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日派对超级传播事件的48小时后新州政府才封锁悉尼全城

在生日派对超级传播事件的48小时后新州政府才封锁悉尼全城

在卫生当局发现他们未能遏制住悉尼西南一个超级传播事件导致的德尔塔爆发的两天后,新州政府才封锁了整个大悉尼。

当悉尼的马拉松封锁进入第12周,对议会调查提出问题的回答披露新州卫生局6月24日就知道他们未能遏制住与悉尼西南Hoxton Park的一个生日派对有关的Covid-19爆发。

州政府在6月25日仅对悉尼市中心和东区发布了居家令。

由于West Hoxton群发,政府在26日把封锁推广到整个大悉尼,而这个派对则被指责为把病毒传播到悉尼西区的罪魁祸首。

新州卫生局和卫生厅长Brad Hazzard提供的新信息和上个月厅长及首席卫生官Kerry Chant 向议会质询讲的话相悖。

Hazzard 6月23日说 “West Hoxton 病例爆了” ,触发了“我们现在怎么做”的讨论。

卫生厅披露当局6月21日首次了解到这个派对。

Chant告诉议会质询说6月25日时 “当时尚不知道West Hoxton 派对没有被遏制住”,而危机其实一天前就已经发现的。

州长贝瑞吉克莲,Hazzard和Chant一再拒绝说是否CHO曾建议是否应该更早封锁。

但是上个月Chant告诉议会质询说在和Hazzard讨论关于可能封锁的“关键问题”在于West Hoxton 是否被遏制。

她称之为“悉尼西南的播种事件。。。导致了封锁。”

播种事件带来51个病例

新州德尔塔爆发的第一例已知病例发现于6月16日 – 也就是悉尼封锁前10天 – 那是一个专车司机,他被怀疑从接载的美国空乘那里感染了病毒。

6月19日一名在Bondi Junction美发店工作感染了病毒的女性前往参加 West Hoxton 派对。

质询听闻至少有51个病例和这个派对有关,其中30人为参加者,21人为接触人。

对议会质询问题的回答披露新州卫生局6月21日开始回应派对事件,比宣布该群发的阳性病例早2天。

接触跟踪者后来发现他们错过了一些在派对后在社区里呆了至少5天的派对来客。


卫生厅对这一系列事件的描述如下:

“2021年6月21日新州卫生局询问一名感染者,此人报告说在6月19日参加了位于West Hoxton一个住宅举行的派对。

公共卫生组迅速让所有已知参加者都隔离;但是新州卫生局后来在6月24日被通知说还有额外的参加者没被隔离。

这些联系人很快被置入自我隔离 。”

在接触跟踪者几天内都不了解的参加者之一是组织这个派对的女性的父亲。

他回到墨尔本的家中后于6月24日测出阳性。

上个月Hazzard告诉问询说West Hoxton 群发引起了卫生厅内“高度的焦虑和担忧。”

Chant说如果当局早点知道该群发未被控制住的话,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这是在西悉尼的播种事件。。。。但是没有意识到。”

“当时以为很早就识别了群发,但是没有了解到遏制方面是有问题的。”

“当然回过头去看的话,可做出不同的决定。”

她说新州卫生局6月25日“迅速行动”,建议政府封锁悉尼市中心和东区的四个市政厅辖区,但是称当时还不够了解West Hoxton危机的程度。

“那天政府回应了我们对Waverley, Woollahra, Randwick, City of Sydney封锁的要求。”

“但是事件快速升级让封锁大悉尼其他地方变得合理。”

“封锁对快速控制悉尼东南的病毒蔓延有效果。”

“不幸的是,当时并不知道West Hoxton 排对没有被遏制住。”

又过了48小时才封锁全城

质询的主席,绿党上院议员David Shoebridge提问为何没有更早封锁西悉尼,新州卫生局和厅长办公室的回答提供了新的信息。

Shoebridge 告诉澳广说政府仍然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令人费解的是,又用了48小时才决定全城封锁,更奇怪的是,在他们意识到West Hoxton事件的严重程度的24小时后只封锁了东区。”

“政府拒绝给我们提供细节,拒绝让议会开会,以便我们可以直接向政府提问。被封锁了这么久的悉尼人,800万新州人有权从政府了解到更多信息,而不是我们迫使他们挤牙膏给出的的点点滴滴。”

“新州卫生局和政府了解这件事好几个月。而我们只瞥到真相一眼,因为我们通过议会调查聆讯挤了牙膏出来。”

周五州政府取消了每日新闻发布会但是今天州长还是要出来开发布会。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9-13/nsw-waited-two-days-to-lock-down-over-west-hoxton-party/100456434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