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减少集体诉讼,股东披露面临风险

当你是股东时,当你打开你所拥有的公司的ASX公告时,就会出现极大的悬念。

为了减少集体诉讼,股东披露面临风险

是利好消息推高股价,还是隐藏的地雷炸掉公司以及你的投资价值?

嗯,这种担心的感觉可能会少一些,因为联邦政府决定永久地放宽所有上市公司公告背后的连续披露法。

一开始是临时措施

最初,软化政策是为了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临时措施,但现在,根据议会企业和金融服务联合委员会调查的多数报告,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决定将其变为永久性措施。

这样的做法是为了限制集体诉讼的频繁发生。律师们召集投资者团体,起诉他们持有股份的公司的董事,理由是这些董事没有披露相关信息以告知股东。

Australian Institute of Company Directors首席执行官Angus Armour表示,澳大利亚的证券集体诉讼背景与世界脱节,“使我们成为诉讼资金提供方有利可图的市场,并对企业、股东和整体经济造成不利后果”。

现在的行动必须是不计后果或疏忽大意的

根据新规,企业现在只有在“了解、鲁莽或疏忽”更新市场敏感信息的情况下,才会对持续违反信息披露的行为承担民事罚款。

在此之前,披露规则是一种“严格责任”或“无过错”违法行为,这意味着股东诉讼只需要证明公司没有向市场披露信息,而不管其意图如何。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将保留起诉犯罪行为、发布行政通知和侵权处罚而不证明过错的权利。

这些变化让投资界产生了分歧

这些变化将投资界一分为二。

大公司和他们的董事们总体上喜欢淡化法律,他们说集体诉讼的障碍太低了,现在的股东实际上向过去的股东支付损害赔偿没有意义。

他们声称,澳大利亚的证券集体诉讼设置与世界脱节,鼓励诉讼资金提供者过于频繁地提起诉讼,损害了企业、股东和经济。

然而,许多投资者团体,甚至是大型金融机构纷纷站出来,表示淡化持续披露法损害了股票市场的完整性,鼓励内幕交易,并将鼓励董事不及时向股东通报信息。

集体诉讼律师不高兴

当然,集体诉讼律师强烈反对这些变化,他们声称,除了最恶劣的董事隐瞒重要信息的案件外,所有此类案件都将获准不上法庭。

澳大利亚退休金投资者委员会(Australian Council of superannpension Investors)首席执行官Louise Davidson是对这一变化持批评态度的人之一。她表示,信息披露法律支持向市场提供的信息的完整性。

她对《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表示:“在投资对经济复苏至关重要之际,让这些改变永久化可能会损害投资者信心。”

“减少对不良信息披露的问责并不是解决集体诉讼问题的答案。

和其他投资者团体一样,Davidson女士表示,在没有进行足够磋商的情况下,就做出了使临时局面永久存在的改变。

其他人表示,他们理解限制集体诉讼可能是一个好主意,但遗憾的是,这是以牺牲投资者利益为代价的。

这些改变仍需通过立法来实现

想要淡化信息披露法是一回事,但下一个挑战将是让这些变化在议会获得通过。

工党已经宣布,它将反对这些变化,这使得政府需要与交叉议员进行谈判,其中包括国家领导人Pauline Hanson,她此前曾表示支持打击集体诉讼律师事务所。

工党金融服务发言人Stephen Jones表示,一个正常运作的股票市场的基础是披露的,反对派认为支持董事利益而不是父母股东的利益是不对的。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