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开始买不起房了!

阅读导航

  • 前言
  • 爸妈银行升级
  • 啃老,还是太难?
  • 结语

前 言

“爸妈,给点钱买房……”

作为父母,到底给,还是不给呢?

1

爸妈银行升级

Image

对于这个问题,爸妈银行((Bank of Mum and Dad)可能最有发言权。

先不说澳洲,对比一下东西方的两个经济体。

在英国,抵押贷款咨询局的数据显示,84%的父母会帮助孩子购房,其中,57%的父母属于“赠与”形式。简单来说,就是给了,没想要回来。

当地的住房市场中,爸妈银行提供的资金占比高达26%,是第九大银行。

在中国,以一线城市上海为例,在普通工薪阶层中,90%的人都得到了父母的资助,其中很多甚至是,动用了几代人的积蓄,才买得一套房。

在澳洲,30%的父母会把钱借给孩子,或为孩子提供担保进行购房。

根据mozo.com.au网站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爸妈银行”的贷款增长了41%,房贷总额超过920亿澳元。

凭借如此庞大的贷款额,澳洲的爸妈银行,已经成为第五大银行,仅次于四大行(即澳新银行、联邦银行、国民银行和西太银行)。

对于年轻首次置业者来说,爸妈银行提供的贷款,其他贷款机构无法企及。

同样,在澳洲,59%的父母并不指望子女偿还。

此外,在帮助子女的过程中,三种方式最受欢迎:

让子女免费住家的同时存首付(43%);提供资金,帮付首付(41%);以及直接替孩子全款买房。

除了上述方式外,其他帮助形式还包括:做子女房贷担保人,替子女还房贷等等。

另外,在接受Mozo调查的父母中,近一半的人表示,他们正在削减开支或推迟退休,以便帮助自己的孩子能买房。

2

啃老,还是太难?

Image

关于年轻人买房,需要年迈父母帮衬这回事,怎么看?

这个问题,基本上有两种看法。

一种认为现在的年轻人“不努力,只知道啃老”。另一种则认为,这一代年轻人,太难了!父母帮衬很正常。

不知道您支持哪一种?

昨晚的饭局上,生活在墨尔本的一个朋友说道:“虽然我买房没问过父母帮助,但是,如果我的孩子需要帮助,我还是会帮的。”

他说了两组数据,在墨尔本,30年前的中位房价也不过11.7万,当时的家庭平均收入约为3.7万。现在,虽然家庭平均收入接近9.8万,但是,中位房价已经飙升至72万。

30年前,贷款利率高达10%,现在,贷款利率低至2%。

相比前几代人,现在年轻人受教育程度普遍更高。

理论上,相比自己的父辈,现在的年轻人应该过得更好,收入更高才是。

然而,真相却是,相比婴儿潮一代年轻的时候,现在的年轻人普遍更穷。

为什么?

Image

1.首先来看下就业。

对于绝大部分年轻人而言,就业才能获得收入。

但是,一系列经济指标均表明,年轻人就业不充分——这个问题很严重。同时,针对这一人群的公共扶持力度则停滞不前。

在过去十年间,积极找寻,想要更多工作机会的年轻人比例,从12%上升到20%。

然而,就25-34岁和45-54岁年龄层而言,澳洲各级政府支出在GDP中的占比,仍停留在约3.5%的位置。

相反,在65岁至74岁的人群中,政府支出在GDP中的占比则从3.7%上升至4.5%。

各地政府用于65至74岁人群的支出大约为37,750澳元/人,而25至34岁人群的这一花费仅为16,250澳元/人。

2. 房产自有率

挣得少的同时,生活成本却高了不少,导致很多年轻人,几乎存不了多少钱。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分水岭就是,有房无房?

研究显示,在年轻人/家庭的生活成本中,住房成本占绝对大头。很多城市之间,所谓的生活成本差异,85%均属于住房成本的差异。

在澳洲,年龄介于25岁至34岁的人群中,住房自有率已从2001年的51%下降至2018年的37%。

这也是导致两代人财富鸿沟日益扩大的一个主要原因。

在精算师协会发布的“代际差距报告”中,统计师米勒博士(Hugh Miller)说道:“尽管前几代人中,也存在住房自有率的差距,但是,差距远没有现在那么大。”

随着澳洲房价持续暴涨,这个差距实际上已经进一步恶化。

Image

3. 房价越来越贵

毫无疑问,今天买房比以前更加困难。

原因很简单,资产价格的涨幅明显快于工资。同时,创纪录的低利率推动下,房价进一步飙升,年轻人存首付的难度是越来越大。

在疫情期间,很多居民家庭的收入实际上是下降的。

但是,在此期间,房价却一直在涨,并且是加快上涨。

根据最新的“住房可负担性”报告,在全球八大国家的92个主要城市中,悉尼的住房可负担性急剧恶化,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中国香港和加拿大温哥华。

以悉尼为例,房价最高的十大区域中,Darling Point的中位房价已达706万澳元,排名第十的Dover Height,中位房价也要370澳元。

就整个悉尼而言,中位房价超过120万澳币。

在澳洲“住不起”的城市中,五大首府城市(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珀斯和阿德莱德),无一例外,住房全是“严重不可负担(severely unaffordable)”。

END

Image

在过去25年里,澳大利亚房价飙升超过400%。

对于对年轻一代来说,买房所带来的挑战无疑是巨大的。因此,爸妈银行也成为了一个日益重要的参与者。

米勒博士说道:“对现在的年轻人而言,相比前几代人,他们所面临的挑战有所不同。例如工资增长停滞,就业不充分,政府债务庞大,赤字上行压力。”

正如澳洲人口统计学家伯纳德·索尔特(Bernard Salt)所言,他说:“相比三十年前,现在年轻人用于非必需品的支出比例,实际上是减少的,如饮酒、穿衣、个人护理等。”

另外,预期寿命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

相比上个世纪20年代,今天出生的人预期寿命要长20岁。由此伴随而来的是人口老龄化、年轻劳动力社会负担加重等等问题,

然而,很多政策自上个世纪以来就基本上没有变过。

参考链接:https://www.theaustralian.com.au/business/wealth/whats-the-best-way-to-help-your-kids-buy-property/news-story/7cce5e58e15fd6fafb0a8031ac3695f5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