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牛肉遭“不幸”,怎么就没小伙伴来帮忙?都趁机“瓜分”中国市场!

阅读导航

前言

澳洲牛,牛不牛?

澳洲珍馐,且吃且珍惜

澳洲牛的“中国时代”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剪不断理还乱

后记

前言

1788年1月26日,由11艘船组成的“第一舰队”抵达了澳大利亚的悉尼海港。

这些船上除了运载着来自英国的1500人(其中一半是罪犯)之外,还带来了第一批家畜,共有7匹马、7头牛、29只羊、74头猪、5只兔子、18只火鸡、29只鹅、35只鸭子和209只飞禽。

澳洲安格斯牛  图片来自网络

但当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有几头牛在登陆后逃了出来,并迅速地展开繁殖。随着牛的数量开始迅速增加,养牛也逐渐形成商业化。

19世纪50年代的黄金热潮加速了畜牧业(尤其是牛)趋势,也使澳大利亚内陆地区对于牛肉的需求大幅增加。

但随着1884年,首批澳洲活牛运往中国香港及新加坡等地区,澳洲牛肉也随即一步步走向全球100多个国家或地区,并在过去几十年来凭其优秀的品质和稳定的产量,逐渐征服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消费者们。

1

澳洲牛,牛不牛?

1820年代开始,大量移民涌入澳洲大陆,人类在澳洲的活动开始增多,畜牧业也向整个澳大利亚扩张,欧洲人食用的各种肉牛品种也陆续被引入澳洲大陆。

现在澳洲大规模养殖的肉牛主要是安格斯牛(Angus)和海福特牛(Hereford)两个品种,海福特牛在1827年被引入澳洲大陆,而安格斯牛现在是澳洲大陆最主要的养殖肉牛品种。

海福特牛(Hereford)  图片来自网络

除此之外,还有澳洲和牛。澳洲和牛是安格斯牛和日本和牛杂交的后代,继承了二者的优点。

澳洲牛肉等级划分  图片来自AUS – MEAT

从评级上来看,原先澳洲的牛肉等级只有M1-M9级,后来澳洲将引进的日本母牛和美洲的安格斯牛进行配种,培育出全新的牛种 – 澳洲和牛,肉质远超M9级牛肉,于是澳洲人又在原来的评级体系中加了3级,就有了现在的12级品质标准。

除了牛肉的分级之外,澳洲牛肉业界还还细分为“北方牛肉”和“南方牛肉”与“北方牛肉”。

澳洲牛肉产量分布图  数据来源:AFN研究院、AUS -MEAT

虽然澳洲北方养牛场占了全国75%专用于牛肉的耕地,由于面积大而受到大型资本的青睐。比如澳洲农业公司这种动辄几十万头的大规模养牛厂,但这些地区的牛通常是在广阔的草地上觅食,牛肉的产量与质量也都比不上南方出产的牛肉。所以,北方地区主要通过活牛出口瞄准亚洲市场。

澳洲北方牧场出口的安格斯活牛  图片来自网络

而南方养牛场则通常在更密集的区域,经营着规模较小的牛群。比如一些主要的养牛户包括Minnamurra Pastoral(1.3万头)、Watervalley(1万头)与Sundown Pastoral(1.5万头)。通常为了增加体重和生产优质肉类的能力、饲养经营来自欧洲和英国的品种,牛肉则出口多向日本、韩国、俄罗斯等高端市场。

澳洲和牛  图片来自网络

不仅在于养殖模式的不同,北方和南方的养牛场之间在引入母牛与公牛繁育的过程中,也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大多数南方的养牛场只会在每年一段固定的时期(6-12周)内将母牛引入公牛。这样做是为了确保在母牛饲料营养丰富的时候进行产犊,以确保牛奶的供应和母牛的状况;但北方的养牛场则一般全年都会放任它们待在一起。

产下牛犊后,南方养牛场通常会在养殖4-9个月(200-300公斤)之间断奶,在这个阶段,它们要么被出售,要么就被生产者保留;但北方养牛场则定期召集他们的牛,并销售那些处于最佳状态的牛。

断奶后,牛犊就进入了备养阶段。这一阶段要么通过草饲,要么就是在饲养场谷饲,为其提供足够的营养,以维持强劲的生长速度——直到体重满足进入供应链的下一阶段。

一般而言,进入饲养场后的牛会接种疫苗,并被喂食一种特殊配方的“饮食”,以最大限度地增加它们的体重。这种饮食的配方可能会在喂养过程中发生改变,而这又取决于它们将面临的市场以及在饲养场中待的时间长短。

而在干旱的年份,宰杀率也普遍上升,售价则会降低。这是由于与干旱有关的饲料谷物供应有限,农民们试图在牛较小的时候卖掉它们,以保护他们的牧场。

好山、好水、好方法培育出了世界闻名的澳洲牛肉。

但是现在,中国的老饕们想尝口澳洲正宗的牛肉则越发变得困难了。

2

澳洲珍馐,且吃且珍惜

由于持续紧张的中澳关系,使得中澳肉类贸易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5月,中国以标签错误为由暂停从澳洲四家屠宰场进口牛肉。这包含了位于昆州的Kilcoy Pastoral Company,JBS所有的Beef City; 布里斯班的Dinmore,以及位于新州的Northern Cooperative Meat Company。这四家肉品加工厂占对中国牛肉出口的35%,此前预期今年的贸易额有望达到35亿澳元。

