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悉尼面临百年一遇困境,州长赌博式解封不容出错

专栏作家George Megalogenis近日在《悉尼晨锋报》上发表题为《悉尼面临百年一遇的困境》的评论文章。

Megalogenis表示,疫情导致悉尼面临百年一遇的困境,这座全澳最大城市在经济、就业以及人口方面都将受到巨大的挑战。

Megalogenis认为,新州州长的解封计划是在赌博,而且这个计划不能出错,否则会让之前的所有努力功亏一篑。

全文如下:

没了悉尼,澳洲还能走向繁荣吗?

这是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实施史上最具 挑战的实验性政策时,向澳洲经济提出的可怕问题。

根据她的计划,一旦新州成年人口的疫苗接种率达到70%,就将放宽疫情限制令。 这个计划是不容出错的。

如果“解封”过快,之前的防疫努力将功亏一篑。7月开始的二次衰退可能会延伸到 2022年,把经济打回2020年封锁时的谷底。

届时,我们将处于一个未知的领域。

在此之前,澳洲经济地震的中心往往都是墨尔本而非悉尼。从19世纪90年代的土地泡沫和经济萧条,到20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经济震中都在墨尔本。

悉尼从上述经济地震中脱颖而出,经济实力得到了加强,而它更南的对手却付出了代价。

现如今,悉尼面临着百年一遇的衰退风险,这加剧了人口和财富向昆州和西澳等边境州转移的风险。

澳媒:悉尼面临百年一遇困境,州长赌博式解封不容出错

澳洲国内人口向北流动(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George Megalogenis)

其他州长和首席部长并不羡慕Berejiklian与新冠病毒共存的想法。维州州长 Daniel Andrews不情愿地承认了他无法消灭病毒,在制定更谨慎地解封路线图时, 维州听起来更像是新州的伙伴。

尽管Andrews和其他州长对Berejiklian的判断持谨慎态度,但他们私下里仍希望她创造奇迹。

据估算,新州将在10月晚些时候达到70%的疫苗接种率。Berejiklian也承认,届时医疗系统也将承受自疫情爆发后的最大压力。

Berejiklian在赌,防疫措施能够阻止新一轮的疫情爆发,新州经济会开始复苏。 但如果再次爆发疫情,只会迫使新州再次进入封锁状态。

澳媒:悉尼面临百年一遇困境,州长赌博式解封不容出错

Gladys Berejiklian(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Berejiklian自己也承认,即使新州成功解封,其他地区对新州的封锁也会对经济产生影响。其他地区在疫苗接种率达到70%之前,依然会对新州关闭边界,至少会对悉尼关闭。

Berejiklian周四向记者解释自己的战略时表示:“我不希望任何人认为,其他地区会在新州接种率达到70%的情况下,对我们开放边界。但是,我们可以放宽对本州 民众的限制令。”

现阶段令人不安的事实便是,各州和领地之间缺乏相互信任,联邦政府也没有体现出应有的作用。

澳媒:悉尼面临百年一遇困境,州长赌博式解封不容出错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摄影:Simon Letch)

2020年,联邦政府通过发放JobKeeper和JobSeeker让民众待在家中,但疫情补贴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停发了。

现如今,他们只会向受到疫情影响的民众发放“封城补贴”。 虽然这项补贴更有针对性,但其代价却是更多的员工被裁。

我们对墨尔本和悉尼的案例进行了研究来证明这一点。

墨尔本去年爆发第二波疫情期间,JobKeeper和JobSeeker让维州经济实现了软着陆。在2020年7月到10月这三个最为黑暗的封锁期内,墨尔本的就业岗位减少了4.7%。

到11月末疫情结束时,这些岗位又恢复了。

实际上,墨尔本只花了6周时间就恢复 到了疫情前的就业率。 虽然维州州长Andrews和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不喜欢分享功劳,但他们可以因为尽到了各自的职责而受到赞扬。

维州阻止了病毒扩散到其他州,而联邦政府为隔离期内的维州提供了帮助。联邦政府获得的回报则是,澳洲经济在维州缺席的情况下继续复苏。

现在,让我们来想想悉尼民众没有JobKeeper会是什么样的体验,他们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仅在封锁前7周,即7月到8月中旬,悉尼便损失了10.1%的工作岗位。

这些信息就包含在澳洲统计局周四发布的最新就业数据中。

与此同时,Berejiklian还在兴高采 烈地宣布其解封计划。

现如今,悉尼的就业岗位比去年3月中旬(即全澳首轮封锁前)少了7.8%。可以想象到的是,后期失业率还将上涨。

这也有助于向新州以外的人解释,为何Berejiklian选择在控制住疫情之前就要解封。

新的就业数据将于下周四正式公布,全澳范围内可能损失了3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新州可能损失了20万个,维州和昆州各损失了5万个。

它将终结关于澳洲是否处于二次衰退的争论。

这次的经济危机与2020年的不同,因为各州和领地没有线性的复苏路径。更复杂的是,当澳洲人被允许再次旅行时,会发生什么。

莫里森急切向滞留海外的澳人保证,他们很快就能回国。但这个等式的另一边,则是那些身在国内,在海外有工作和家人的澳洲民众。

他们会利用自己已经获得的“自由”,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在悉尼或墨尔本的酒吧里喝杯酒,还是去那些已经与病毒共存的国家?

出境人数大于回国人数的风险是真实存在的,尤其是澳洲可能正处于二次衰退的谷底。

澳媒:悉尼面临百年一遇困境,州长赌博式解封不容出错

1860-2020年海外和国内移民流动情况(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George Megalogenis)

历史不会站在悉尼或墨尔本一边。

去年,维州有30多万人流向其他州或海外,这是非战争时期最大的流出量,维州人口跌幅甚至比19世纪90年代土地泡沫和经济萧条时期还大。

当时,墨尔本是全澳人口最多最富有的城市。而人口的大量外迁,也意味着这座城市的黄金时代走向终结。

维州人口上次出现净流出,还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期间。

当时流向昆州的人口通过选区边界的重新划分,使得澳洲的政治权力中心向北移动。

澳媒:悉尼面临百年一遇困境,州长赌博式解封不容出错

人口迁徙让昆州在澳洲政坛崛起(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人们很容易把去年维州的封锁看作19世纪90年代和20世纪90年代历史的重演,但 2021年悉尼疫情爆发可能会改写这一剧本。

仅去年,新州就有7000多人迁出。现如今,悉尼已经是澳人最可能离开的城市。

自上世纪80年代的经济衰退以来,新州每个季度流向其他州的人口都比来到新州的多。

Berejiklian应对她所希望的事情保持谨慎,她向民众许诺的自由,可能是他们离开悉尼的门票。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