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六个月会怎样,大流行将如何结束

疫苗接种和新变种之间的赛跑在Covid-19接触到几乎每个人之前不会停止。

科学家们对每个希望在未来三到六个月见到Covid-19隧道尽头光亮的人带来了坏消息:准备迎接比我们经历过的更多的爆发吧。

爆发会让学校关门,课程取消。接种过的养老院住户将面对新的感染恐惧。医院再次被压垮,员工们权衡返回办公室上班的危险。

专家们同意在大流行结束前,几乎每个人都要被感染或接种。或许两者都有。不走运的人或许要感染一次以上。带来新变种的传染同全球接种之间的赛跑在Covid-19接触到几乎每个人之前不会停止。

未来六个月会怎样,大流行将如何结束

伦敦地铁825

美国总统拜登的顾问,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Michael Osterholm说:“我预见全球继续病例增加。然后可能忽然下降。然后在今年北半球的秋冬见到疫情再起。”

随着全球还有几十亿人没有接种,消灭病毒无望,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随着各经济体推进重开,在课堂上,公交上和工作场所中出现更多爆发。哪怕随着接种率上升,总有人特别易感:新生儿,无法接种的人,接种过但是在保护水平下降时遭遇突破性感染的人。

未来六个月会怎样,大流行将如何结束

旧金山商家检查顾客的接种状况,824

未来几个月会艰难。主要的危险是出现可穿透疫苗的变种,但这并不是未来唯一的危险。

Osterholm 说:“我们会在至少未来数年疫苗推进中看到高低起伏。疫苗会有帮助。但是挑战在于,高到多高,低到多低,高低之间有多远?我们不知道。我能告诉你的是,冠状病毒的林火在找到所有的可燃烧的人类木材之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丹麦罗斯基勒大学流行病学家和人口健康科学教授Lone Simonsen说过去130年间人类经历的五次记录良好的流感大流行提供了一些这次Covid可能如何演绎的蓝本。她是研究此类事件高低起伏的专家。

全球最长的流感爆发持续了五年,它们往往是在平均2-3年内分成2-4波感染期。Covid已经出现了最为严重的大流行的样子,人类将在它的第三波中结束它出现的第二年 – 而结束还遥遥无期。

也有可能这种 SARS-CoV-2 病毒不会跟随过去大流行的脚步。它是不同的,新型的,也是更具传染性的病原体。迄今为止已经有460多万人死去,致命度已经是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来的任何爆发的两倍以上。

未来六个月会怎样,大流行将如何结束

830日马来西亚埋葬死者

尽管经历过惨烈的初始疫情以及有着相对较高的疫苗率,像英美以色列俄国等国又出现了创纪录的病例数。接种帮助减缓了重症和死亡,但是病例数上升意味着病毒感染了年轻人和其他未接种的人,让这些人中的重症率上升。

接种率不如人意的国家 – 包括马来西亚、墨西哥、伊朗和澳大利亚 – 在德尔塔的肆虐中正遭遇着他们最大规模的疫情。当病毒在这个星球上的很多地方都仍然失控时,很可能就会出现另一个新的变种。

Simonsen说历史证明病毒会随着时间推移自动减弱- 以防止扫荡宿主群体 – 的说法是错误的。尽管新的毒株未必一定比已有的更烈性,“随着病毒习惯于新宿主,大流行可能会变得更为致命。”

在疫情初期,人们希望疫苗可提供长期保护是可以理解的,就像给儿童提供的髓灰质炎疫苗那样。

冠状病毒具有一种“校对”机制,修复病毒复制时造成的内在错误,减少病毒从一个人传播给另一个人时出现变种的可能性。

但是全球的病例数如此之巨大,变异还是会出现。

墨尔本 Peter Doherty 感染和免疫研究所的世卫组织流感参考和研究合作中心主任Kanta Subbarao说:“在全球流动性中,我们面对着这个感染的巨大力量。“这抵消了病毒校对的能力。”

因此Covid可能会像流感那样,随着病毒发展,要求人们经常打加强针保持疫苗有效。

有些研究者说SARS-CoV-2 将让第一代疫苗完全无效。日本一个尚未发表以及经同行审议的研究显示用于跟踪此类发展的全球数据库中已经发现了德尔塔毒株中存在的潜在的危险突变。 迄今为止,有关当前毒株突破疫苗或引发更高死亡率的报告都还未经过严格审查。

Simonsen 说:“我们希望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天哪,不然我们就要从头来过。”

未来几个月更为严峻的可能性包括出现新的流感病毒或另一种冠状病毒从动物传染给人类。

Subbarao 说:“只要有动物宿主,未来就有出现另外一种人畜共患冠状病毒的可能。这就是我们处理当前病毒时,后面还有排着队的风险。”

Covid 会如何结束?

很清楚的是大流行不会在未来6个月结束。专家们基本同意当大多数人 -大概是全球人口的90%到95% – 都因为接种或感染而有了某种程度的免疫后,目前的爆发就可被驯服。

他们说关键在于打疫苗。

“没有打疫苗的人就像活靶子,因为病毒在北半球的秋冬会广泛传播,找到几乎每个人。”

未来六个月会怎样,大流行将如何结束

812日南非一个矿工在打疫苗

全球打了56.6亿针疫苗。但是诸如欧盟,北美和中国等地区的成功推广遮盖了其他地方的失败。非洲大多数国家获得的疫苗仅够给不到5%的人口打两针。印度仅打了只够覆盖26%人口的疫苗。

牛津大学医学史副教授Erica Charters说就像爆发一样,不同的地方的大流行会在不同的时间结束。她说各国政府需要决定他们能接受和多少病毒共存。

方法各式各样。尽管一些国家剑指零病例,全世界来说不可能彻底根除病毒。

像丹麦和新加坡等相对控制住病毒的国家已经走向了大流行后的未来,减少安全措施。而英美等国哪怕病例数达高峰也在开放。而中国大陆,香港,新西兰等誓言在本地范围内消灭病毒。因此这些地方可能是最后结束为了隔离大流行造成的破坏的国家/地区。

未来六个月会怎样,大流行将如何结束

88日,北京一家饭店的员工拿着体温计

Charterss说:“结束的过程不会是一致的。大流行是一种生物现象,但同时也是政治和社会现象。”

“哪怕现在我们也有着不同的方法。”

可能结束过程会乱糟糟,留下长久的遗留问题需要多年才能克服。而在那之前,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还得准备好更多个月在大流行的掌控中。

Osterholm 说:“我们要睁大眼睛,非常谦虚谨慎地靠近终结。任何认为大流行未来几天或几个月会结束的人则大错特错。”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9-12/6-month-covid-outlook-2021?srnd=premium-asia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