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澳洲公务员,能暴富发财吗?

阅读导航

  • 前言
  • 公务员很香!
  • 为啥那么香?
  • 真的有那么香?
  • 结语

前 言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头版头条刊登了一个“2021年毕业生雇主100强”的榜单。

猜一猜,在澳洲大学毕业生的心目中,谁才是“第一雇主”?

结果可能有些意外,新州政府成功挤掉了德勤,成为了当地大学生挤破头都想要进的单位。

图片

01

公务员很香

还别说,年轻人削尖脑袋往“公务员”队伍里面凑也不是今年才有的事,从第一雇主——新州政府的历届排名就可以得出结论。

数据显示,2018年,新州政府还不是第一雇主,也不是年轻人“最想要的雇主”。当时的新州政府还排不进前十。

然而,这种情况随后发生惊天逆转。

新州政府在大学毕业生心目中的“地位”可以说是一年一个样。从2018年的第12位,上升至去年的第4位,今年更是直接挤掉了德勤,坐实了“老大”的位置。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竞争也够激烈的。

以“第一雇主”新州为例,2021年毕业生录取名额为150人,但是却有超过1万人申请,是不是有当年高考“千军过独木桥”的感觉。

图片
2021年最受毕业生欢迎雇主前十

02

为啥那么香?

既然竞争那么激烈,为啥还有那么多人削尖脑袋往里面挤,干点别的不香吗?

1.稳定

根据这项排名组织机构的说法,澳洲大学生争着做公务员,稳字排第一。

为啥要求稳?年轻人不是应该敢闯吗?

稳字不应该是“上有老、下有小”中年人群该考虑的吗?或者,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只有折腾不起、邻近退休的人才会考虑的吗?

年纪轻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不正适合可劲折腾吗?尽管有上述种种疑问,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GradConnection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Dan Purchase说,澳洲很多年轻人,之所以想要争着做公务员,岗位稳定不仅是最重要的原因,也可能是唯一的原因。

并且,这种情况往往出现在经济不景气、不确定性因素加剧的时期。

从最近的历史来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尽管澳洲相比其他发达经济体并没有“大伤元气”,但是,在当时,很多人申请联邦和州政府岗位也就是奔着“长期饭票”去的。

2.工资高

作为一个高福利国家,澳洲政府公务员的年薪自然也是不低的,虽然比不上那种创业成功后财务自由的情况,但是总归不至于连“澳洲梦(最低门槛:买套属于自己的房)”都不敢想。

整体而言,澳洲公务员的年薪算是体面的,远高于中国的公务员。不过,中国的公务员可能会存在其他隐性收入,这点就不提了。

作为最高的公务员,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年薪为549,250澳元。当然,这只是基本工资,还有其他一大堆福利,比如说超高Super,各式各样的津贴等等。

再往下,公务员分多个级别。一般是,高级行政长官分三档,即SES Band 1-3,最高年薪540,600澳元。中级行政长官分两档,即EL1-EL2,最高年薪326,400澳元。

以上两个级别的官员,一般需要通过内部考核和上司推荐提名。

接下来就是初级公务员,分为六个档次(APS1-APS6),对外公开招聘,基本年薪最高94,930澳元,最低也有51,583澳元。

以上为基本薪资。在澳洲,公务员除了享有和普通公民一样的各种社会福利待遇外,还享有加班补贴、差旅补贴、工作调动补贴、地区补贴、物价补贴、汽车补贴、事故赔偿津贴等

此外,还有一些部门自己说了算的补贴,如学习津贴、疾病和伤残津贴、看护津贴、配偶津贴、电话津贴、交通津贴等,其中病伤补助金高达本人月薪的80%,且支付时间长达一年半。

另外,相比私人部门普遍工资万年不涨的情况,公共部门的工资每年都会上调,并且上调服务也相对体面。

因此,年轻人挤破头想要当公务员也不是没有道理。

3.仕途

在本次排名过程中,负责人指出,很多年轻人申请当公务员还存在以下方面的考虑:

一方面,公务员体系内部调动机会相对更高。

另一方面,失业的门槛可以说是最低。即便万一被裁,补偿也相对丰厚。

拿最近被裁掉的新州交通部长罗德·斯台普斯(Rodd Staples)为例,他在任期间被指做了很多“坑纳税人、费力不讨好”的交通基建项目,但是走的时候还是拿到了80余万的补偿金。

03

真有那么香?

不过,如果说年轻人不愿折腾,一心求稳,只想当公务员后摸鱼,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尤其是,放在大环境下来看,这会形成一种“负反馈循环”。

首先,年轻人不愿创业,或者从事其他更为艰苦的工作,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问题。但是,这也与社会大环境密切相关,是一种经济不够活跃的表现。

其次,由于短期机会的缺失,分化成为主流。整个社会呈现中间溶解,财富向头部集中的 “M型”发展。

经济学家指出,不仅是澳洲面临这样的问题,几乎整个发达国家都有“集体掉坑里”的感觉。

最极端的情况下,大家既没有消费的意愿,也没有创业的冲动。

有人说是玩福利玩过头了,老百姓失去了奋斗的意义。

也有人说,这届年轻人玩坏了,既不想生孩子,又不想使劲上班。

另外,这些年经济不好,为了刺激经济,银行贷了很多钱出来。不过这些钱主要集中在富人手里,他们拿去买房、买资产、买股票什么的,并没有通过做买卖发到基层老百姓手里,所以大家能看到股市、房地产持续走高,超市里的东西价格变化却没那么大。

增长缓慢,机会稀缺,谁都不想花钱,创业也赚不到钱。

这是一种微增长时代的表现。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种分化可能会越来越明显,只有几个行业保持迅速增长,其他行业会陷入长期的缓慢增长,继而越来越多的人想要涌向这些稳定的行业。

但是,不管怎么说,“社会活力”、“消费能力”等问题,政府都可以有所作为,例如降低贫富分化,扶持年轻人,给基层让利,让居民手里有钱。

这样一来,有了消费;有了需求,就会有更吸引人的工作岗位,才会推动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去折腾……整个社会才会形成良性循环。

图片

END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社会财富归根结底都是人创造的,经济需要活力,年轻人也需要折腾。

参考链接:

https://www.afr.com/work-and-careers/education/why-graduate-high-flyers-say-government-is-the-best-place-to-work-20210212-p571zg

https://top-graduate-employers-2021.afr.com/job-security-suddenly-back-in-vogue/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