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不去上班在家挣钱,行不行?

阅读导航

  • 前言
  • 蝴蝶效应
  • 利弊新说
  • 理想生活
  • 结语

前言

先提两个小问题,疫情期间,您体验过居家办公的生活吗?有没有爱上在家工作的感觉?

维州人瑞秋就正在跟她的老板商量,希望维持在家办公的模式。

“由于节省了上下班两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我可以从容地吃一顿丰盛的早餐,甚至在送孩子去幼儿园后,还能做半小时瑜伽。这让我心情愉悦,工作效率也更高了。”

瑞秋非常希望保持这种灵活的工作模式,甚至愿意为此减薪。

瑞秋并非个例。

来自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虽然“重返工作岗位计划”已启动,但仍有近一半的澳洲人倾向于居家办公。

那么,未来我们真的能够宅着就把钱挣了吗?

1

蝴蝶效应

一只蝴蝶在亚马逊雨林轻拍翅膀,也许两周后就会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表面上看,居家办公改变的只是工作模式,但细究,你会发现它就像那只蝴蝶已经影响了澳洲社会经济生活的许多方面。

杀死CBD  眼瞅着墨尔本CBD 地区人烟稀少的街道,市长萨莉·卡普忧心忡忡——增加CBD的人流量对经济恢复至关重要,然而目前的情况令人堪忧。

Image
图源:网络

新州财长迈克尔·普拉特与卡普可谓“同病相怜”,他认为悉尼CBD至今仍未恢复到往日荣景的原因,除了没了海外游客外,还在于那些常驻CBD的公司员工仍在家工作。

虽然维州在3月下旬就已发布新政策,允许企业所有的员工回到办公室上班,但是澳大利亚房地产委员会(PCA)的最新报告显示,目前墨尔本CBD办公室的使用率仅为35%,而在悉尼这一数据是50%。

PCA认为,员工对远程办公的偏好是办公室使用率低的原因,并且这一现象并非暂时,因为这波远程办公的浪潮给企业决策者带来的冲击才刚开始:既然有些工作在家也可以完成,何不削减高昂的办公室开支。

居家办公有可能杀死CBD 绝非危言耸听。

向远郊进发  既然不用每天奔波于办公室和家的漫漫通勤路上,何不追求下诗和远方的田野。

新州财政厅的官员就向媒体透露,他们手下的员工现在都想着搬去中央海岸或者卧龙岗之类的偏远地区。

而这一渴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生活追求直接导致悉尼、墨尔本和布里斯班共54个郊区的房价仅用了一年时间便全部突破100万澳元的大关。

据房产研究机构REA Group的最新数据显示,位于悉尼北部中央海岸的Copacabana,从去年2月到今年2月,其独立屋价格中值从85万澳元飙升至142.5万澳元,猛涨了68%。

墨尔本莫宁顿半岛的McCrae涨幅则达到41%至113.5万澳元。

有专家认为,居家办公有可能永久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预计首府城市的远郊地区房价可能继续上扬。

宅经济  对于社恐和懒癌来说,work from home省去了化妆洗头和交际的时间,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福利。

但是,对于大多数讲究人来讲,一个美好的居家环境必不可少,这直接导致了去年澳洲人在家具购买上的支出大幅增长。

与2019年相比,2020年仅新州家庭就在桌椅和办公桌上多花了15亿澳元。

在澳洲,不去上班在家挣钱,行不行?
 图源:SBS

此外,家庭水电费方面的支出也发生了大的变化。维州家庭的电费、煤气费和水费支出增加了近10%,即10亿澳元。

最大的得益者莫过于在线购物。2020年,在线食品零售额达87亿澳元,比2019年猛增58%。

而这些家庭消费结构的变化可能会伴随远程办公的流行而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2

利弊新说

过去数年,在远程办公和传统工作模式的角力中,关于利弊的讨论已有很多。

比如,优点方面,员工可以灵活选择工作地点和时间,节省通勤费用,更好地平衡工作和家庭;就企业的角度,远程办公能节省运营成本,更容易招募人才。

而对远程办公最大的诟病就是效率低下,且员工容易产生与社会隔绝的负面情绪。

远程办公并非新鲜事物,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迫使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大部分国家进行了一场“关于远程办公可行性的大规模试验”,一些新的利弊思考也浮出水面。

