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墨尔本“沦陷”:澳洲总理该下台了?

阅读导航

  • 陆克文的电话
  • 辉瑞在哪里?
  • 澳洲疫苗
  • 一手王炸
  • 风继续吹

陆克文的电话

澳洲前总理,工党大佬陆克文(Kevin Rudd)被澳洲封城彻底激怒。

堪培拉政府一手好牌,全是王炸,临到头,却是举国疯乱,二大城市悉尼、墨尔本全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陆克文近些年不仅胖了几圈,像有年轮的树墩,眼睛也咪在一处,胡子遮挡着往日那个俊脸。

他是退役总理发言最多的,每逢国家有要害部门需急诊,几乎都现出他的身影, 上打默多克,下讽莫里森,当今澳洲武林也只有他了。

澳洲耗时二年,与疫情斗、与封城战, 尤其这些天悉尼的一封再封,陆克文再次被“吹”上前台。

估计他对澳洲研发疫苗失败,及订购美国疫苗之低效,早按耐不住,他在美国可是“神通”人士,华盛顿政界还是纽约华尔街,陆克文无不信手拈来。

据说这次,他亲自致电辉瑞CEO索取疫苗,并试图就辉瑞与澳洲提前供应疫苗合同邀功。

莫里森怎能容忍卧榻之侧的风头,何况这风吹的还是工党的口。

但陆克文一不小心揭开了一场澳洲政坛的生死劫…

辉瑞在哪里?

澳洲广播公司ABC的报道,详列陆克文“越俎代庖”抢疫苗的事。

他曾与辉瑞CEO Bourla博士用Zoom 交谈过,并利用那次通话询问对方是否可能将大量疫苗提前在今年第三季度发往澳洲。

在回应陆克文的要求时,Bourla博士说他将亲自研究还能做些什么。

“我这样做不是作为澳洲政府的代表,而是纯粹作为一个关心国家福祉的澳公民的私人身份,”陆克文道。

他补充说,他 “提出了澳洲会寻求大规模预购辉瑞2022年疫苗’强化剂’的可能性。”

陆克文当然知道澳洲民主政体的规则,前任不可干涉现任政事。

事后,陆克文致电澳洲财长Josh Frydenberg ,以确保他对这一讨论知情。

还觉不妥,陆克文在6月30日给总理莫里森写了一封信,信中一五一十把与辉瑞的那些谈话告知总理。

莫里森岂是“小心眼”的人?知情后按捺不住一颗憋屈的心,与联邦卫生部长Greg Hunt对此事件开始泼冷水。

试想,陆克文一次Zoom视频电话,就能帮助澳洲提前获得疫苗供应协议,堂堂堪培拉政府何有颜面留存?

副总理乔伊斯嘲笑工党吹嘘所谓的“陆克文天才”,并批评前总理参与了与辉瑞的交易。

最“右”之一的那个国防部长彼得达顿告诉天空新闻,“陆克文总想着寻求满足公众的赞美”。

卫生部长Greg Hunt说,辉瑞公司并非被直接游说成功,并说陆克文没有 “实质性的贡献”。

Hunt 先生也不小心漏了嘴,他承认政府中没有人与辉瑞CEO Bourla会过面。侧面挑明了如此关乎国运之事,莫里森政府不仅没有寻求美国总统帮忙,连辉瑞CEO都“懒得理”。

事实是,或巧合的是,陆克文的电话后,政府与辉瑞达成协议,今年预订的4000万剂疫苗中的一部分将提前交付,供应量提升到每周100万剂,是5月和6月每周平均交付30万剂的三倍。

