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为什么不愿意生孩子了?

阅读导航

  • 前 言
  • 生育率创新低
  • 生娃容易,养娃难
  • 中国怎么样?
  • 结语

前 言

根据调查,很多悉尼托儿所的价格是200澳元一天,让很多悉尼的家长直呼“养不起”。

于是,养娃贵成为了最好的避孕药。

在澳大利亚,生育率已经连续下跌了十年,跌破可替代水平。

在中国,生育率则已经连续下跌了二十年,曾经的人口大国也面临生育危机。

有人说,这届年轻人就是这么不羁放纵爱自由,不愿意结婚,即使好不容易结了婚,也不愿意要孩子。

原因只有一个,养娃成本太高了!

1

生育率创新低

Image

一个不太意外的事实,澳人的生育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

一个有些意外的事实,澳人的生育率为每名育龄女性1.62个孩子,低于替代水平2。

低于替代水平的生育率意味着:没有两个孩子最终通过税收、或直接照料的方式来赡养两个年迈的父母。

结果是政府将缺乏足够的资源来满足其受扶养者的经济和照料需求。

从2009年开始,澳人的生育率就是妥妥的下降,在十年的时间内从每名育龄女性1.97个婴儿降至1.66。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数据是新冠疫情发生之前的数据。疫情带来的经济打击,意味着想要生娃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澳大利亚统计局指出,2019年有305,832例登记出生的婴儿,比2018年减少了3.0%。

数据显示,2019年澳大利亚母亲的中位年龄提高到创纪录的31.4岁,而父亲的中位年龄也达到历史最高的33.5岁。

新州女性平均生育年龄从2013年的28.9岁升至目前的30.7岁。其中,超过1/3的女性在30-34岁阶段才迎来第一胎。

生育年龄推后是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这也提示女性在婚后生育多个子女的可能降低。

2

生娃容易,养娃难

Image

澳大利亚由于抚养孩子的成本不断攀升,因此,再次实现婴儿潮的可能性不大。

专家指出,疫情爆发之前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养育孩子的成本实在太大了。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人口统计学家利兹·艾伦(Liz Allen)直言:“这届年轻人的压力实在是大。”

那么,在澳大利亚,养家需要多少钱?

新州社会研究中心在2018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低收入夫妇为养育两个6-10岁孩子的最低预算应为每周1173澳元,一个小孩最低预算则为每周970澳元。

分析因素包括食物(200.91澳元)、家庭用品和服务(139.10澳元)、运输(144.72澳元)、教育(61.26澳元)和租金(457.50澳元)。

另外,金融咨询公司Fox&Hare的联合创始人Glen Hare表示,很多夫妇对决定要不要生孩子感到忧虑,很害怕一人养家压力太大。

现年29岁的Alex在阿德莱德银行工作,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四年,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两人表示,前期准备账单就吓了一大跳。

“光是生孩子就花了4000至5000澳元,再加上婴儿推车和其他需要购置的物品,总成本大概是1万澳元。”

“虽然我们有存一部分钱,但是看到账单的时候我们还是吓了一跳。”

幸运的是,二宝诞生后,因为包括衣服、婴儿床和婴儿车等物品不用购买,才不至于再次咋舌。

现在,这对夫妇每周的预算为250澳元,用以支付托儿(80澳元)、食物(100澳元)以及尿布、衣服等消耗品(70澳元)。

相比之下,养孩子和学费就更贵了。

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以养育两个孩子的澳大利亚双职工家庭为例,平均而言,孩子全托费用就占到了两人收入的17%。

根据生产力委员会(PC)周二发布的报告,养孩子的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超过9万人不得不辞掉工作,回归家庭全职照顾孩子。

原因只有一个,很多人的薪水还不够给小孩交幼儿园费用的。

生活在墨尔本的Rachel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据其透露,8岁和5岁的儿子送到托儿所,扣除补贴后,成本大约是每两周500澳元。

Rachel说,一旦自己重返工作岗位,那么目前六个月大小儿子则需要额外每两周再支付400澳元。

澳大利亚奖学金组织估计,小孩子1-12年级,公立学校费用为68,813澳元,私立学校高达487,093澳元。

此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费用也是让很多年轻家长根本吃不消。

Rachel说:“我发现,光养活五张嘴的账单就不低。”

“此外,课外活动(例如吉他课每学期300澳元),游泳课每周40澳元……全部加起来真的很贵。”

悉尼的育儿成本是整个澳大利亚第二贵的,平均一周育儿时间50个小时,要花费494澳元。

而澳大利亚整体的育儿支出也是连年增长,国家育儿花费的中位数对比2017年来说上升了2.8%,到达460澳元/周。

然而最贵的地方还是轮不上悉尼,澳洲最没有存在感的首都——堪培拉,以每周560澳元的成本,夺得了澳洲育儿花费头筹!

不过,根据新州的标准来计算,其他州一个老师照顾孩子的数量,在悉尼,需要四个老师来完成。

据了解在悉尼北岸Mosman的Lookout早教中心,一个13至24个月大的孩子每天的托儿费为185澳元。

虽说,澳洲育儿高福利,但是,这件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同样的“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金融咨询公司Fox&Hare的联合创始人Glen Hare说,许多夫妇都担心生孩子时依靠单一收入的前景。

一般情况下,一个家庭需要会在6-12个月内依靠一个人的薪水生活,因此在考虑怀孕之前建立财务缓冲很有帮助。

例如,如果一个家庭的每月平均账单、抵押贷款还款、其他必需品和非必需品支出为9000澳元,而唯一养家的那个人每月收入为7000澳元,则夫妻的目标应是建立12,000至24,000澳元的缓冲。

3

中国怎么样?

Image

根据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发布的最新数据,在魔都上海,把一个小孩养到上完初中,平均每个家庭的总投入接近84万元。

生活在上海静安区的小刘说道:“只有真的生了小孩后,才会发现每个天真无邪的小孩,都长着一张吃钱不眨眼的脸。”

“因为有了小孩后,花钱不是如流水,而是如洪水。”

在这里,碎钞机成为了养娃的代名词。

看到这组数据之后,很多异地网友则惊叹:不愧是魔都,我5年不吃不喝才够养活一个孩子。

然而,84万还不是最多的,中国养娃成本最高的城市:香港。

早在十多年前的2006年,香港滑浪风帆世界冠军李丽珊曾经拍摄过一个广告,其中有句“养大一个宝宝需要400万港币”,当时惊吓了不少父母。

到了如今的2020,十几年来衣食住行各种价格飞升,小朋友们的兴趣班补习班只增不减……

根据香港智经研究中心发表的研究报告,说香港未来养育子女的成本可能要“由以往400的万港币增至860万港币”。

同样,养娃成本的具体压力也成为了最有效的“避孕手段”。

官方数据显示,从2000年开始,中国生育总数和生育率持续下降,在大城市尤为明显。

即便是放开二胎之后,生育率下降的趋势也一直未能得到逆转,和日本、韩国差不多,处于非常低的水平。

结语

俗话说,生生不息。

然而,高房价、高失业率、高离婚率所谓的“三高”无一不是最有效的避孕神器。

生活在澳洲的您如何看待生育率持续下滑,并且有望继续下滑这个问题。

参考来源:

https://thenewdaily.com.au/finance/your-budget/2021/02/03/costs-of-raising-children-covid/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