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白热化!澳洲银行,迎来拐点!

阅读导航

  • 前言
  • 第五大零售银行
  • 有了客,才有钱
  • 费率进一步降低
  • 以客户为中心
  • 总结

前 言

随着昆士兰银行收购ME银行,澳洲传统四大银行的蛋糕又多了一位觊觎者。

相比以前“躺着挣钱”的时代,市场玩法变了,“硝烟味”也日益浓厚。

在资本巨头贴身肉搏的同时,对于澳洲普通消费者而言,自然也是好处多多。

Image

1

第五大零售银行

开银行,要有钱,不仅要有钱,还得有一定的规模,新建规模太慢,收购却可以立竿见影。

这个逻辑不仅成就了昆士兰银行13.25亿收购ME银行的交易,也是眼下银行业竞争格局的一个写照。

通过并购交易,昆士兰银行的零售银行业务规模将扩大一倍,达到570亿澳元,成功挤下第五大零售银行Bendigo & Adelaide Bank,成为四大银行零售业务的最大挑战者。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1817年澳洲第一家银行——新南威尔士银行(西太银行前身)成立到后来的四大巨头竞争格局,零售银行业务一直是立身之本。

另外,从贷款的角度而言,合并后,昆士兰银行的排名也是大幅攀升,仅次于传统四大银行和麦格理银行。

2

有了客,才有钱

作为一家服务性机构,尤其是零售业务占比较大的银行,追随客户的脚步是必须的。

Image

昆士兰银行本次收购,一个主要的目的就是减少和降低“Q(即指昆士兰)”。

合并之前,昆士兰银行大约有90万客户,昆士兰是大本营,而ME银行则有大约45万客户,地域相对分散。

ME银行总部位于墨尔本,八大首府城市均有业务点。

合并之后,银行将拥有超过880亿澳元的资产和560亿澳元的存款,可为超过135万的客户提供服务。

作为一家金融机构,银行想要获得成功,资金成本、运营成本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据预计,此次收购可帮助节省大量成本,每年产生7,000万至8,000万的税前协同效应,在并购的第一年就有望为昆士兰银行带来两位数的增长。

另外,由于服务基于同一个技术供应商的架构,两家银行在核心系统的整合方面的成本开支也远低于行业并购平均水平。

因此,用业内人士的话来说,这笔交易可以说是“天作之合”。因此,昆士兰银行为何溢价收购也就不难理解了。

那么,在这笔称之为“天作之合”的交易中,生活在澳洲的普通老百姓又能得到点什么呢?

如果您是ME 银行背后行业养老基金的会员,由于属于溢价收购,可以从这笔交易中直接获益。

ME银行的定价为其账面价值的1.05倍,为潜在利润的11.9倍。

3

费率进一步降低

对于其他更为广泛的普通消费者而言,银行业竞争加剧,可选择性增加是一个明显的优势。

竞争白热化!澳洲银行,迎来拐点!

用昆士兰银行董事长Patrick Allaway的话来说,澳洲的老百姓有了四大银行以外,“以客户为中心”的另一种替代方案。

随着银行业竞争白热化,可以预见更多人会有机会获得金融服务,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普通消费者获得贷款相对之前要更为容易。

另外,在竞争加剧的情况下,银行和银行、以及非银行贷款机构之间会出现“抢客户大战”。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和获得更多的客户,银行往往会推出更低的费率。

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获益。

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获益向客户转移的趋势。

例如,澳洲家庭收入中用于支付债务利息的比例已降至35年来的最低水平,每年整体可以腾出数百亿用于其他支出。

研究分析显示,截至12月底,澳洲家庭支付利息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降至5.5%左右,明显低于2019年的近9%,以及2008年的超过13%。

根据经济学家的估计,与前两年相比,利息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下降,相当于每季度给澳洲居民家庭省下了约90亿澳元。

另外,很多借款人可以利用省下来的利息进一步减少负债,形成复合效应的良性循环。

对于很多遭遇疫情和失业双重打击的澳洲居民家庭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澳储行现金利率下调是一个主导因素,但是,如果市场上可选择性低,普通股老百姓的议价能力可以说微乎其微。

早些时候,我们还看到媒体报道,大银行因为盈利压力不愿足额向消费者转嫁降息利好,但是终究抵不过监管压力、竞争压力和客户流失的三重压力。

另外,ME银行的主营业务还是住房贷款。

Image

作为银行获利最丰厚的一块蛋糕,随着合并后实力的进一步增加,这块细分市场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想贷款买房和已背负房贷的老百姓有望进一步获益。

4

以客户为中心

其次,市场竞争格局的变化也开始倒逼一些传统银行重新思考他们的商业模式,而不是一味地把客户当“傻瓜”。

以最近的皇家委员会调查为例,一些传统大型银行曝出的丑闻 “惊呆了”不少人。

竞争白热化!澳洲银行,迎来拐点!

例如,什么向死人收费(即人已经不在了,但是银行费用继续收),内部利益输送,洗钱丑闻,天价和解……。

在这些问题的背后,市场主导地位驱使形成的利润为先文化是一种“通病”。

不过,这种情况明显有所好转,这一点在疫情期间,各大银行对待“递延贷款”客户的态度等方面有所体现。

在跨界竞争加剧的压力下,颠覆性玩家参与的背景下,澳洲普通客户对银行业服务的期待值也明显被拉高,客户体验往往成为了决定性因素。

于是,我们看到一些原本奉行“大而不倒”文化的传统银行开始明显转向,如果自己来不及建,那么就买。

例如,四大银行之一的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就开价高达2.2亿澳元收购数字银行86 400,目的是将其整合到旗下UBank在线银行平台中,为客户提供更先进的数字体验。

西太银行也和先买后付巨头Afterpay玩起了“银行即服务”的合作,目标瞄准的是四大银行老大——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在澳洲年轻群体中的主导地位。

区域性银行结盟来挑战传统巨头的趋势不仅在澳洲如此,在全球也是如此。

以金融行业最为发达的美国为例,总部位于纽约的M&T Bank Corp计划通过一次全股票交易收购People’s United Financial Inc.,交易价值超过70亿美元。

END

早些年,在著名的“打车大战”中,马云(阿里)和马化腾(腾讯)旗下的快的和滴滴,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贴身肉搏”,最终抵不过烧钱太快而握手言和,据说烧掉了19个亿。

随后,滴滴和美团也上演过这么一出,但是在投资人的撮合下,也是戛然而止。

至今,仍有不少消费者怀念那段打车不需要花钱的时间。

在澳洲监管强化的背景下,几大银行想要凭借绝对优势收购“竞争对手”的套路似乎难以走通。

随着澳洲银行业“战场”的竞争进一步上演,身为看官的您如何看待目前银行业的变化,长期固有的文化是否会依旧存在,四大又最终会变成几大?

参考链接:

https://www.mebank.com.au/lps/home-loans/first-home-buyer/

https://www.afr.com/companies/financial-services/boq-doubles-down-on-higher-risk-loans-20210222-p574pg

https://www.afr.com/chanticleer/boq-s-me-bank-deal-is-about-tech-and-the-tweed-river-20210222-p574mg

https://www.smh.com.au/business/the-economy/loosening-the-mortgage-belt-household-interest-payments-at-a-35-year-low-20210219-p5744d.html

免责申明:本公司力求文章、报告内容客观、公正,但本文章、报告所载的观点、结论和建议仅供参考,不构成所述证券的买卖价格,在任何时候均不构成对客户私人投资建议。对依据或者使用本报告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本公司及作者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