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生产商的「中国梦」惊醒!新市场已做得风生水起!

多年来,澳洲农民将其未来的繁荣寄托在不断增长的中国市场上,但那些被一连串贸易制裁针对的生产商正在发展新的贸易关系。

在中国政府通过对大麦征收高额关税启动滚动贸易制裁的12个月后,受影响的出口商正从中国梦中醒来,通过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来抵消损失。

澳洲生产商的「中国梦」惊醒!新市场已做得风生水起!

这一转变促使澳洲的一个主要智库认为北京对堪培拉的经济“胁迫”战略完全失败。

“如果中国的目标是改变澳洲的政策,造成经济损失或向第三国发出『不要惹怒北 京』的警告,那么我认为,可以说中国在这三个方面基本上全都失败了。”

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和国际经济项目主任拉贾(Roland Rajah)说。

那么,澳中贸易的美梦结束了吗?

澳洲生产商的「中国梦」惊醒!新市场已做得风生水起!

*一扇门关上了*

12个月前,当中国决定对澳洲大麦出口征收80%的致命关税的消息传来时,西澳种植者罗伯逊(Graeme Robertson ) 担心自己会破产。

关税出台的时机再糟糕不过了——正好在他播种了大部分大麦作物之后。

罗伯逊说,征收关税后,价格一落千丈,但一年后,由于澳洲努力寻找其他买家, 如沙特阿拉伯,大麦市场保持得非常好。

根据澳洲统计局(ABC)的数据,自去年10月以来,只有3.3万吨澳洲大麦出口到中国。

同期,沙特阿拉伯成为最大的市场,拿走了150万吨。

西澳谷物种植者今年准备在整个谷物带种植接近创纪录的大麦作物。

罗伯逊说:“一扇门关上了,另一扇就会打开。你只需要确保机会来临的时候守在 门口。”

澳洲生产商的「中国梦」惊醒!新市场已做得风生水起!

*煤炭找到新出路*

大麦和煤炭情况相似,煤炭是澳洲最宝贵的出口商品,去年年底受到中国非正式进口限制的影响。

尽管遭遇挫折,该行业正在吹嘘其“复原力”和寻找新市场的能力。

自去年10月中国实施非正式进口限制以来,澳洲煤炭出口几乎降至零。

昆州资源委员会(Queensland Resources Council)会长麦克法兰(Ian Macfarlane)曾长期担任联邦资源部长,他说,正努力从大流行中恢复的印度捡到了大部分便宜。

不过拉贾说,转换市场牺牲了曾经利润丰厚的对华贸易提供的溢价,出口商现在不得不与对价格敏感的市场出售。

他说,按年计算,对华出口损失了100亿澳元,但大部分已经在其他市场上得到了补偿。

澳洲生产商的「中国梦」惊醒!新市场已做得风生水起!

*希望紧张局势能够解冻*

澳洲的牛肉出口是另一种受贸易紧张局势影响的关键商品,去年对中国的牛肉出口量和出口额分别下降了35%和28%,不过这种下降主要是由干旱引起的供应问题造成的。

昆州牛肉加工商Kilcoy Global Food是因标签和化学残留问题被禁止向中国出口的几家屠宰场之一。

这家中资工厂的澳洲分部总裁法尔克(Jiah Falcke)对外交争端持谨慎态度,而是把重点放在向其他市场转移。

据法尔克说,在Kilcoy公司70年的历史上,澳洲首次成为其最大的市场,而其他海外市场,如日本和韩国,则缓解了中国禁令的打击。

Kilcoy公司渴望重返中国市场,并已投资140万澳元升级其标签系统,以支持对华贸易的恢复。

但澳洲政府表示,它与中国当局在推翻牛肉出口禁令方面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中国仍然是澳洲的第一大农产品市场,尽管目前局势紧张,但一些生产商正在想办法绕过贸易壁垒。

澳洲生产商的「中国梦」惊醒!新市场已做得风生水起!

昆州南部和牛生产商温特(Chantal Winter)与中国的贸易联系因其加工厂被禁止出口而被切断。

她说,供应链已经转移到一家新的肉联厂,她的优质牛肉仍在寻找 通往中国消费者的途径。

*强硬的策略*

由于与中国的贸易紧张关系,葡萄酒和龙虾等高端产品受到的干扰最大。

11月,澳洲葡萄酒生产商受到了高达212%的惩罚性关税的打击。

在截至2021年3月的一年中,中国大陆葡萄酒市场的价值下降了24%,至8.69亿澳元。

今年余下时间的前景是严峻的。

澳洲生产商的「中国梦」惊醒!新市场已做得风生水起!

西澳酿酒师史密斯(Hunter Smith)说,政府希望坚持澳洲的价值观是可以理解的,但“采取不同做法会更有利”。

“我们只需要低下头,专注于我们的业务和全球贸易。”

史密斯拥有并经营距珀斯南部约350公里的Frankland Estate,他说他对短期内的转机不抱希望。

但他说,该公司将继续保持自己的人脉,并将目光投向其他市场,如北美和新兴的俄罗斯市场。

对热衷于继续消费澳洲牛肉和葡萄酒的中国消费者来说,贸易纠纷还没有影响到国内。

澳洲生产商的「中国梦」惊醒!新市场已做得风生水起!

来自中国天津的31岁职业女性郭女士(音译,Cindy Guo)说,澳洲葡萄酒仍然受到消费者青睐,尽管越来越难买到。

她说,澳洲葡萄酒的一个主要卖点是品质良好且价格“合理”,但由于关税问题,价格将不可避免地上升,而她也可能转向其他国 家的产品,比如智利葡萄酒。

总的来说,不断升级的贸易紧张局势几乎没有对澳中之间1500亿澳元的贸易造成任何影响,因为中国的铁矿石和液化天然气(LNG)出口蓬勃发展。

“就我们与中国的关系而言,矿业仍是主要动力。”拉贾说,“但现在看来,这种认为中国将成为澳洲经济其他部门推动力的想法,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质疑,而且很可能是无法改变的。”

目前的贸易关系与2015年底签署“历史性”中澳自贸协定时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时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正在扩大,”拉贾说,“现在的情况是,这种扩大已经停滞,甚至被逆转了。”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