职位被外包的风险   敲黑板、划重点,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提醒“打工人”们,如果居家办公成为常态,这些工作可能会被外包给海外工资水平较低的劳动者。

过去一年的经历已经证明很大一部分白领工作不仅可以远程完成,并且可以在海外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完成。如果这些工作岗位处于全球竞争的状态,那么央行所期待的工资增长就只能是空想。

饮水机效应(Water Cooler Effect)  千万不要以为员工在饮水机旁的闲聊仅仅是培育了办公室八卦,在不少企业决策者看来,这是员工之间联络感情、迸发创意的好方法。

虽然在此次疫情之间,诸如ZOOM等远程办公软件和社交媒体被广泛使用,但调查显示,大部分澳洲企业高管认为,社交媒体很难取代真正的“饮水机”。

在澳洲,不去上班在家挣钱,行不行?
 图源:网络

效率真的低吗   不需要想方设法在工作时间“摸鱼”,不用假装努力工作,尽快完成任务,剩下的时间是自己的,理论上讲,居家办公做事效率会更高。一项调查显示,22%的澳洲人认为自己的工作效率提高了,而不是降低了(9%)。

当然,这22%的澳洲人应该都是有一定自控能力的员工。

但仍有不少人,自控力不够强,往往需要在领导热切的关注目光中被动性工作,在闲散的环境中,无法保持工作状态。

新州财长就透露,疫情刚开始的三四个月,员工在家工作效率还算高,但新鲜劲儿一过,工作效率便开始下降,于是,已经有雇主迫不及待要把员工拉回办公室了。

3

理想生活

一个有趣的点是,有调查显示,澳洲职场女性比男性更适应在家办公,并且更希望在疫情结束后继续这种在家和办公室相结合的灵活办公模式。

这不难理解。女性往往是照顾家庭和下一代的主力军,通常,她们在赶时间上班的同时还要兼顾接送孩子上下学和准备一日三餐,而居家办公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职业女性时间紧张的压力。

节省一两个小时的通勤时间,便能给职业女性的生活带来很大的改变。

在澳洲,不去上班在家挣钱,行不行?
 图源:Adobe Stock

此外,居家办公也更受澳洲年轻一代的青睐。

在25岁至34岁的受访者中,接近50%的人希望保持灵活的工作方式,而在60岁以上的受访者中,这一比例仅为25%。

年轻人更愿意将工作视为个人的生活状态,而不仅仅是换取酬劳的任务。因此也更看重,在工作中是否有选择权以及能否获得快乐。

员工偏爱居家办公、雇主难舍“饮水机效应”、政府揪心于CBD的复苏……如何在满足人性需求的同时保持效率和协同?

有专家建议,向“3+2”混合型的工作模式转变可能是理想的中间地带,即雇主允许员工在一周中的两三天灵活工作,而其他时间则需要回到办公室。

未来,“3+2”会成为工作模式的新常态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END

远程办公让打工人们体验了职场工作的不同方式和灵活性,但办公室也并不会就此渐行渐远,仍将是员工职业生涯的核心。

不管怎么样,疫情使得远程办公大规模普及,也让我们有理由期待远程办公带来一场工作文化的深远变革。

参考链接

https://www.afr.com/companies/retail/work-from-home-comforts-are-killing-sydney-s-cbd-20210401-p57fxj

https://www.abs.gov.au/media-centre/media-releases/year-covid-19-and-australians-work-home-more

https://www.afr.com/work-and-careers/workplace/working-from-home-becomes-part-of-the-permanent-employment-landscape-20210122-p56w8n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