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再次“中弹”的倒霉蛋?

阅读导航

  • 防弹团与模特         
  • 执行力?      
  • 这是一个烂摊子      
  • 新州仅仅是好运?   
  • 唯一的机会   
  • 结语   

防弹团与模特

江河浩荡, 一排浓雾自亚拉河升起。

草地上铺满厚厚的冰霜,烟雾笼罩着皇冠赌场蛋黄色的灯光,寂静无声,偶然几只海鸟从河面俯冲过来。

这是初冬的墨尔本, 这是再次封城的早晨。

盼望已久的韩流防弹少年团(BTS),本来下月登陆澳洲,恐怕是不会来墨尔本了。

预定好的K-Pop(韩流)墨尔本世界音乐节座位,昨日的邮件也告知被终结。

莫非火遍全球的BTS下一站,只有悉尼?

或许是吧,那厢边,悉尼大桥已经铺上了红地毯,一众顶级模特的红男绿女,在歌剧院的背景下,摇曳生姿,一片太平盛世的光景。

这是著名的澳洲时装周开幕,墨尔本人依然无福消遣,或近距离欣赏“出道即巅峰”的澳洲设计师约旦·达拉(Jordan Dalah)的新系列。

执行力?

5月27日,维州代理州长James Merlino宣布了第四次为期7天的封锁。

6月2日,墨尔本封城官宣延长再至6月10日。

整个澳洲大地,墨尔本这个节拍, 其他州拍马难追!

维州人对封锁早不陌生:学校关闭,不得离家,禁止堂食,零售店关闭…

没人知道6月10之后,是否封城令还会延长。

陷入封城漩涡之时,需要追问的是:为什么总是维州?为何每次爆发从西北区开始?为何墨尔本人是倒霉蛋?

第一个病例是周一发现的,而周四才执行禁令,是执行力的问题吗?

看看几乎同时爆发的中国广州,发现病例,政府几乎第二天宣布,所有人等,必须持有绿色健康码,及72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方可离开广州。

随之而来的是,广州白云机场超过500航班取消,民众打疫苗的劲头是澳洲无法比拟的,广州多个接种站大排长龙,甚至通宵轮候。

爆发点荔湾区,更是要求区内上百万人两天内完成核酸检测,对重点区域实施封闭式管理。

或许有人会评论:强大的执行力,灾难与后果也大。

有如此故事来说明执行力:

刘备正小憩,帐外传来喊杀之声,关羽入帐道:“曹军杀到,大哥速走!”

刘备大惊:“云长,帮我断后”

“没问题!”关羽手起刀落,床头玩耍的刘禅被砍成两截。

刘备震怒:“尼X,我说的不是这个!”

关羽转身一刀又砍死了一旁的刘封。

” FUXX!也不是这个!”

刀光一闪,刘备腿间一片血红…

看看晚间新闻里,堪培拉国会山一众“大侠”议员们,挥舞着拳头,唇枪舌剑地互相诋毁,莫里森不停在呼喊“Mr.  Speaker” ,除了光鲜的衣服,与村里悍妇叫骂无异也!

这或许是夸张,但执行力在澳洲,就是“浆糊上的蚂蚁 — 一动不动”。

这是一个烂摊子

墨尔本封城,印象最深的一个网评是:“维粥, 咱能不能争气一回,就一回!”民众沮丧之态尽显。

一位曾受聘呼叫中心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使用的计算机系统里有许多不正确的数据。

“这是一个烂摊子。真的是这样”

她说,“被隔离者的信息很多是错误的,日期也不一致,到目前为止,它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希望,而一个错误就可能导致高度传染的病毒流入社区。” 

但被问及维州追踪工作搞得“如此错误”时,代理州长说,任何关于接触者追踪工作失败都是“一个荒谬的说法”。

过去一年多来的顽疾就是这个系统,维州人曾忍受了三次封锁,希望接触者追踪问题得到解决,但目前这个问题仍然持续存在。

代理州长叫詹姆斯·梅利诺(James Merlino),他是谁??那家伙叫什么名字?

他是安德鲁的代理人,他是被反对党讽刺的主角。

维州州长丹·安德鲁(Dan Andrews)是澳洲政治中最知名的面孔之一,但三月份在自家楼梯上莫名滑倒。

在议会任职近20年之后,维州很少有人知道梅利诺这个意大利二代移民是何方神圣。

政坛上,安德鲁表现更多的政治家风度,而梅利诺则一直担任工党首席攻击犬的角色,用中国话形容:一个唱红脸,一个演黑脸,这是他不被反对党及媒体待见的原因。

维州再次开启了每日例行发布会的节奏,那几个熟悉的面孔又频繁出现在了电视上,当然,除了安德鲁。

好在,正牌州长安德鲁先生,据说6月就要王者归来,他会带来好运吗?

