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亿人“家里蹲”,哪个行业可以拯救心病?

前 言

您能想象14亿人口“家里蹲”,所有社交活动被取消的情景吗?

2亿多孩子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不能找别的小伙伴?”

4亿家长表示,在搞定老人、小孩、工作、生活之后无数次在崩溃的边缘。

单身人士抱怨,网上聊得慌,线下见面不可能。

选择留在武汉没有回澳侨民说,病毒并不可怕,待在家里最大的是无聊。

空巷子,孤独感

在一个拥有14亿人口,并且越来越富裕的国家。因为一场疫情,这些人都只能选择“家里蹲”,街道空无一人,大多数餐厅关闭。

4亿人“家里蹲”,哪个行业可以拯救心病?"/

当学校无法开学、电影院关闭、酒吧和体育馆歇业,人们只能选择居家隔离的时候,不少人开始通过网络世界来对抗由此产生的社交孤独。

小红(化名)是北京的一名舞蹈教练,有一家自己的工作室。受疫情影响,所有线下活动都暂时停止,她的舞蹈工作室也无法开业。

自隔离措施宣布以来,她都在微信上举办在线舞蹈课,并通过智能手机帮助学员纠正错误的舞姿。

小红说:“跳舞和运动对我有很大帮助。”

“从情感上讲,它可以使我完全平静下来,并可以帮助其他人呆在家里的人及时处理自己的情绪。”

随着隔离举措的进一步升级,她的直播平台有时会有好几千人同时在线参与互动。

她说:“我会避免讲授复杂的技巧。就目前而言,仅将每个人聚集在一起就足够了。”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内,在线健身课程市场蓬勃发展,和线下实体的一片惨淡形成鲜明对比。

蹲久了,无聊感

在武汉,阿德莱德侨民西蒙•卡特(Simon Carter)、他的中国妻子和女儿表示,相比新型冠状病毒,他们更关注蹲家久了的“无聊(cabin fever)”感。

4亿人“家里蹲”,哪个行业可以拯救心病?"/

卡特在武汉住了四年,同时武汉也是他妻子的故乡。

两人相识于2015年,当时卡特在阿德莱德大学攻读数学博士学位。目前,卡特在武汉一所大学教授地球物理学。他们的女儿Imogen快7岁了,在武汉市中心附近的武昌上学。

在澳大利亚撤侨行动中,卡特选择和自己的家人留在了武汉。他说,家里蹲久了,就容易有烦躁不安的情绪。

有一次他妻子让他吃饼干时用盘子接着,因为地板上有碎屑。他很不耐烦地说:“我不用。”

妻子拿起他最喜欢的LP唱片扔出了公寓,并威胁称要摔小提琴。随后,卡特叫停了这场家庭战争。

是在担心这场病毒吗?卡特说没有,而是闷久了的焦虑感。

目前,卡特一家也开始有了新的乐子。他们会选择拍一些小的有意思的短视频发到网上和其它网友进行互动。

另外,女儿所在的学校也启动了在线课程。一家人似乎又开始恢复到了疫情前“忙碌规律”的生活。

事实上,自疫情开始以来,“在线教育”迎来了发展史上前所未有的传播力度和扶持程度。大小平台均加入了这场在线教育所带来的盛宴。

疫情成了一针催化剂,在线教育迎来了一次空前、甚至此后也再难复刻的历史性机会。

其中,在政府一声禁令之下,澳大利亚高校也开始了求变之旅。

根据《悉尼晨锋报》的报道,至去年11月末,有超过25万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学习,学校类型包括中学、职业学校、语言学校和大学。

现在受旅行禁令影响,有约10万中国留学生无法赴澳就学。已经有澳大利亚大学尝试采用线上教学,以应对入境禁令。

在线教育的高光时刻

在线教育的历史轨道被意外调整,疫情带来的在线教育“小气候”正在推动一场盛宴。

4亿人“家里蹲”,哪个行业可以拯救心病?"/

2020年,极有可能成为澳大利亚在线教育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之年。

事实上,作为一种极富前瞻性的投资战略,去年4月, 就业和教育服务提供商Seek Limited (ASX: SEK) 宣布投资于两家高速增长的全球在线教育企业: FutureLearn和Coursera。

