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创收手段!”拆除移动测速标志惹怒新州居民,近3万人请愿恢复

新州取消超速摄像头警示牌的决定引起了民众的愤怒,近3万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恢复超速摄像头警示标志。

《每日邮报》报道,自从“前方有超速摄像头”的警示标志被取消后,新州司机的罚款飙升了525%。

此前这些警示标志必须放置在摄像头前250米处。 此外,警方摄像车辆上的反光贴纸也被移除。

Change.org请愿书称,“这导致一些司机看到类似警车便踩刹车,险些造成连环追尾”。  

“就是创收手段!”拆除移动测速标志惹怒新州居民,近3万人请愿恢复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请愿发起人Alex Dodovski说,“我强烈认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创收手段,这造成的问题比预防的问题更多。司机都在注意没有警示标志的摄像头,而不是专心驾驶”。

新州政府在去年11月宣布了拆除超速摄像头警告标志的消息。

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12月,移动超速摄像头的收入为250万澳元。在2019年12月,这一罚款额仅为40万澳元。

“就是创收手段!”拆除移动测速标志惹怒新州居民,近3万人请愿恢复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WSFM的早间节目主持人Brendan’Jonesy’Jones对新州政府的这一政策进行了抨击。

因为移动测速相机被放在了安全,笔直的高速公路上,而不是危险频发的街道。

“他们不是在拯救生命,而是在筹集资金。他们不会把移动测速仪放在小街道上,在那里司机会开得很快,很容易引发致命车祸。他们会把摄像头安装在Hume Highway上,在那里车速很容易就会达到60-110公里之间。如果你是认真的,就把它放到小巷或限速50公里/小时的区域。 他们在诱骗你超速,这就是他们在做的事情。他们把摄像头放在最容易罚款的道路上,”Jonesy今天说道。  

他认为,将超速摄像头放置在司机可以轻易且安全地开到140公里/小时的道路上的唯一理由就是创收。

“每个人都把速度妖魔化,但杀人的不是超速,而是注意力不集中,是糟糕的驾驶技能。”

Jonesy认为,政府拆除警示牌是为了弥补去年疫情封锁期间损失的罚款收入。

取消警示标志后,新州政府的罚款收入总共增加了6.1倍。

“就是创收手段!”拆除移动测速标志惹怒新州居民,近3万人请愿恢复
(图片来源:《每日邮报》)

在12月,安装在悉尼Chatswood的Penshurst St上的移动摄像头开出了7.7万澳元超速罚款。

位于悉尼Carlingford的Pennant Hills Rd的摄像头则开出了3.882万澳元的罚款。

新州道路厅长 Andrew Constance在去年11月宣布这些变化时表示,这不是为了增加收入,而是为了拯救生命。

“工作人员将在12个月内拆除警示标志,以改善司机的驾驶行为。”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