新州的运气不是更好吗?

新州仅仅是好运?

新州女州长号称是艺高人胆大, 每次都风轻云淡地带领悉尼渡过难关,与昆州那个与她“对着干”的女拳击手州长形成鲜明反差。

与维州的对决,她几乎是完胜,尤其是新州接纳的国际旅客数量,足足是维州的4倍!

每个人都知道,海外输入才是澳洲疫情的最大隐患,从这个角度看,新州的输入性风险,其实数倍于维州。

从去年疫情爆发至今,新州既没有出现像维州那样长期封锁,也没有万人空巷式的绝望场景。

去年9月,维州大大小小官员们曾“谦虚地”飞抵新州“取经”,而抄作业的本事明显没有到位。

俩个澳洲经济最强体之应对措施,虽很难直接比较,但在追踪接触者方面,新州和维州差距明显。

新州是分散式管理,靠的是地方卫生系统,利用当地社区的团队来进行接触者追踪,这是协作作战的典范。

维州是集中家长制,州长感觉像战争总司令,但管理水平及服务部资源严重不足,接触者追踪能力外强中干,一些工作人员甚至来自其他州。

5月末维州政府紧急招募医学、护理和专职医疗学生,帮助追踪接触者的,正是这个部门。

纵然已有大约2400人工作到位,但人数依旧不足,流行病学家、临床医生、后勤人员、电话接线员、数据输入人员、病例管理、接触者追踪和疫情管理人员…

急需的人员俨然像战场一样,需要前赴后继的人才不断补充,可惜,大部分作战人员连培训都省了,直接上线。

或许是新州更幸运, 他们已经逃过二次劫难。

或许自信与自满的后果,还需走着看。

比如,澳洲7号台前几天报道,近8000人飞抵悉尼后豁免强制隔离,直接回家!

绝大部分申请获批的理由为“出于同情”,其次为“亲人离世”,“患有绝症”以及“精神健康问题”。

一旦豁免申请获得新州政府的批准,入境旅客就可以直接从机场返回家中隔离。

好莱坞一批大腕,包括妮可·基德曼,就是如此堂而皇之地从美国直接返回他们自己的豪宅中。

据说,疫情专治各种不服,新州就放马过来吧。

唯一的机会

国际医学专家已经预测过,病毒将与人类永远共存。

墨尔本还将不停地钟摆式封城吗?

虽然寒冷的天气和纯粹的偶然是政客们“诱导”选民,这是墨尔本传播的原因。

但,澳洲人是到了需要一劳永逸地解决战斗的时候了。

这个终极解决方案是北领地的霍华德·斯普林斯(Howard Springs)计划。

莫里森政府现在正在扩大此基地,但反应明显太晚了。去年10月的建议,其他反对党一直在敦促政府尽快推进,时间再一次证明了侥幸只有更大的损失。。

霍华德基地需要最少 3000 人的容量,而目前最多可容纳 850 人。

3月,联邦政府宣布有意将人数从 850 人增加到 2000 人。即便如此,它仍然只能处理大约 15% 的澳大利亚人回国病例。

同时,堪培拉正在打算将霍华德基地的运营移交给北领地政府,可惜那里还没有国家级的检疫设施。

澳大利亚医学协会的达尔文分支机构已经担心,从联邦工作人员到本地的移交将降低专业知识水平,并增加病毒爆发的风险。

这是解决澳洲人面临危险的唯一方案,解救维州人,并让其他州的人永远好运下去的良策。

结语

变异病毒从英国,南非,巴西版本,再进化到印度, 已经练就人类“见光死”的节奏。

当我们以传统医学眼光认为,病毒“正在”消亡时,印度双突变变异新冠来了。

据说,只需短时间接触,哪怕只是一个擦身而过,都可能让人被感染!

这个传说,在澳洲很快变成现实,一名返澳旅客在隔离酒店开门取餐,正巧对面的隔离者也打开了房门,短短18秒,病毒传播了。

美国人已经得意忘形,飞机已经爆满, 口罩已是浮云。

英国人终于没有人死亡案例,国际边境准备大开。

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民众已经迫不及待地周游世界。

澳洲人呢?把挖苦墨尔本人的“再次中弹”当成了小品,新州人“自豪”之态溢于言表, 真的以为他们有金刚罩护身, 永远幸运。

但是倒霉蛋的墨尔本人有最深的体会:病毒专制各种不服, 等着瞧…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