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潜在健康状况”?几乎大家都有

观点:“潜在健康状况”?几乎大家都有

在新州的每日新闻发布会上,死亡以年龄和“潜在的健康状况”来归总。我们被灌输着认为那些死亡没有发生在健康的年轻人身上- 那些经济上有产出,重要的“宝贵”的社会成员 – 而只发生在年老,虚弱的,身体不佳的人身上。

换句话说就是枯木,为这些人损害经济的成功或哪怕打断人们的享乐都是疯狂的事。不管有没有Covid我们预计他们总归要死的。


斯堪的纳维亚语中他们用森林的比喻把这些人分类为“干燥燃料”, 那些堆积在森林地面上的脆弱的灌木丛准备好燃烧,万事俱备只欠那命中注定的火花。这种说法以其隐含的意象和准达尔文主义的简单直接而令人难以抗拒:1950 年代苏联海报上的工厂工人排成队列向前进,工人们前臂肌肉发达,下巴有着坚毅的线条。

生产着,活着,爱着 – 这些人肩负着完成人类社会和生物命运的重任。当然他们会在一定程度内扶老携幼 – 他们也不是全无心肠 – 但也只是在一定程度内。一旦老弱病残对前进的步伐造成太大的影响,那就要摆脱感性,以及那些阻碍着“我们”前行的无效元素。

但是到底“我们”是谁?我在写此文时,对面坐着我次子的20岁的女友。她是一个很棒的年轻人,生长于困难的家庭环境,很早就辍学,但完成了木船建筑的学徒阶段。她在空军中升到不低的职位,现在在做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并同时攻读这一领域的学位。她有洞察力,有趣,善良,还计划要学医。她也是极为脆弱的一型糖尿病患者,从婴儿时就要打胰岛素。

她因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而多次住院,并罹患几样糖尿病并发症。可以放心的是如果她不小心感染了Covid 并死亡,那么在每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她会被归类为“具有基础病的20岁女性”。 事实上有一半澳洲人有至少一种慢性病,超过20%的人年过60岁。所以让人们相信那些死者是“其他人”是绝妙的话术。他们不是“其他”,他们就是我们,而我们都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在某种程度上,“经济”实际上是移动的代号,是为了创造利润而不断移动人和事物的过程。限制移动 – 对付病毒的最有力武器 -则阻碍了利润的有效创造。只要说服一群动物中的大多数:只有最虚弱的最边缘的动物会被猎物捕食,那么这群动物就继续移动。不管这是不是真的,或者会不会这群动物中的相当部分会被吃掉都无关紧要:几年后人口增长就会解决这问题。必须做的是让人群保持移动。

几十年的自由主义政治哲学部分破坏了集体命运和集体行动的想法。最重要的就是个人,而有人狡猾地指示个人必须向前走,为了“经济”的缘故放弃老弱。这种理念的目的看上去越来越像是为了向越来越少的寡头提供超额的利润。

作者David Berger 是澳洲北部的一位急诊医生。

https://amp.smh.com.au/national/underlying-health-conditions-that-s-almost-all-of-us-20210904-p58otg.html?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