许多人更愿意相信的是,堪培拉政府只是与辉瑞澳洲负责人Anne Harris会过面,他们根本没有“能力”直接与美国辉瑞对话。

据报道堪培拉政府在去年年中与辉瑞的谈判中表现出粗鲁、不屑和吝啬的态度。

ABC 报道也称,辉瑞高管在 6 月告诉一位澳洲商人,他们对莫里森没有直接与CEO Bourla交谈感到惊讶,而以色列前总理本杰明曾30多次致电。

日本首相菅义伟与辉瑞老板通电话后,导致日本到 9月增加了5000万剂疫苗。

加拿大人总理特鲁多与Bourla通了很多电话,加拿大的疫苗接种率为 41%,是澳洲四倍以上。

欧盟主席冯·德莱恩更是称辉瑞老板“亲爱的阿尔伯特(小名)”。

几乎所有西方国家领导人中,只有莫里森“傲慢”地不理会辉瑞。

陆克文电话门事件本周持续发酵,《澳洲人报》称,莫里森支持率下降了9个百分点,从 27% 下降至 18%,人民的眼光是雪亮的。

陆克文曾直言,莫里森政府在隔离和疫苗推广等方面出现了失误,卫生部长Hunt应该辞职。

而工党卫生部发言人Mark Butler则表示,莫里森也应该一起下台。

莫里森政府正打算着,把辉瑞公司在澳洲疫苗推广作为“全球范例”进行报道。

但没想到陆克文撕掉了这块遮羞布,也揭开了本是一手王炸的澳洲疫苗战略,如今落得如此下场…

澳洲疫苗

自疫情爆发,澳洲是全球疫苗研发最卖力的一个,医学实战能力,澳洲早有挑战美英的资本。

但在莫里森政府的带领下, 澳洲是彻底的一次疫苗大败退。

去年,政府终止购买昆士兰大学疫苗的消息,还有人记得否。

这是令所有澳洲人感到震惊与惶恐的时刻, 不仅是某个机构的失败,它还是澳洲一年疫苗战略失败的宣告。

昆大疫苗使用一种全新且未经测试的“幼稚”技术,出现失败貌似“不足为奇”, 但莫里森持续高调唱好, 甚而政府背书“这即将是世界上最好的疫苗”。

澳洲在“诺曼底登陆”前的最后时刻选择放弃,此刻,最好的盟友援手并没有出现, 无论川普还是拜登已经要求疫苗“美国优先”。

莫里森政府赌注的就是自家昆州疫苗,计划中重码预订了5100万剂。

计划外则是1000万剂辉瑞,4000万剂美国Novavax和3380万剂阿斯利康(AstraZeneca)。

莫里森的疫苗计划明显厚此薄彼,辉瑞被他严重“瞧不起”, 长期只是边缘角色,认真犯了兵家大忌。

澳洲作为医学最发达的一个国家,莫里森政府手拿一手王炸,却到了今天等待别人施舍的地步…

一手王炸

去年初全球展开了疫苗“军备竞赛”,超过170种疫苗研发中。

很快,澳洲某些政客已洋洋自得,并认为昆州大学已在比赛中遥遥领先。

确实,澳洲医学水平处于世界第一集团军地位,许多人类重大医学发明来自澳洲,比如盘尼西林、多种类疫苗、人造皮肤、人工耳蜗等。

仅2000多万人口涌现出了众多对世界医学做出突出贡献的医学家,仅是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科学家就最少有7人。

墨尔本大学的波内特(Frank Burnet)

疫苗研究同样处于世界领先地位,1960年诺贝尔医学奖是墨尔本大学的波内特(Frank Burnet),1996年获奖者昆大的都第博士(Dr Peter Doherty)均是世界闻名的疫苗学专家。

总部设在墨尔本的CSL, 这家疫苗生产商市值曾超过1500亿澳元,数度成为澳股市值第一的企业,它就是美国苹果, 中国腾讯的存在。

CSL是全球疫苗技术的领导者,其 CSL  Seqirus 是全球第二大流感疫苗提供商。

再看昆士兰大学。不要以为澳洲只有墨尔本与悉尼大学,医学的王者在昆大,1996年诺贝尔奖的Doherty博士就是昆大的大神。

昆大有世界领先的技术,曾开发了针对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尼帕病毒、埃博拉病毒和流感病毒等的疫苗,可以说是疫苗界的领跑者。

从宫颈癌疫苗到治疗慢性神经性疼痛的药物,昆大因其研究成果而备受世界赞誉,并在过去的一个世纪成为澳洲生命科学研究领域的领头羊。

但在全球顶级科学家已公认“必须改变”疫苗基础技术后, 昆大却舍弃了长期敢于挑战创新的精神,选择了一条失败的不归路。

在疫情早期,墨尔本大学和皇家墨尔本医院的联合实验室Peter Doherty Institute,是世界首次在实验室内培养出新型冠状病毒毒株的。

这个位于墨尔本的世界一流病毒研究实验室,将该病毒标本立刻送到了昆大及世界卫生组织(WHO)密切合作的专家实验室,而WHO又将这一进展与全世界的实验室分享,包括辉瑞。

不光是墨尔本大学的助攻,很快,悉尼大学成功利用最先进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也成功分离出新冠病毒毒株。

与此同时,阿德莱德大学、莫纳什大学都积极备战,为昆大与CSL成功研发疫苗“无私奉献”。

在这场疫苗战役的最开始,澳洲小伙伴们绝对是无私、超常发挥的队友。

昆大生物学院院长保罗·杨(Paul Young 中间站立者)- 曾自信满满

单是去年,莫里森政府在为疫苗开发上的总支出为2.65亿美元。

澳洲有许多秘密武器,有世界上最好的科学家和医学研究人员,有世界顶级的CSL生产线。

但在总理莫里森带领下,这艘疫苗的泰坦尼克号却过早沉没了。

风继续吹

陆克文电话门揭开了关于澳洲疫苗的许多迷端。

许多人已经相信现任政府的无能,为何不求助美国总统,那可是“最好的盟友”,而且美国疫苗早超级“过剩”。

他们也相信政府赌注阿斯利康战略已经失败,但嘴硬到底,绝不认错。

陆克文或许是那个少林扫地僧,危机时来拯救国家,但一帮堪培拉怒汉欲把他先扫地出门。

如果是陆克文当政,悉尼可能就不会封城,墨尔本也不会再次哀鸿遍野。

陆克文最起码在有危机的时候,会拿起电话,解决燃眉之急。

还是那个问题?莫里森、乔伊斯、达顿及卫生部长什么时候和辉瑞CEO说过话?

澳洲疫苗推广已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甚至许多落后国家。

但昏庸的堪培拉政客却在暗中嘲讽陆克文的行为,连表面礼貌谢谢都省了,国难当头, 一片丑陋嘴脸如此不堪。

澳洲人该反省:总理是否该卷铺盖走人了?

每一个人,该是呐喊或拿起选票,做出决定的时刻了!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