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澳洲税局(ATO)统计披露:不缴税的百万富翁和最富最穷邮编

2018-19年度有66名百万富翁没有缴税,澳洲收入最高的人继续来自悉尼港湾周边郊区,而全国收入最低的地方是被干旱蹂躏的新州中部。

曝光!澳洲税局(ATO)统计披露:不缴税的百万富翁和最富最穷邮编

澳洲税务局(ATO)的最新税收统计数据是基于2018-19年度1470万澳洲人的报税记录。

澳洲研究所的数据分析显示,在该财政年度,有66名收入超过100万澳元的澳洲人没有缴纳一分钱的所得税,而前一年则有73人。

还有156人报告收入在50万至100万澳元之间,但没有缴税。

澳洲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Richard Denniss说:“澳洲的税收制度既复杂又不公平。”

“许多中等收入者因所得税的综合影响面临近100%的边际税率,并且失去了家庭税收优惠和托儿福利,但在澳洲,有的人收入超过100万澳元,却不交一分钱的税。”

“人们总是呼吁简化税收制度,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复杂性并不是偶然的,内核是大量的避税。”

悉尼人赚得最多,受干旱影响的新州地区赚得最少

ATO数据显示,全国收入最高的邮编有7个位于悉尼,而收入最低的邮编有6个位于新州地区。

悉尼的Double Bay和墨尔本的Toorak继续居住着全国收入最高的人,他们的应税收入平均超过20万澳元。

曝光!澳洲税局(ATO)统计披露:不缴税的百万富翁和最富最穷邮编

Double Bay的3572名纳税人——邮编为2028——的平均应税年收入在所有邮编中最高,收入为202598澳元。

Toorak和Hawksburn——邮编为3142——的10054名纳税人排名第二,平均收入为201926澳元。

排在第三位的是居住在悉尼Darling Point、Edgecliff和Point Piper的6052名居民,他们的平均应税收入为199813澳元。

悉尼或墨尔本以外唯一进入前10名的邮编是6011,其中包括珀斯的Cottesloe和Peppermint Grove,其平均应税收入为179403澳元。

居住在新州和昆州乡村地区的人是全国平均收入最低的人。

居住在当时干旱肆虐的2386邮编的226人,包括位于新州的Walgett和Narrabri之间的Burren Junction和Dridool,平均损失近10000澳元。

下一个最低的邮编是邻近的Rowena——2387。这里有117人,平均收入低于1000澳元。

医生继续占据收入榜首,食品工人在挣扎

税收统计显示,外科医生的平均收入最高——394303澳元,麻醉师的收入仅略低,而内科专家则排名第三。

金融交易员在收入榜中排名第四,平均年收入275984澳元。

早在COVID-19大流行发生之前,通常比较年轻、从事兼职或临时工作的餐饮工作人员就已经是平均应税收入最低的人群。

排名靠后的是“快餐店厨师”,他们的平均收入不到2万澳元,而服务员也在收入排名的后10位,收入不到2.5万澳元。

家庭清洁工的收入仅略高一些——略高于27000澳元。

政府的税收从何而来?


绝大多数来自于你。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所有税收收入中有一半以上来自个人所得税,另有5.2%来自自供养老金基金收入的税收。

ATO表示,15.5%的税收收入来自于向消费者收取的消费税。

曝光!澳洲税局(ATO)统计披露:不缴税的百万富翁和最富最穷邮编

刚比五分之一多一点的税收收入来自于公司税。

至于我们当中谁交的税最多,一般是那些高收入者。

虽然只有3.5%的澳洲纳税人因年收入超过18万澳元而属于目前的最高所得税税级,但这些高收入者贡献了31.5%的所得税收入。

最大的纳税人群体——41.7%——收入在37001澳元至90000澳元之间,接近40%的报税人的收入低于37000澳元。

虽然超过80%的纳税人每年的应税收入低于9万澳元,但他们占所得税收入的比例不到三分之一。

曝光!澳洲税局(ATO)统计披露:不缴税的百万富翁和最富最穷邮编

然而,澳洲研究所的Richard Denniss认为,这就是累进税制的运作方式,在莫里森政府的第三阶段减税政策于2024-25年生效后,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变得更糟。

他告诉ABC新闻:“政府的第三阶段减税政策和他们取消中低收入税收抵扣的决心,将使本已糟糕的情况变得更糟。”

“所有那些年收入低于90000澳元的澳洲人的生活将变得更糟,而那些年收入超过200000澳元的人的将比以前多9000多澳元。”

我们是如何赚到钱的?

在2018-19年度报税的近1470万人中,近五分之四的人从工资或薪水中获得收入。

超过一半的人(56%)报告说有利息收入,但由于储蓄额小,利率低,典型的回报只有64澳元,而此后的利率甚至进一步下降。

虽然邮资抵扣退税成为2019年大选中的一个重要议题,但ATO的数据显示,申请退税的澳大利亚人相对较少。只有五分之一的纳税人获得了印花税优惠,而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人会获得工党政策所针对的那种现金退税。

房东人数继续走高,达到224万,其中58.6%的房东继续亏损(不包括潜在的资本收益)——平均申报的净租金损失为1352澳元。

然而,这一损失比前一年的1623澳元有所缩减,当时60%的房东支出大于租金收入,而且此后可能进一步减少,因为抵押贷款利率已大幅下降。

ATO的数据表明,虽然租金抵扣额与上一财政年度大致相同,但房东的租金收入略有增加,缩小了他们的普遍损失。

曝光!澳洲税局(ATO)统计披露:不缴税的百万富翁和最富最穷邮编

ATO对欺诈、不合格或夸大的工作相关费用退税的各种打击似乎产生了一些效果,退税数额从895万下降到889万,平均退税额下降了93澳元,达到2331澳元(中位数或典型的退税额小得多,为1045澳元)。

申请慈善捐款退税的澳洲人变少,为421万,而上一财政年度为443万。

这意味着去年只有29%的人向可抵税的慈善机构捐款,或者要求扣除他们的捐赠。

不过,那些捐款的人捐得更多,平均年度捐款增加了87澳元,达到933澳元,典型的人在一年中的捐赠增加到120澳元。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 … postcodes/100197694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