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疫情对健身行业造成”毁灭性“打击!老板直呼”还有什么意义?“

墨尔本疫情对健身行业造成”毁灭性“打击!老板直呼”还有什么意义?“

自维州第四次新冠疫情封锁以来,没有人来Hampton的Sweatmaster Health and Fitness健身房注册过会员。

经过一年多的疫情,墨尔本bayside体育馆收回了近80%的会员资格,然后又经历一次疫情爆发夺走了收益。

健身房合伙人Leigh Witney估计,在6月为期三周的停摆期间,有20%的成员离开了,每周损失在5000至7000 澳元之间。但联邦政府的JobKeeper工资计划已经结束,所以健身房仍然需要支付昂贵的管理费用,。

在墨尔本取消居家令一周后,健身房于周五再次开放。在室内仍需戴口罩,但运动时可摘下,每个室内设施限50人,每一个小班限10人。从周五开始,一个班级将允许50人,300人可以共享一个空间。

维州首席卫生官布Brett Sutton仍辩称健身房是高风险场所,需要长期关闭。尽管行业游说团体Fitness Australia和VicActive提出了反驳。

Witney先生说,预计本周限制将进一步放松,但反复的封锁改变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并为健身房造成了不确定性,招不到新会员加入。

他说,人们不想为随时可能中断的服务付费,许多客户自己也失去了工作。

“开始,关闭,然后再开始……他们总会想,现在加入健身房有什么意义?’”

来自Brunswick钢管舞和滑稽表演工作室Bottoms Up Dance的Amanda Miller说,第四次封锁对她的心理健康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

她说,今年舞蹈工作室连续三周每周损失约14,000澳元。

由于不确定性,短期课程已经无人预定,她不愿意推广从8月开始的为期七周的初学者课程,因为担心它无法继续进行。

由于澳大利亚延迟的疫苗计划和缺乏专门的检疫设施,她不得不忍受更多的封锁。

Miller女士希望维州当局针对规则细节先认真咨询参考行业意见,这些规则承认不同的场所会承担不同的风险。如果没有,则需要更多的补助方案

“必须找到一个途径,否则我们的生意将会消亡。”

在第四次封锁期间,维州政府为企业提供了2500澳元的补贴,并加码提供2000 澳元,但Witney先生和Miller女士都表示这还不够。

两位企业主都表示,他们要聘请教师和私人教练,其中大多数人几乎没有得到政府的补助款,并认为这些人可能会永久离开该行业。

Witney先生有信心坚持下去,但他认为健身行业已经无法恢复到它曾经蓬勃发展的样子。

发布者:Selina,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