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乡镇住房成本一年飙升15%!当地人被城里人挤到车里住!

过去一年,随着家庭和退休人员把欧洲假期换成新房,澳洲乡镇和沿海地区的房价暴涨,但这在昆州的某个地区却造成了住房危机。

CoreLogic的数据显示,由于新冠疫情断绝了海外旅行的可能,居家工作让人们更容易远离城市,维州的Grampians、昆州的Noosa和Noosa腹地、南澳州的Yorke Peninsula和昆州西南部的Maranoa去年房价至少上涨了13%。

澳乡镇住房成本一年飙升15%!当地人被城里人挤到车里住!

维州西部风景如画的Grampians录得最大的房价飞跃——在截至12月31日的一年中上涨了16.6%。

Grampians房地产经纪人卡利南(Nic Cullinane)表示,随着疫情促使墨尔本人迁居,他去年售出的房屋数量增加了三倍多。

“这里的市场已经有12年没动过了,然后突然就涨了。有的房产在一年内涨了10万澳元。”

澳乡镇住房成本一年飙升15%!当地人被城里人挤到车里住!

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南澳的Yorke Peninsula上演,那里的房价在过去一年里上涨了14.6%。

随着城市居民改变生活方式,昆州沿海城市Noosa也人满为患。

Noosa的房价涨幅排名第二,2020年期间上涨了15%。

随着对房产的需求持续不减,而供应量减少,房地产经纪人和当地人预计价格还会更高。

澳乡镇住房成本一年飙升15%!当地人被城里人挤到车里住!

Noosa房地产经纪人奥夫曼(Tom Offermann)表示,过去9个月的房地产活动是“前所未有的”。“出租房空置率有史以来最低,销售数量和价值与前几年相比上升了60%,房产价值的增长也非同一般。”他说。

Offermann先生说,由于来自悉尼和墨尔本的家庭急于抢购房屋,往往仅凭照片就买下,学校迅速爆满,就业机会也在枯竭。 但在热门旅游城市过田园生活并不便宜。

澳乡镇住房成本一年飙升15%!当地人被城里人挤到车里住!

奥夫曼去年以1250万澳元的价格向一位买家出售了两套房产。

另一位买家以1700万澳元的价格买下了两处相邻的房产。

“富人很流行在这里买房,或者安置第二个家。”

奥夫曼说,约有一半的买家是想要搬家的本地人。

“其余买家均匀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很多人因为封锁,没看房就买了,最夸张的是一个没看房就买了千万豪宅的。”

澳乡镇住房成本一年飙升15%!当地人被城里人挤到车里住!

当地人睡在汽车、帐篷里

强劲的需求也渗入了Noosa腹地,由于Noosa的住房成本迅速上升,将人们进一步赶出了Noosa腹地,该地区的房价涨幅接近14%。

本周早些时候,维州冲浪海岸的租房者表示,由于租房空缺率为零,他们很难找到住处。

类似的故事也在昆州海岸出现,很多家庭被迫睡在汽车和帐篷里。

澳乡镇住房成本一年飙升15%!当地人被城里人挤到车里住!

Noosa腹地的当地人多诺万(Donovan Biss)已经观察市场好几个月了,他说,新买家大部分来自墨尔本和悉尼,他们已经把租房者赶出了城,很多人接近无家可归。

就连房产中介也称这是一场“住房危机”。

多诺万说,当地租金在2020年翻了一番,人们正在努力跟上。

自去年3月以来,一些房屋的周租上涨200至300澳元。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