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富人,开始猛增,发生了什么?

阅读导航

  • 前言
  • 富人“越来越富”,疫情也挡不住
  • 全球富豪移民,首选澳洲
  • 为什么富豪扎堆澳洲?
  • 总结
Image

前 言

过去一年,澳洲超级富豪人数猛增10%。

目前估计仍有3124名富豪拥有至少3000万美元的累计净财富。

另外,根据全球知名地产咨询机构莱坊(Knight Frank)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澳洲超级富豪人数还在持续攀升。

是的,未来五年内将激增20%,继续利好豪宅市场。

1

富人“越来越富”,疫情也挡不住

这一结果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

按照常规逻辑,新冠疫情影响之下,倒了不少企业,富豪身家应该缩水才是。

实际上,可能恰好相反。

Image

全球大放水时代的到来,豪宅市场价格飙升、股市快速上涨成为推动超级富豪身家“水涨船高”的一个主要因素。

最新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澳洲整体住房价格创17年以来的最快涨幅,上涨2.1%,推动整个楼市呈现一派繁荣景象。在这个过程中,豪宅市场又以其稀缺性而持续走高。

今年2月份,悉尼和墨尔本一反之前的颓势,分别以2.1%和2%的涨幅位居前列。其中,两地富豪的购买力就是一个明显的因素。

之前,一本畅销书《穷爸爸、富爸爸》就指出,富人积累的是资产,穷人积累的是负债。

在后疫情时代,各国央行和政府普遍大放水,资产价格不可避免地被推高,在这个过程中,富人尽管生活品质不变,但在很多情况下花的都是升值部分。

股价持续攀升,也造就不少新晋亿万富豪。

例如,自3月份跌至8澳元低点以来,澳交所上市先买后付服务商Afterpay累计涨幅已经达到了1400%,联合创始人尼克·莫尔纳尔(Nick Molnar)和安东尼·艾森(Anthony Eisen)以人均超过15亿澳元的个人财富位列2020 年《澳洲金融评论报(AFR)》富豪榜第51位。

当两人在五年多前创立Afterpay的时候,可能谁也没有想到这家公司的市值能够达到近400亿澳元的水平。

所以,IPO计划、公司股价迎来爆发式上涨也是迅速造富的一个主要途径。

另外,在疫情期间,澳大利亚作为安全港的优势极大地吸引了富裕侨民回国。这也帮助推动2020年澳洲超级富豪的人数增幅是世界其他地区的4.5倍。

从地域分布来看,超级富豪也普遍喜欢扎堆,大多分布在几个大型的首府城市。

例如,悉尼的超高净值人士(UHNW)和高净值人士(HNW)比例最高,前者约占全澳三分之一,后者则占四分之一,即净资产为100万美元的人士。

紧随悉尼之后的是墨尔本、珀斯和布里斯班。尽管一些富人已经转到沿海地区居住,规避疫情影响,如维州的莫宁顿半岛,但是财富人士主要还是集中在城市。

莱坊澳洲住宅研究负责人切谢尔斯基(Michelle Ciesielski)表示“澳大利亚的四个主要首府城市拥有74%的超高净值人群和66%的高净值人群。”

2

全球富豪移民,首选澳洲

受到边境限制的影响,澳大利亚财富的强劲增长可能会减弱。

即便如此,莱坊预计未来5年将有更多的澳大利亚人加入超级富豪的行列,到2025年预计将有3760人积累这一巨额财富。

悉尼仍然是最受超级富豪喜爱的城市。到2023年,悉尼拥有超级富豪人数将达到1054人,其次是墨尔本的626人,珀斯则将容纳385人。

此外,莱坊透露,2020年净财富在100万美元以上的百万富翁人数增加了5.9%,达到176,862人。

这一点在New World Wealth发布的《全球财富迁移评估报告》也得到了验证。

报告指出,未来十年,预计中国财富增长120%,印度则以180%的增速预期排第一。但是,谈到富豪移民,澳洲才是首选地!

这份报告指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私人财富一直在稳步增长。美国、中国、日本、英国、德国、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意大利是目前世界上私人财富最多的国家,加起来占全球私人财富总额的74%。

尽管目前,澳洲的国际边界封锁还没有解除,但是,丝毫不妨碍富裕侨民回国,尤其是在当地疫情防控明显好于其他发达经济体的情况。

Image

3

为什么富豪扎堆澳洲?

安全、生活方式、气候宜人、教育、金融体系、医疗福利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常见优势。

以医疗水平为例,小编一名从事国内药品研发的朋友处得知,虽然美国依旧是药品研发的龙头,但是,在国人眼里,澳洲医疗药品研发实力绝对可以和美国处于同一阵营。

如果中国国内药企开展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澳洲必不可缺,实力、规范等等都属于澳洲的优势。

前段时间,随着辉瑞和Moderna研发的mRNA新冠疫苗先后获批,生物技术界放话说,澳洲缺乏在岸生产mRNA疫苗的能力。

随后,澳洲生物制品巨头CSL表示,尽管前期需要巨额投资,但是公司仍选择研发mRNA疫苗。

首席执行官保罗·皮罗尔特(Paul Perreault)说道:“胆小的人根本不敢尝试。这些是充满困难的生物技术。但是,我们将对此继续展开研究,当然罗马并非一日建成。”

除了这些大家都知道的常见因素以外,老牌发达国家老龄人日益严重,又缺乏创新来带动生产力,大量富豪出逃成为一种趋势。

在这些国家,税收太重,增长陷入停滞,对寻求全球避险的富豪自然没了吸引力。

相比之下,澳洲人口结构较为年轻,在经历短暂的疫情中断影响之后,澳洲经济复苏和就业市场回升均超过市场预期,提示具备“不错的韧性”。

另外,澳洲的地理位置优越,与几大新兴发展经济体密切关联,在全球低利率水平的驱使下,不少不愿意“接受”国内零利率的投资者自然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在这个趋势当中,澳洲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首选。

作为一个仅有2500万人口的国家,人口密度低也成为了一大优势。

事实上,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美国已经不再是全球富豪的首选,而澳洲成为完美替代者,连续四年当选全球高净值人士移民首选。

富人的流向代表了资本,消费力等硬核的流向,形成正反馈循环。

最后一点,虽然澳洲富豪人数很多,但是当地的贫富差距却相对均衡,不像一些国家“富的超级富,穷的超级穷”。

数据显示,澳洲在全球财富分配平等的排名中位列第九。在两级分化没有那么严重的情况,社会也相对更为稳定,利好一拨人发家致富。

END

随着大多数发达经济体陷入“负利率时代”,投资机会变得相对稀缺,具有好的投资机遇和环境的国家自然会在“富豪大战”中获胜。

澳洲会是吗?

参考来源:

https://www.afr.com/property/residential/australia-s-super-rich-population-to-grow-by-20-per-cent-20191001-p52wjd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