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出款人的保密基金支付了波特诽谤案的部分法律费用

神秘出款人的保密基金支付了波特诽谤案的部分法律费用

波特披露他诽谤官司的部分法律费用由来自不明来源的秘密信托基金的资金支付。

这位行业和科学部长周一更新了他的利益登记簿,披露一个叫“法律服务”的基金支付了现在已经中断的诽谤案的部分费用。

在申报中,波特称他作为潜在受益人“无法获得和该信托的行为和资金的有关信息”。和公司不同,在澳洲没有登记信托基金的要求,意味着基金的受益人,信托人和收入不公开。不清楚波特的法律费用中有多少是该基金支付的。

澳广报道说发给总理莫里森和三名其他议员的文档指控一名没有被披露身份的内阁部长1998年1月强奸他人,波特因此起诉澳广和记者Louise Milligan. 波特在报道后自认为报道中的部长并断然否认指控。

波特一再拒绝保证他会全额出诽谤官司的法律费用,今年5月拒绝排除支持者给他出资的可能。

在澳广同意给报道加一个编辑注解后波特于5月末同意中止诽谤案。编辑注解说他们并未有意暗示波特就是犯下强奸的部长,而且”双方接受一些读者把文章误读为对波特的犯罪指控。澳广并非有意误导读者,但对误读表示遗憾。”

澳广也同意支付调解费用但是不向波特支付赔偿。

在改变他的登记利益时,波特申报有额外来源的资金支付了部分法庭费用,列为“其他利益”。

波特说他是“完全以个人身份:提起此案- 已于8月31日正式结束 – 并发生费用。

“但是出于谨慎原则”以及为了与其他议员的做法保持一致,波特表示“以下款项最近或将很快支付”。

– 澳广支付给他的律师行Company Giles的费用并打到他账上的款项
– 一个名叫Legal Services的保密基金支付了部分我的费用。作为潜在受益人我未能获得该基金的行为或资金的有关信息
– 诉讼律师Sue Chrysanthou尽管签了商业收费协议,但是“没有对她用在我案件上的所有时间收费”,一些服务“在降低费用的基础上”提供

“尽管所有这些款项都是支付给我作为个人或是我个人的收益,出于透明和谨慎的原则,我根据成员利益登记第14条披露这些信息。”

第14条要求成员申报“和成员的公职发生可预见的利益冲突的其他利益”。

影子司法部长 Mark Dreyfus呼吁莫里森“立刻要求波特讲清楚他的捐款人是谁。”

Dreyfus在声明中说:“澳洲人需要知道谁设立了这个基金,谁出资,如何捐款。”

“如果波特真的不知道是谁出资的话,他就不该接受他们的钱。”

波特发言人说他根据登记册的要求进行了披露,但是拒绝说神秘捐款人支付了多少波特的费用。

“没有用纳税人的资金用于部长对澳广和 Milligan的官司,官司现在也结束了。”

今年3月波特的发言人拒绝回答《卫报》关于他是否在打官司中收到经济援助的问题,波特5月也回避了答news.com.au他是否有个富翁恩惠人的问题。

当时议会副书记Peter Banson告诉《卫报》说“只有在款项收到或兑现后”,才需要登记代表他们支付的作为礼物的法律费用。

5月当被问是否有其他人会支付他的法律费用时,波特回答:“如果有东西需要披露的话,那么在需要出现时我会披露的。”

波特表示他要参加选举,争取在他的选区 Pearce连任,但是工党在西澳的受欢迎度之高,让这个优势为7.5%的席位可能会成为被针对的目标。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1/sep/14/christian-porter-reveals-part-of-legal-fees-paid-by-blind-trust-with-funds-from-unknown-source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