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穷、移民不来,悉尼闹起「婴儿荒」

新州生育率达有史以来新低,因为有越来越多经济拮据的年轻人选择与父母同住,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倾向晚生。

因为经济拮据,没有能力自己买房所以选择与父母同住的年轻人,被认为是导致新州生育率低迷的关键因素。

根据新州政府针对新州生育率急遽下降所做的经济报告显示,比起独自生小孩「成家」,现在的年轻成年人选择与父母同住的时间已经逐渐拉长。

年轻人穷、移民不来,悉尼闹起「婴儿荒」

虽然新冠疫情对生育率的影响尚未显现,但报告称,根据历史数据显示,政府的「移民限缩」,将决定「婴儿荒」的严重程度。

这项研究结果将纳入新州财政部初步生育率技术研究文件中,并为今年即将发布且攸关新州未来的代际报告(Intergenerational Report,IGR)提供材料。

IGR将在今年中发布,它将描绘出新州未来40年的新面貌,同时强调新州做为全国最大经济体所面临的挑战。

新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部门都下调了生育率预测,目前新州的生育率处于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从1921年每名女性生3.1胎的高位,下降到1970年代末的2.1个,如今每名女性1.67胎,到了2032年,生育率将更低,预计新州每一名女性将只会生1.63个小孩。

海外移民是促进新州人口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如今却因疫情而被拒于门外,因此,生育率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Baby Bust NSW - 0

低生育率反映出女性晚生的趋势,会造成这个结果通常是因为女性持续学习,导致家庭规模较小或甚至无子女。

随着平均生育年龄逐渐提高,IGR报告中也质疑试管婴儿等辅助生殖技术对提高生育率的帮助。

虽然女性劳动条件已经获得改善,且能领取更多的育儿津贴及更灵活的工作安排,但这些改变对于提升生育率的效果非常有限。

新州生育率下滑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年轻人难以找到一份薪资优渥的工作,再加上联邦抚育金紧缩,都降低了「组成家庭的可行性」。

该报告警告也,新冠疫情将导致越来越多从事临时性工作的年轻人失去工作或工时缩减,使得生育率下降的状况更加严峻。

IGR报告称,在不稳定的工作增加,以及工资下滑的同时,住房负担能力也逐渐下降,这些因素都使得组建家庭变得更加的困难。

「新州的生育率是驱动人口规模及年龄结构的关键因素,这将对新州的长期经济和财政状况产生影响。」该报告称。

「未来40年,新州总生育率将出现结构性下降。」

「年轻人工作不稳定、实际工资下滑,加上住房负担能力下降。这些趋势都导致年轻人和父母同住的时间拉长,独自结婚和生小孩的倾向降低。」

该报告也表示,新冠大流行可能会出现「短期生育率下降」的情况,虽然在疫情恢复期间,生育率可能上升,但这将取决于政府政策。

假设生育率降到史上新低的1.63胎,将导致人口数量减少,年龄结构增长,预期40年后新州人口将减少76.5万人。

NSW Treasurer Dominic Perrottet. Picture: NCA NewsWire/Flavio Brancaleone

澳洲财长佩罗特(Dominic Perrottet)表示,该报告将确保新州在未来数十年内仍然是最适合居住、工作和养育家庭的地方。在计划生育方面,政府所做的印花税等改革,让人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提前支付全额印花税,这将有助于年轻人买房及生育。

「很明显,计划生育将取决于人们对经济和安全的信任,以及对住房的负担能力,目前的住房及财务挑战是导致新州生育力低的原因。」

「随着房价不断上涨,使得许多年轻人的澳洲梦逐渐成了遥不可及的目标。」

「让人们选择提前支付印花税,将消除一个重大的购屋屏障。」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