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层楼只住1个人!留学生回不来 墨尔本大量学生公寓没人租

整个墨尔本有数千套学生公寓空置,留学生的流失使入住率暴跌了80%,但人们担心称,最糟糕的时候还未到来。

米切尔研究所的赫尔利(Peter Hurley)博士分析称,由于疫情的影响,墨尔本CBD的居住人口已经减少了17.2%,留学生减少8900人。

赫尔利博士利用内政部和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估计,到本月为止,Clayton的留学生人数减少4660人,Carlton 4550人,北墨尔本2100人,Southbank 1770人,Box Hill减少1590人。 与此同时,数千间专门建造的学生宿舍被闲置了。

学生住宿提供商Scape在墨尔本拥有5500间卧室,入住率从2020年的50%和2019年的95%下降到15%。

与此同时,Scape的库存也在增加,专门为曾经蓬勃发展行业所建设的1000间新卧室已经完成。

Scape没有降低房租——包括便利设施在内,周租金最高为490澳元——但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卡拉切尔(Craig Carracher)表示,大约20%的住户是陷入危机的留学生,他们在这里免费住宿,或支付象征性的费用,包括水电费。

一些滞留在海外的学生每周只需支付20澳元就可以让Scape存储他们的物品。

虽然供应商失去了国际租户,但市场已略微转向国内学生。

康德伦(Tiarna Condren)是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新闻专业的一年级学生,她从新州Murray地区搬到Little La Trobe Street的Scape学生宿舍。

一整层楼只住1个人!留学生回不来 墨尔本大量学生公寓没人租

她说,里面的居民似乎相当分散,但她很高兴住在一栋有150人、750个房间的大楼里,“到目前为止,我看到我所在的楼层只有我一个人。”

墨尔本副市长尼里斯(Nicholas Reece)表示,高等教育掀起了一场“现代淘金热”。

墨尔本市的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8年,专门建造的学生宿舍的平均床位数量从82张飙升至579张。

澳大利亚留学生委员会主席小林(Belle Lim)表示,许多留澳的留学生发现自己经济压力山大,他们被迫搬到成本更低、往往“无法接受”的地方。

一整层楼只住1个人!留学生回不来 墨尔本大量学生公寓没人租

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周二警告称,他不会急于重振该州最大的以服务业为基础的出口。

他表示,如果认为大批留学生“很快”就会抵达维州,那将是“天真的”想法。

联邦教育部长塔奇(Alan Tudge)表示,维州政府没有任何关于国际教育的新提议。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当然希望看到留学生返回澳大利亚,但我们需要确保这一进程安全完成,并且不影响那些想要回国的澳大利亚人。”

“如果有州或领地政府提出一项提案,包括超越现有措施的检疫安排,并得到其首席医疗官的批准,那么我们会考虑。”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