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本地大米下个月恐要断供!许多农场几乎颗粒无收

第四代水稻种植者巴里·柯克普(Barry Kirkup)和妻子吉莉安 (Gillian)发现,过去几年,要种植水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艰难。

“去年我们种植了34公顷的水稻,而往常可高达几百公顷,”吉莉安说,“所以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的收入几乎为零。”

今年是澳大利亚大米收成有记录以来第二低,许多农场几乎颗粒无收。

澳大利亚的大部分水稻种植在新州南部的Riverina地区,那里被称为澳大利亚的“食物碗”(food bowl)。

当地农民将创纪录的低产量归咎于澳大利亚最严重的干旱和灌溉用水分配不足。

但是,新冠疫情恐慌导致超市货架上的大米被抢购一空,这一不可预见的因素加剧了业界所称的“完美风暴”,可能导致澳大利亚本地种植的大米在明年初告罄。

目前,澳大利亚商店里大约一半的大米来自进口,但SunRice表示,到明年1月,这一比例将达到100%。

澳大利亚98%的大米来自SunRice加工生产。

“我们的超市货架仍然会有大米,但那是因为我们现在拥有国际网络,我们可以从其他国家采购大米,”吉莉安说道。

她与丈夫共同经营一家农场,也是SunRice的董事会成员之一。 除了毁灭性的干旱,稻农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水资源分配——灌溉设备从他们应得的水资源中能分配到多少水。

吉莉安称,“水就像我们油箱里的汽油,但由于我们面临干旱问题,没有灌溉,就很难生存下去,或者仅仅只能靠降雨来维生。”

去年和前年,柯克普夫妇分别获得了7%和11%的用水分配,这意味着他们能够种植的水稻只是前几年的一小部分。

本地大米预计将于2021年年中重新上架

水资源顾问斯莱特里(Maryanne Slattery)表示,“谈到澳大利亚的水或Murray-Darling盆地,你不能不谈到政治,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她在默Murray-Darling盆地管理局担任了12年的主管。

她说,“对很多第三代、第四代农民来说,水利改革是一场灾难。

Murray-Darling盆地的水被分配给谁支付的钱最多,这意味着我们所有的可用水资源都将用于种植更高产量的作物。”

最近几周,柯克普夫妇已开始种植大米,预计将于2021年4月左右收成,这意味着本地大米可能会在明年年中回到超市货架上。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