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氧气,没医疗保障!被政府“扔下”飞机的印度裔澳人傻眼了

被禁从德里登机的印度裔澳人已被告知离开隔离酒店,他们表示,在确诊感染COVID-19后,他们“陷入了两难”。

外交贸易部(DFAT)证实,仅80人登上了首趟撤侨航班,而最初多达150人获得了登机资格。

澳大利亚公民朱拉(Sunny Joura)和他72岁的母亲、永久居民Darshan Kaura被禁止登机,原因是Joura的病毒检测呈低阳性。

朱拉去年5月去照顾他病危的父亲,自去年6月以来一直试图返回墨尔本 。

他已经一年多没见过妻子和孩子了。 根据澳大利亚政府对此次航班的要求,朱拉和他的母亲于上周二进入德里的酒店隔离,并于周四接受了COVID-19检测。

周五下午,朱拉被告知他的检测结果为阳性,而他的母亲则是阴性,尽管两人待在同一个房间里。

没氧气,没医疗保障!被政府“扔下”飞机的印度裔澳人傻眼了

乔拉与至少40名检测阳性的人有一个聊天群。

他表示,一些被禁止登机的人在进入酒店前的检测结果为阴性,而另一些人的检测结果为弱阳性。

“我们怀疑它要么是在酒店的空调里传播,要么是假阳性,要么是检测出了问题,” 他说。

“我们没有接受任何重测,我认为应该这样做,因为我们中的一些人也接种了疫苗——我妈妈和我都接种了疫苗——所以有时可能因为接种疫苗而出现假阳性。”

所有阳性病例,包括朱拉和他的母亲,都被告知在周五下午2点之前离开酒店,并被要求回家隔离14天,之后他们可以重新申请另一趟回国航班。

朱拉的家离德里有45分钟的路程,但其他人,比如53岁的澳大利亚永久居民钱德尔 (Pragya Chanddel)和他的家人是驱车数百公里,越过邦界线来到德里的。

没氧气,没医疗保障!被政府“扔下”飞机的印度裔澳人傻眼了

尽管钱德尔、他的妻子和两个成年子女于5月9日在他们的家乡Nangal的检测均为阴性,但在航班起飞前的周五,四人中有三人的检测结果为阳性。

在被令离开隔离酒店后,钱德尔夫妇不得不坐了7个小时的出租车回到350公里外的Nangal。 钱德尔说,政府对于检测阳性的人没有任何应急措施,这令他感到愤怒。

他说,“他们可以租用医疗设施,直接把这些人带到医疗设施,在接下来的14天里对他们进行治疗,直到有机会乘坐下次航班。或者他们应该为阳性病例安排一次单独的航班,因为你不能不管他们死活。”

朱拉表示,他担心一旦他和母亲被允许回国,他可能不得不再次进行酒店隔离。

他说,“在像德里这样的病毒传播温床地区,让所有人在飞机起飞前72小时进入这家酒店,而且完全知道酒店的中央空调可能会有问题,这是一个糟糕的想法。”

没氧气,没医疗保障!被政府“扔下”飞机的印度裔澳人傻眼了

朱拉现在被隔离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与虚弱的母亲隔开。

他说自己还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但担心自己在未来几天或几周内病情会恶化。

“如果情况真的恶化,这里也没有医疗保障。没有病床,也没有氧气供应。即使是有影响力的人也得不到这种治疗。我听说我认识的很多人都因为缺乏医疗保健而死亡,在某些情况下,还因为缺氧而死亡。”

朱拉还表示,即使母亲的新冠病毒检测为阴性,她仍然非常脆弱,由于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她目前的病情“几乎不可能”去看医生。

周四,印度新增超过31.6万例病例,使确诊病例总数超过2370万例。 一名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海外弱势澳人为外交部的“最高优先级”群体,他们正与阳 性病例直接配合,为他们找到下一个航班选择,并在他们康复期间提供经济援助。

“自大流行开始以来,DFAT已帮助45,700多名澳人乘坐500多架次航班返回,其中逾1.88万人乘坐了128次政府协助的航班。”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