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政府发现超级传播者事件两天后才封锁悉尼地区

在新南威尔士州卫生当局发现没能遏制德尔塔变体在悉尼西南部引发的一起超级传播事件后,新州政府等待了两天才在整个悉尼地区实施封城限制。

随着悉尼漫长的封锁进入第12个星期,新州议会的一项调查收到的书面质询回复显示,新州卫生部在6月24日已获悉未能控制一起群聚性新冠感染事件,该事件与悉尼西南部Hoxton Park举行的一场生日聚会有关。

新州政府于6月25日宣布了居家令,但只针对悉尼市区和东部地区。

由于发生在West Hoxton的疫情,新州政府在6月26日将封锁范围扩大到了大悉尼地区,并将德尔塔变体蔓延至悉尼西部归咎于那起群聚性感染事件。

这些新的信息来自新州卫生部和卫生部长布拉德·哈扎德(Brad Hazzard)。但这些信息与卫生部长和首席卫生官凯莉·钱特(Kerry Chant)对这项议会调查给出的说法相悖,该调查的主题是疫情管控。

哈扎德表示,6月23日的“West Hoxton爆发的病例”激起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的讨论。

哈扎德管理的卫生部透露,卫生人员最初在6月21日注意到了这场聚会。

首席卫生官钱特博士对调查人员表示,卫生部在6月25日“对West Hoxton的聚会引发的问题没有得到遏制还不知悉”,尽管在前一天就发现了那场卫生危机。

至于新州首席卫生官是否建议悉尼地区应该更快实施封锁,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 安(Gladys Berejiklian)州长、哈扎德部长和钱特博士多次拒绝透露。

新州政府发现超级传播者事件两天后才封锁悉尼地区

新州首席卫生官凯莉·钱特(右)与新州卫生部长布拉德·哈扎德(AAP Image: Joel Carrett)

然而,钱特博士上月对调查人员表示,在与哈扎德部长的数次讨论中,关于是否要实施封城的“关键问题”是West Hoxton的群聚性感染是否得到了控制。

她将此描述为“悉尼西南部最初的传播事件……引发了封城”。

“最初的传播事件”致51人感染

新州德尔塔变体疫情的首例已知感染者于6月16日发现,该感染者是一名豪华轿车司机,他被怀疑在接送一名美国空乘人员时感染到了新冠病毒。

这一切发生在整个 悉尼地区实施封锁的10天之前。

6月19日,一名女性感染了新冠病毒后,参加了在West Hoxton举办的生日聚会。与此同时,她还在悉尼Bondi Junction的某美甲店工作。

这项议会调查获悉,至少有51例病例与West Hoxton的聚会有关,其中30人参加了聚会,另有21人是他们的接触者。

对议会调查书面质询答复显示,新州卫生部于6月21日开始对那场生日聚会做出反应。两天后,卫生部公布了在那场群聚性传播事件中发现确诊病例的消息。

密接追踪人员后来发现遗漏了一些参加聚会的来宾,这些人在聚会结束后至少在社区中活动了五天。 卫生部对议会调查的答复概括了一连串事件。

“2021年6月21日,新州卫生局采访了一名新冠感染者,该感染者报告(原文如此) 在2021年6月19日前往West Hoxton的某住宅参加了聚会。公共卫生部门迅速控制了病毒暴露的风险,让所有已知参加聚会的人自我隔离。然而,新州卫生部后来在 2021年6月24日被告知还有一些人参加了派对。这些密接者也很快被要求采取自我 隔离。”

— 新州卫生厅。 在密接追踪人员几天来都没有发现的聚会来宾中,有一位是举办聚会的那名女性的父亲。 这名父亲返回墨尔本的家中后,他在6月24日经检测发现确诊。

上月,哈扎德对调查人员表示,West Hoxton的群聚性传播引起卫生部门的“高度焦虑和关注”。

钱特博士表示,如果卫生部门更早地知道那次群聚性传播事件没有控制住,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这是悉尼西部病毒传播的源头……当时没有承认这一点,”她对调查人员表示。

“当时以为很早发现了群聚性传播的问题,但在控制传播方面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在当时没有得到鉴别。 “显然,后见之明就是当时可以做出不同的决定。”

她表示,新州卫生部在6月25日“迅速采取行动”,建议政府对悉尼市区和东部的四个地方政府辖区实施封锁限制,但当时却声称West Hoxton的危机程度不明。

“那天,政府对我们最初提出的在韦弗利(Waverley)、伍拉偌(Woollahra)、瑞德维克(Randwick)和悉尼市区实施封锁限制的要求作出了回应,”她说。

“而后,事件性质地不断升级迅速证明封锁大悉尼地区的其它部分是合理的。 “封锁限制确实奏效,让悉尼东南部的新冠发展很快得到控制。

“不幸的是,当时并不明确没有控制住West Hoxton聚会后的事态发展。”

“又过了48小时,全市范围才实施封锁”

针对悉尼西部为何没有早些实施封锁的提问,新州卫生部和部长办公室向议会调查委员会主席、绿党上议院议员大卫·休布里奇(David Shoebridge)回应时提供了 一些最新信息。

休布里奇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表示,政府仍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令人费解的是,又过了48小时,我们才实施全市范围的封锁限制。更奇怪的是, 他们意识到West Hoxton的群聚事件影响程度的24小时后,他们只封锁了东部的几个区,”他说。

“政府拒绝告诉我们细节,拒绝召回议会,不然可以直接向他们提出这些问题,找出发生这种情况的确切原因。悉尼人民、新州800万人民一直处于长期封锁状态, 他们值得拥有更多来自政府的信息,而不是我们向政府逼问出来的零碎信息。

“新州卫生部和政府已经了解这种情况好几个月了。 “我们只能看到一小部分的真相,因为我们只能在议会监督听证会上迫使他们说出 真相。而在疫情期间我们能够召开听证会的机会很少。”

ABC已经联系新州卫生部、哈扎德部长和贝雷吉克利安州长就此事予以置评。

上周五,新州政府宣布从上周日起取消每日新闻发布会,不过州长在周一又宣布了疫情的最新情况。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