自那时起,Seek 从每股18澳币的价格上涨至上周五收盘的23.64澳币。

Seek以大约9,200万澳元收购了FutureLearn 50%的股份,并以约5,000万澳元收购了Coursera的少数股权。

FutureLearn是全球领先的在线教育平台,拥有超过2,000万名注册学员和900万名学习者,代表150多所高等教育机构提供短期课程、证书培训和学位。

这些机构包括全球排名前200所大学中的50所和澳大利亚的10所大学。交易完成后,FutureLearn的创始股东开放大学 (Open University) 将保留该公司50%的股权。

Coursera是全球最大的高等教育在线学习平台,拥有4,000万名学习者和1,800家企业,可以提供150多所顶尖大学3,200门课程和310个专业的学习机会。

Seek与现有投资者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Future Fund以及Capital Research Global Investors共同参与了1.03亿美元的E轮融资。

除了Seek,在澳大利亚的资本市场上,多家在线教育商开始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

2019年12月底,高等教育软件公司OpenLearning(ASX: OLL)成功在澳交所上市。这家初创公司通过IPO成功募集了800万澳元,超出了最初融资计划(600万澳元)。

据公司公告,截至2019财年末,OpenLearning已汇集了来自62个教育提供商提供的7900门课程,拥有174万名注册学习者,成为全球最大的在线教育平台之一。

澳交所市值最高的在线教育股是3P Learning(ASX:3PL),市值1.2亿澳元,是一家正在深耕中国职业教育领域的教育提供商。

其次是睿泰集团(Retech Technology, ASX:RTE),市值1亿澳元。Retech不仅通过互联网,还通过其他平台(例如手机和社交媒体)为大型企业如梅赛德斯·奔驰、麦当劳、华为和中国银行提供在线教育服务。

不久前,这家公司还收购了一家语言学校,并在努力扩展其SaaS产品,同时拓展香港以外的亚洲其他市场。这家公司最近还与日本的在线教育运营商成立了合资企业。

机构分析师Pitt Street Research看好Retech的前景,认为Retech的股价可能高达1.49澳元,该股目前股价在40澳分左右。

在线教育之伤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在线教育的市场份额不足10%。

但是,疫情所带来的广泛冲击为这个行业打开了向上的通道。据预计,未来五年内,在线教育的市场份额有望超过30%。

4亿人“家里蹲”,哪个行业可以拯救心病?"/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指出,这也为澳大利亚相关机构和企业带来的千载难逢的契机。

但是,谈到在线教育,粘性是一个硬伤。

以目前在中国流行的青少年英语在线学习课程为例,在最早的ABC、VIP等出来之后,很多类似产品和服务供应商均迫不及待的想要分一块蛋糕,资本烧钱也非常厉害。

但是,且不说一堂20分钟的课程能学到多少东西,学生中途退出便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些课程动辄以年计,但是实际上很多学生一个星期也坚持不了。

新南威尔士大学校长Ian Jacobs指出,开发这些在线顶级课程费用十分昂贵,因为它不仅仅需要教授学生,更需要老师与学生,甚至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互动,而且还要能够评估和回应个别学生的学习状态以及学习能力。

他说:“它需要被精心设计,才能让学生有动力继续学习并且不会中途停滞。”

此外,教师的不固定性、联网的流畅问题、互动设计不足、以及学生个体差异所导致的糟糕客户体验都是这个行业所需要解决的挑战。

结语

时代在前进,人类在发展,技术在进步。

毫无疑问,城市的发展带给了我们很多的获益,但是与此同时,当城镇化把大量人口集中在一个地方,人类对环境未知的风险就会凸显无疑,一如目前的疫情。

经此一役,很多澳大利亚企业开始重新审视在华市场的战略,并重新赋予技术的价值。

根据澳大利亚商会对在华运营澳大利亚企业的调研,超过半数的受访企业预计一季度收入下滑幅度不少于20%。

由于疫情,36%的受访企业表示在重新审查在华经营战略。

澳大利亚商会首席执行官杰克•布雷迪(Jack Brady)指出,疫情不仅对健康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对中国、澳大利亚乃至全球的商业格局将带来深远的影响。

时势造英雄,在线教育的高光时刻能否持续,时间会给我们最好的答案。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0)
上一篇 2020年2月16日 下午9:27
下一篇 2020年2月17日 下午4:4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澳洲财经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