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对澳大利亚下狠手,事闹大了!

阅读导航

  • 前言
  • 脸书:灭国式封锁
  • 联邦:撤掉所有广告
  • 何以自此?
  • 有什么影响?
  • 赢家通吃?
  • 结语

前 言

有些事情,总是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习惯,而人们却浑然不知!

Image

就像一觉起来,结果发现Facebook(脸书)上所有澳洲新闻都不见了,甚至连脸书自己的页面也无法访问。

无一例外,全都是“No post(没有……)”

1

脸书:灭国式封锁

自2月18日清晨开始,澳洲本土的用户开始无法在脸书上分享新闻内容,澳洲各大新闻出版商也是遭遇全面停权封杀。

Image

包括《悉尼晨锋报》、《澳洲人报》、《ABC》……的专页全部封锁,不仅没有更新,之前发布的图片、帖文也都不翼而飞。

甚至连气象局、卫生部门一些政府公共服务的专页也一度遭禁。

更狠的是,海外脸书用户也无法在个人页面上浏览和分享澳洲新闻。

这样一来,脸书就上演了一出实质性“双向锁国”,遭到了澳洲政客、全球媒体的集体讨伐。

总理莫里森称脸书“目中无人,对澳洲人不友好,太傲慢!” 财长弗莱登伯格则表示,脸书用力过猛,根本没必要,只会破坏在澳洲的声誉。

不管怎么说,脸书仿佛和澳洲政府杠上了,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2

联邦:撤掉所有广告

当然,面对脸书公开打脸的做法,澳洲政府也自然不能服低。

Image

除了拉拢全球媒体集体“口头讨伐”之外,各级政府部门宣布撤掉脸书上的数字广告投放。

在脸书暂停公共卫生服务信息分享之后,澳洲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首先被激怒,并率先发声:“脸书,明年的广告费别想了。”

另外,负责监督公共支出的金融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广告封锁令在政府内部进一步扩大。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伯明翰说道:“接下来,我们预计会撤下所有广告。对于这种挑战我们民主制度的行为,我们不会容忍。”

2019-2020年,澳洲政府花在投放数字广告上的费用达4200万澳元。脸书占比大约1/4。

这样一来,不考虑商誉影响,光广告费用一项,脸书损失至少数百万澳元。

不过,脸书可能并不在意,当初决定对着干的时候可能也已经想到了这一点。

3

何以自此?

为什么脸书硬拼封锁、冒着国际舆论的谴责风险与澳洲新闻界对干?

Image

原因很简单,一个字——钱!

澳洲的“媒体议价法”实施在即,不仅要求互联网平台向澳洲新闻出版商付费,而且付多少,付得公不公平,还得受一名官方的仲裁人牵制。

这样一来,包括谷歌和脸书在内的互联网巨头就不乐意了。

虽然谷歌随后频频释放善意,和澳洲众多媒体签署了协议。但是,本次事件的主角——脸书则选择硬扛。

面对质疑,脸书的回应也是:“我们不一样。”

“谷歌搜索与新闻密不可分,而我们和出版商之间可以说是价值交换。”

在脸书看来,没有自己庞大的用户群和平台流量效应,很多媒体产业只能是进一步萧条和衰败。

为此,脸书强调自己是澳洲新闻媒体的“导流窗口”,帮助提升各大媒体的网站流量,继而利好后者自身的广告收入。脸书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平台,并没有直接从新闻内容中获利。

从这一个角度而言,脸书、以及支持脸书一派的人认为:“我都没收你钱,你凭啥要求我付费。”

早些时候,脸书澳新市场董事总经理威廉·伊斯顿(William Easton)就公开表示,媒体议价法“让我们面临艰难抉择”,如果不能选择无视该法律,那么就只能停掉澳洲平台上的新闻内容。

结果,就出现了文章开头脸书封杀澳洲新闻的那一幕。

4

有什么影响?

首先,谈谈对澳洲普通老百姓的影响。

Image

一觉醒来,发现什么新闻都没有,是不是很不习惯?原本打算将新闻文章分享给自己脸书上的朋友,结果发现什么也干不了,不管怎么操作都是“gone wrong”,是不是很烦躁?

有些事情,总是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习惯,而人们却浑然不知。

同时,对于澳洲新闻媒体的影响,那也是相当明显的。

根据网络公司Chartbeat发布的数据显示,在新闻下架后的几个小时内,转移到新平台的读者少的可怜。

这可能也是脸书敢和澳洲政府叫板的一个原因,用户粘性大。

基于255个新闻网站的访问量进行分析后发现,封锁新闻后几个小时,澳洲新闻网站本土用户访问量整体下滑了近13%,海外用户则下跌了30%之多。

Chartbeat首席技术官说道:“这有点反常。”

“在此前的研究中,我们发现如果脸书发生宕机,用户会转移至其他平台,流量会保持一致甚至增长。”

“但是,这次的情况很不一样,在下架澳洲新闻之后,脸书在澳大利亚居然还活的很好……”

脸书在澳洲新闻市场的影响力尤为明显。脸书在澳洲新闻市场上的存在感非常强劲。

相比全球同行,澳洲出版商更依赖脸书。

他说:“在全球,脸书推动量占出版商访问量的12%,但是,在澳大利亚,这个比例达15%。”

5

赢家通吃?

专家指出,脸书之所以敢和一个国家叫板,垄断的市场地位是主要的资本。

并且,这种垄断情况在互联网技术渗透率较好的领域非常常见,从搜索引擎界的谷歌,到社媒出身的脸书,抑或是线上零售业的亚马逊。

并且,这种垄断几乎在所有的地区上演,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相对应的就有百度、微信、阿里等。

互联网可以直接点对点大规模低成本接入到每个单体用户的特色,决定了这些互联网“平台”公司可以快速接触到大量终端用户。

这种运营模式同时也决定了这天生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商业模式。

在整合了足够的数据和用户量之后,行业的核心壁垒其实不是技术,而是大量粘性客户和供应商网络。

即便可以重建,费时也烧钱。

众所周知,互联网企业在创立之初是相当烧钱的,所以,当一家互联网“平台”企业成为某一市场的垄断巨头后,首要核心就是赚钱,毕竟商家的本性就是逐利。

同时,作为一家商业企业,他们需要对股东负责,核心追求是获取利润。

例如,淘宝通过各种“新功能”收取店家越来越贵的费用,美团在缺乏竞争后抽取饭店更多佣金,亚马逊欺压第三方商家主推自营商品等等。

哪里有利润,资本就流向哪里,本身并没有错,这些都是正常的垄断企业商业逻辑。

不过,在全球反垄断呼声日益高涨的情况下,脸书此举相当于公开打了全球监管机构的“脸”。

从历史上来看,结局貌似并不乐观。

END

从最初固定电话“老大”AT&T,再到现在的谷歌、脸书……针对天然极度重要又天然垄断的基建型行业,国家政府貌似只有两种选择。

不是直接国有,就是强行通过反垄断法创造竞争。

您觉得是哪一种?

另外,尽管表面上闹得很僵,但是有消息称澳洲政府和脸书高层的谈判一直在进行,最后谈成啥样,您如何看呢?

参考链接: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2-18/facebook-news-ban-what-just-happened-post-zuckerberg/13166710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u/news-media-bargaining-code-facebook-news-ban-paul-fletcher-2021-2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