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地产

悉尼的房租可负担性已跌至历史最低点

悉尼的房租可负担性已跌至历史最低点

 

周末伊始,但 Albert Santos 和他的问婚妻 Jenny Armas 迎来的却不是周末的放松愉快,而是高昂的房租,他们的银行卡里余额已经所剩无几。

 

除去日用杂货等费用,他们要为这间位于 Parramatta, 两居室的老公寓楼,支付占到收入一半的租金。他们还要存钱,准备婚礼,至于购房,想都不敢想。

 

Santos 称:“每周的房租高达430澳元,每月也就是1700澳元,这相当于收入的40%至50%,房租不再继续涨,我们就万幸了。”他是一名自由写作者,他的未婚妻是一名职业治疗师。

 

目前,悉尼的租房可负担能力已经下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家庭平均房租占总收入的29%,使得他们被迫背负起30%的租金压力阈值。

 

最新的租房可负担能力指数显示,悉尼大片区域的租金,对于14万澳元的中等收入家庭来说,都超出了他们可承受的范围。

 

据本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即使父母单方收入在7万澳元左右,也很难承担得起位于悉尼中央商务区40km为半径区域内的两居室房子的租金。

 

澳大利亚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 National Shelter 的执行官员 Adrian Pisarski 表示,悉尼现在是澳大利亚租房可负担能力最低的城市,而且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

 

他称:“不但没有改善,甚至愈加恶化了。我们也认为改善的可能性也很小。”

 

“你的收入水平越低,情况就越糟糕。甚至很多中等收入家庭,都面临租房难的问题。悉尼的租房一族正好赶上了这场租房浩劫。平均每个租客都面临着住房压力。”

 

SGS 经济学和规划组织的合作伙伴 Ellen Witte 表示,租客们被一再推向悉尼的边缘郊区地区,这对他们的通勤时间,交通成本以及就医和上学都构成了一定的影响。自2015年以来,该组织就开始统计相关指数。

 

她说:”你一定很好奇中等收入阶层也需要租房子。”

 

“还有那些为了省房租不停换房子的家庭,他们的生活更容易受到影响,每次搬家,意味着他们的孩子也必须换学校。”

 

享受残疾津贴补助的 Santos 先生表示,看到曾经工薪层聚集的郊区 Parramatta 房租越来越难以负担的起,实在不好受,高昂的房租使得很多人被迫迁到了悉尼西部地区。

 

“居住在 Surry Hills 和 Redfern 地区的人们不断的迁往 Summer Hill 和 Ashfield 这些地方,很多人不得不离开  Parramatta 和悉尼这样的地区。”

 

另外,新州的租金也没比大悉尼低多少,数据显示,在该州的部分地区,租客们的房租占到收入的28%。

 

社区银行政府和区域关系负责人 Ken Langston 表示:“从历史来看,人们本可以选择迁移到房租更便宜的地方,但是在新州,几乎没有回旋的空间,人们几乎无望了。”

 

“所以在收入所剩无几的情况下,你必须在开销方面,绞尽脑汁,煞费苦心,做出取舍。”

 

新州高级政策官员 Ned Cutcher 表示,1/3 的家庭目前是租房一族,但是这一点却被政府的政策决定者忽略了。

 

“租金不断上涨,工资水平却不见涨。此外,更糟糕的是,租客们的租赁期还不能得到保证,他们面临着随时被赶出出租屋的风险。这个问题使得他们连个安稳觉都睡不好。”

 

悉尼的房租可负担性已跌至历史最低点

发布者:,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邮件:info@afndaily.com

电话:02 804 669 90

微信:AFNadmin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