳洲已经在这个现在被废弃的项目上花费了24亿澳元——莫里森说这些钱没有被浪费,然而这钱被专门用于建造一艘非常不同的船。要退出合同将花费数亿澳元(但我们还不知道法国是否可能通过法律途径来获得更多的补偿)。

这是一大笔钱。你知道还有什么会花很多钱吗?至少八艘新潜艇。不,我们还不知道要多少钱。

这种新的军事工业项目能多快地投入行动?

对未来舰队的一个一直存在的担忧是,要让它们投入使用需要很长的时间,我们将不得不通过大量改装来延长澳洲现有的柯林斯级舰队。我们仍将不得不这样做。

首先,将花18个月来研究制定计划。而在船只可以下水之前,又是十年。因此,在这个阶段,我们在时间表上没有什么改变。

因此,请继续关注我们与臭名昭著的国防机构的斗争,以弄清花我们纳税人的钱得到了什么,什么时候,也许是什么原因,是否值得,以及我们是否已经不可挽回地损害了我们与法国的关系,以及延伸到与欧洲的关系。

不过,至少我们知道基本情况,比如说我们的总理的名字,而美国总统也许不知道。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 … lear-submarine-dea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