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知华派去哪了?

阅读导航

  • 澳洲知华派去哪了?
  • 澳洲的知华派
  • 澳洲知华派的处境
  • 澳洲没有亲华派,但需要知华派
  • 结论

澳洲知华派去哪了?

澳洲政治圈层再失一位知华派大将。

上周,现任澳洲外交与贸易部常务副部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宣布,将于6月25日正式卸任现职,并将从10月起担任接任南澳州总督一职。

Image

外交与贸易部常务副部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  图片来自网络

消息一出,许多坊间小道消息终于可以尘埃落定。

但是,我关心的是,澳洲又少了一位顶尖的“知华派”。

什么是“知华派”?

知华派往往指熟悉中国的政治及文化,并长期与中国打交道。或者是家庭成员中有华裔人员,能深入了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处事哲理。

但知华派并非“友华派”,并不排除对中国抱有敌对态度的派系。

那知华派的作用又是什么了?

“理性对待双边问题。知道怎么与中国打交道,有底线,不乱出牌。”这是美国知华派大佬基辛格给出的答案。

澳洲知华派去哪了?

基辛格 图片来自网络

澳洲的知华派

外交需要棋手。

美国有熟知中国事务,纵横50载的基辛格。

但谁是澳洲的基辛格了?

没有。

回溯过去二十年,澳洲最可以被称为知华派且处于权力决策层的当属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

老陆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常,且有一位中国女婿。

而他此前中国两岸三地工作的经验更是为其对华政策提供了重要的指引以及帮助,相比于其它总理多来自于幕僚、智库建议的模式,自身的经验(长期从事外交工作)会来得更真切。

澳洲知华派去哪了?

陆克文胜选照片   图片来自网络

但老陆的“二回宫”时期对华政策出现了诸多转变,也常被人指出对华政策缺少连贯性和一致性。

可是朋友们千万别忘了,老陆1980年在澳国立修读荣誉学位论文的主题和研究对象是什么。所以老陆是知华派、友华派,而非亲华派。

不仅是老陆,在经历了中澳自贸协定谈判、签订之后。

澳洲再次迎来一位知华派总理。

他就是马尔科姆·特恩布尔 (Malcolm Turnbull) – 华人常称为谭宝。

谭宝虽然不会说中文,但是作为澳洲史上最富裕的总理,谭宝以投资有道而著称。这其中就不乏在

中国投资矿产资产方面的投资。

不仅个人工作经历长期与中国人打交道。

谭宝的儿子亚历克斯(Alex)能说流利的中文,且娶了一位中国媳妇,其亲家是中国社科院的学者。

Image

谭宝家庭公开照  图片来自网络

如此知华的背景、使得当初刚上任的他被政治分析人士贴上了友华派的标签。

且他上任后,在伦敦政经更是发表了题为“同床异梦,亚洲崛起的澳洲视点”的讲话。那次讲话被外界普遍解读是基本接受中国和平崛起。

不仅如此,谭宝在公开场合分析对华关系时,常喜欢引用基辛格的话。

这说明什么?

他认同基辛格对华关系的许多论调。

但党内(自由党)人士却坐不住了。

在伦敦政经讲话后不久,《澳大利亚人报》Greg Sheridan就发起了第一枪。

他指出,“谭宝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不但不是自由党的主流价值,同样也不是澳洲的主流价值。这两篇演讲只能证明他是个糟糕的党魁。”

党内的压力,盟友的压力,使得谭宝在2017年12月,说出了那句,“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但是,即便如此。谭宝政府对华关系仍然没有像今天这么糟糕。

虽然堪培拉的朋友们常说,内阁不会出现极端倾向(左或者右)的部长们。

但是,在当下缺少知华派制衡的莫里森政府外交政策,似乎成为了以现任国防部长达顿(Peter Dutton)为代表的自由党保守派的主战场。

Image

莫里森政府内阁(2019.5)   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达顿对自己被称为对华鹰派表示不满,其称澳洲确实将继续和美国及其他盟友合作,“维护区域和平”;但与此同时,他和莫里森政府也希望与中国合作,“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伙伴关系”。

可是,目前的中澳关系着实是:

东风吹,战鼓擂,谁也不怕谁。

澳洲知华派的处境

知华派去哪了?