8月,昆州的John Dee公司也上了黑名单,此前他们的肉中被检出一种禁用抗生素。

12月,中国暂停从Meramist Pty Ltd进口牛肉,这是澳洲面临此类举措的第六家供应商。

由于多重因素影响,中国禁止从澳洲多家屠宰场进口牛肉,导致该行业损失了数亿澳元。

相比去年出口到中国的红肉总价值突破30亿澳元,成为澳洲最赚钱的农业出口市场,今年的情况则非常不乐观。澳洲肉类工业委员会(Australian Meat Industry Council)表示,今年销售额同比下降了近30%。

澳洲和牛牛肉   图片来自网络

但无论如何,该协会会长哈钦森(Patrick Hutchinson)仍表示,澳洲牛肉出口有望迎来“有记录以来对华出口量第二大的一年”,他指的是数量和价值。

与此同时,虽然肉类行业分析师奎尔蒂(Simon Quilty)表示,JBS、Brooklyn、Australia Lamb Company和Colac已于7月主动停止了对华肉类销售,相信不久后就会恢复。

但是市场普遍不报乐观态度。

反观2020年全年的澳洲牛肉出口市场市场数据情况,其实根据中澳自由贸易协定(ChAFTA),今年早些时候澳洲对华牛肉销售即已创下记录,比往年更早地触发了牛肉关税。

更是再次奠定了澳洲牛的“中国时代”。

3

澳洲牛的“中国时代”

由于本土地广人稀,澳大利亚生产的牛肉中约有60%出口,年出口价值达50亿澳元,其也是除了巴西以外的世界第二大牛肉出口国。

而在出口目的地方面,中国市场对澳洲牛肉的需求也在屡创新高,2019年更是一举奠定了“中国时代”的到来(澳洲牛肉第一大出口市场)。

根据2019年公布的澳大利亚年度牛肉出口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在2019年一共从澳洲进口了高达30余万吨牛肉,占据澳洲牛肉总出口量的24.4%。

从数量上衡量,这个历史性的里程碑打破了50年的惯例,日本或美国每年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牛肉客户。中国在2019年完成了300,132吨澳大利亚牛肉,其中90%以上是冷冻的。

在整个2019年中,中国占澳大利亚牛肉出口总量的24.4%。与之相比,同期新西兰牛肉出口超过55%,巴西牛肉出口超过26%。

实际上,在过去五十年中,澳洲牛肉出口市场经历了几番时代的更替。

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之间的“美国时代”时期,澳洲牛肉的出口构成相对简单化。

大多数是为美国快餐业提供“制造级”牛肉,只有少量牛肉流入像日本和韩国这样的市场——这些市场不仅实行配额管理,且规模较小。

当日本和韩国的市场随着两国贸易谈判与自由化的进展开始转型时,澳洲牛肉出口也旋即从“美国时代”转型进入了“日韩时代”。

据统计,2000年澳洲牛肉出口美国的市场额仅占34%,而日本和韩国几乎占到总出口额的50%,在2003年年底疯牛病(BSE)危机期间、美国牛肉被禁后,出口日韩两国的比例更是飙涨,在2005年达到64%。

实际上,除了对于和牛一致的喜爱之外,亚洲市场与西方市场在牛肉消费选择上其实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比如在澳洲和北美地区,有相当多部位譬如牛膝盖骨和牛板筋或许都愁卖不出去;但在亚洲,每一寸牛肉都保证不会被浪费,而被制成美味端上餐桌。

在这个时代,虽然美国与日本仍然占据澳洲牛肉出口的主导地位,但是随着中国、印尼等亚洲发展中国家人口核心地区的需求增加以及进口限制的放松,澳洲牛肉出口市场也在这些地区开始迅速地扩张起来。

实际上,澳洲牛肉之所以能风靡这些地区,是因为还具备着当地牛肉或许不及的种种优势,还包括肉质卫生与安全的扎实形象、相对于这些国家的货币贬值、广泛的供应牛肉产品种类,资源充足的行业研究、市场营销计划等。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居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澳洲牛肉出口的“中国时代”也已到来。

出口中国市场的澳洲牛肉  图片来自网络

根据自2015年12月启动的中澳自贸协定,澳洲输华牛肉出口配额逐年递增,关税则逐年递减、并于2024年1月1日变为零。

值得注意的是,协议一直持续到2031年,如果在任何时候触发当年的关税配额,那么无骨牛肉与冷冻肉的关税将分别恢复为12%、20%-25%。

事实上,自中澳自贸协定推出以来,澳洲输华牛肉出口的配额于2018年年底首次触发,并在当年12月27日达到了17万吨的门槛。

2019年8月17日,澳洲出口中国的牛肉关税配额再次触发了17.4万吨的门槛。

而2020年,虽受到疫情的冲击,但是澳洲出口中国的牛肉早在年初就已触发关税配额线。

主要牛肉出口国 总供应量  数据来源:AFN研究院、Wind

澳洲肉畜协会(MLA)首席经济学家Peter Weeks(威克斯)表示,“澳洲牛肉行业从初期发展到现在,经历了很长的一段过程,主要受到了亚洲消费者需求增长的推动,也得益于贸易自由化、以及整个澳大利亚牛肉供应链——尤其是农场、加工和公司及行业营销方面的更加成熟和完整。”

