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富商拖欠房贷吃大亏!曾挂牌$1500万的昆州豪宅 只卖$551万

一名中国亿万富翁在与一家大银行的较量中败下阵来。他声称,在自己拖欠数十万澳元抵押贷款后,银行直接低价出售了他在黄金海岸的豪宅。

位于Riverdale 1525号的“地中海风格的杰作”是黄金海岸最宏伟的豪宅之一,曾经以1500万澳元的价格挂牌出售,但去年它的售价仅略高于500万澳元。

法庭文件显示,在房主王建沂(Jian Yi Wang)及其妻子谢慧芬(Huifen Xie,音译)和女儿拖欠抵押贷款后,汇丰银行于2019年接管了这处四居室房产。

59岁的王建沂是富通集团(Futong Group)董事长,该公司生产和销售光纤电缆及其它产品,为中国大部分电信行业供货。

他的净资产估计在18.4亿澳元左右。

银行将这处房产挂牌出售,但在潜在买家签署合同后,王先生一家申请了禁卖令(caveat),称银行“没有诚信行事”,并阻止交易完成。

中国富商拖欠房贷吃大亏!曾挂牌00万的昆州豪宅 只卖1万

住在中国的王先生一家称,551万澳元的售价明显低于实际房产价值,并表示在新冠疫情导致的糟糕经济状况改善之前,应该停止销售。

房产记录显示,他们于2009年花费900万澳元购买了这处占地4982平方米的豪宅,位于豪华的希望岛度假村(Hope Island Resort)滨水区。

中国富商拖欠房贷吃大亏!曾挂牌00万的昆州豪宅 只卖1万

该豪宅配有度假村风格的游泳池,水疗中心,全尺寸网球场,多个厨房,电影院等。 法庭文件显示,王氏夫妇以该房产为抵押借款450万澳元,汇丰对其进行了按揭登记。

到2019年初,贷款仍处于拖欠状态,在未能满足还款要求后,汇丰于2019年12月接管房产,当时正值新冠疫情爆发初期。

中国富商拖欠房贷吃大亏!曾挂牌00万的昆州豪宅 只卖1万

截至2021年2月,这家人仍欠银行440万澳元,拖欠还款的金额为55.3万澳元。

法庭文件显示,汇丰要求进行两次估值——一次是在2020年1月,当时疫情的影响尚未完全显现,估值在550万至720万澳元之间。

中国富商拖欠房贷吃大亏!曾挂牌00万的昆州豪宅 只卖1万

同一名估价师在7月底对该房产的第二次估价较低,为500万至675万澳元。 这位估价师说,价格可能受到州际和国际边境关闭的影响,买家可能会被4万多澳元的物业管理费吓跑。

房产中介卡鲁(Mark Carew)对房屋进行了评估,并列出了一系列维护问题,包括天花板和地毯被水损坏、起居区的电线外露等等。

其中一些问题得到了解决,包括打扫房屋、用栅栏把游泳池围起来、解决电气和布线问题。

中国富商拖欠房贷吃大亏!曾挂牌00万的昆州豪宅 只卖1万

法庭文件显示,卡鲁的估价在700万至770万澳元之间,他被任命营销这处房产,拍卖日期为2020年8月8日。

汇丰设定的拍卖保底价为675万澳元,但最高出价仅为450万澳元,该房产流拍。

中国富商拖欠房贷吃大亏!曾挂牌00万的昆州豪宅 只卖1万

拍卖失败后,该银行同意以551万澳元的价格将该房产出售给悉尼的斯卡利亚(Craig Scutella)和他的妻子穆里根(Iryna Mulligan),合同定于2020年12月18日结算。

结算前三天,王氏家族申请禁卖令并要求获得该房产的权益,称银行“未能诚信行使其出售权力,未能恰当地进行推销,并以严重低估的价值出售该房产。”

银行认为,在2020年8月,经济和高端房地产市场的未来存在不确定性,随着政府刺激支出和抵押贷款还款延期的结束,长期低迷的形势可能出现。

此外,国际边境何时重新开放也是未知数。 为了支持他们的论证,王家提交了他们自己的房产评估报告,报告称,2020年12月,这处房产的价值接近1070万澳元。

这家人还提交了一份来自一名房地产经纪人的声明,该经纪人未能成功投标出售该房产,认为售价“大大低于市场价值”。

在决定支持银行并解除王氏停止交易结算的禁令之前,最高法院法官霍姆斯(Catherine Holmes)表示,即使豪宅的价值远远高于交易价,“低价出售的事实并不表明缺乏诚信”。

中国富商拖欠房贷吃大亏!曾挂牌00万的昆州豪宅 只卖1万

法院被告知,这栋豪宅的买家已经准备从悉尼搬到这里居住,包括让他们的儿子就读黄金海岸的一所学校。

买家穆里根和儿子不得不住在海边的临时住所,而“丈夫斯卡利亚仍在悉尼打包行李准备运送”。

霍尔姆斯法官下令撤销禁令,允许交易得以结算,并要求王氏夫妇支付银行和买家的费用。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