知华派一直都在,但是总是徘徊在堪培拉的权力核心层之外。

不仅是堪培拉的知华派。

作为中澳双边关系最重要的职位之一 – 澳洲驻华大使。其职业发展的轨迹也不如澳洲驻美大使们。

大使的派驻往往会结合澳洲政府当时的外交政策,并为此服务。

例如现任驻华大使傅关汉,此前曾两次担任澳洲外交贸易部北亚司司长(2008-2010年及2015-2019年)。其更是在2014年领导团队完成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不仅仅是傅关汉大使,过往的20多年,澳洲驻华大使往往都是出生于外交贸易部部。

其中,在2005 – 2015年期间,澳洲驻华大使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完成中澳自贸协定谈判(2005年4月启动谈判,2015年6月17日正式签署)。

然而,也有几个引人注意的地方。

例如石励(Ric Smith)在驻华之前曾被借调到国防部担任战略和情报部副部长,且结束驻华任期后更是经过历练升至国防部部长。

另一个则是艾大伟(David Irvine),他在委任驻华大使这一要职之前,仅为驻巴布亚新几内亚高级专员。

更值得细品的是,他回澳后担任澳洲秘密情报局(ASIS)局长,且在谭宝政府时期,出人意料地担任了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主席(他完全没有此类经验)。

艾大伟在中澳贸易摩擦初始之际的任职,被许多分析人士解读为“先射箭后画靶”,亦有所指。

Image

现任驻华大使傅关汉(Graham Fletcher)   图片来自网络

但是,总体而言。

驻华大使的在派驻前,最高层级仅为副部长层级,且大多为事务官(任命,非选举),非政务官(选举产生)。

且后续最高职务,除石励以外,都没有进入政府内阁。

这非常符合近几年澳洲政府的对华关系论调,即突出经贸往来(生意伙伴关系)。

Image

反观澳洲坚实盟友 – 美国。

澳洲驻美大使的情况又是如何了?

首先看任命前的层级。

许多人在驻美前都担任过要职,如内阁部长或者总理、财长的首席顾问。就层级而言,他们更能明白或了解堪培拉核心决策层的意图的思维。

而在离开驻美大使职务之后,他们的升迁之路也好于驻华大使。

更为主要的是,过去20多年里,驻美大使许多都有选举的历练,或者就曾作为反对党党魁拼过大选或者党内选举。

Image
Image

现任驻美大使Arthur Sinodinos   图片来自网络

虽然,政治人物的任命以及升迁之路有着多重因素的考量。

但是作为驻美、驻华大使(澳洲高级外交人员)的职业发展轨迹或多或少能说明澳洲知华派的处境,以及他们在堪培拉政治权力结构中的位置。

西方近代史学的重要奠基者利奥波德·冯·兰克在 19 世纪留下了一句名言:“外交关系是最强大的塑造各国历史的力量。”

而作为外交关系最前线的大使任命以及职业轨迹更是体现了各国的国际政策策略以及思考。

澳洲没有亲华派,但需要知华派

澳洲没有亲华派,对华友好基于利益而非感情。

但是澳洲需要知华派。

近日参议院工党领袖、影子内阁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就将矛头指向莫里森。

Image

参议院工党领袖、影子内阁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  图片来自网络

“他(莫里森)不仅没有完全理解澳大利亚在涉华领域中的利益,他甚至都不寻求(去理解)。”

黄英贤更是直指责莫里森为了谋取国内的政治利益,而激化中澳关系。

但如此的出口转内销着实是成功的。

在民调上,对华强硬,莫里森政府支持率就高涨。

可这是个死循环。

不仅是澳洲外交政策的死循环。

更是澳洲的内部政治的死循环。

知华派对于中国问题的理性讨论正被澳洲汹涌的“政治正确”意识所冲垮。

例如澳国立中国研究中心主任Jane Golley因为对于中国问题的理性表述,而被澳洲网友群起而攻之,迫使其不得不退出推特。

Image

澳国立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Jane Golley推特

和Jane Golley一样的澳洲知华派担心澳洲的“中国辩论”正在被扼杀。

她在《澳大利亚人》报的文章中表示,“任何公开谈论主流或“占主导地位”的媒体叙事(与主流媒体的报道相左)的人都会很快被粉碎。“

她呼吁,澳洲需要知华派的存在,以及对于中国问题的理性讨论。

结论

所以。

澳洲没有亲华派,对华友好基于利益而非感情。

但澳洲此时更需要知华派。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