但是,澳洲牛肉出口商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和利益正受到国际同业们的大举侵蚀。

4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12月11日,《悉尼先驱晨报》发文称,在上个月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阿根廷牛肉协会已经准备好“抓住澳大利亚的不幸”。即便要经过14天隔离,58名协会人员还是来到现场,向顾客展示了他们的牛肉产品。

文章最后总结到: “澳大利亚并不独特。至少有60个国家将中国列为它们的第一大出口市场。除了需求很大的阿根廷,还有俄罗斯、印尼、韩国和巴西等。他们都想从澳大利亚这里分一杯羹。在澳大利亚被迫寻找新客户之际,其它国家已准备好填补这个全球最大市场的空白。”

不仅是阿根廷,以高质量牛肉闻名于世的日本也在时隔18年后,于去年年底再次登陆中国市场。

2019年12月22日,中国海关总署网站公开两份文件,公告自当年12月19日起解除日本疯牛病禁令以及日本口蹄疫禁令。这意味着18年后,日本牛肉重回中国顾客面前。

由于日本在2001年爆发疯牛病(牛脑海绵状病)疫情,中国同年开始禁止进口日本产牛肉。之后日方多次要求重启。但2010年,日本境内又爆发口蹄疫,中国随即禁止进口日本偶蹄动物(猪、牛、羊等)及其制品。

2019年,中日关系逐步趋暖,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席日本名古屋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时,与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就日本牛肉进口中国进行了双边会议,之后不久日本牛肉正式解禁。

中日外长  图片来自网络

日本以其 “和牛”而闻名于世。其实,和牛是对于日本黑毛和种、红毛和种、无角和种和日本短角和种4个品种的食用肉牛的统称。近年,英国、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也开始引入和牛进行养殖

而在日本牛肉禁令期间,因为正常进口管道无法进口日本和牛,这导致中国市场一度出现大量非法走私日本牛肉以及假冒日本牛肉的情况。

更令人称奇的是,近些年日本冷冻牛肉出口第一国常年是柬埔寨。

柬埔寨从2011年起连续7年进口日本冷冻牛肉位居世界第一。分析人士指,这些日本牛肉大多是经柬埔寨中转以各种方式被运往中国市场的。

5

剪不断理还乱

其实中方对于牛肉的相关措施也间接冲击了积极进行全球布局的部分中资企业。

例如在5月,中国以标签错误为由暂停从澳洲四家屠宰场进口牛肉。就包含了位于昆州的Kilcoy Pastoral Company。通过该公司的股权结构来看,该公司由中国前首富控股。

新希望创始人之一刘永好和女儿刘畅(新希望六和董事长) 图片来自网络

2013年12月,新希望集团(占股45.44%)和厚生产业基金(专注农业投资,由张天笠执掌)联合全资收购了澳大利亚第四大牛肉加工商KPC,成立澳大利亚Kilcoy牛肉加工企业(简称“KPC”)。

成立于1953年的KPC,位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专注于屠宰加工100天的谷饲牛肉,产品主要出口中国、美国、日本、韩国、中东等市场,部分产品供应澳大利亚本土市场。

项目在收购后,经过近6年多的投后整合,该公司现已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牛肉出口商之一,并建成了全澳大利亚最现代的加工厂。

公司年销售实现了60%以上的增长。目前,该公司现已将澳大利亚、中国及美国三地业务整合,搭建其产业集团并命名为Kilcoy Global Foods。

公司主要的业务分为三大部分:牛肉解决方案(占总收入64.1%)、蛋白解决方案(占总收入18.1%)、膳食解决方案(占总收入17.8%)。

公司的主打产品高级牛肉,按2018年的披露数据,Kilcoy Global Foods出口的高级牛肉占有中国市场的40.5%;占日本市场的15.5%;占韩国市场的58.8%。该公司对中国、韩国市场的出口尤其集中。

其母公司Kilcoy Global Foods原计划2020年1月在港交所上市,股票代码原定于H01317.HK,之后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而推迟了上市时间。

而Kilcoy Global Foods是疫情期间唯一一家不间断为中国市场供应牛肉的澳洲食品企业。在年初该公司包了一架波音747货机专程空运,将超过100吨的澳洲优质冷鲜牛肉运往上海,以支持核心零售客户及时满足客户需求。而这批高级牛肉的主要客户之一就是海底捞。

而如今,其也深受中澳贸易摩擦的影响。

后记

尽管澳洲莫里森政府一直试图在中澳贸易争端中得到民主伙伴国家的支持,但现实是,澳洲只能靠自己。

总理莫里森   图片来自网络

在国际商业领域,民主和战略上的朋友往往是最激烈的竞争对手。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