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纳税大户TOP 10揭晓!矿商银行占了大半壁江山

新数据显示,大型矿商、银行、Wesfarmers和三菱(Mitsubishi)都是澳大利亚的纳税大户,总计掏给税务局230亿澳元。

《2018-19年度企业税收透明度调查报告》显示,科技巨头Facebook、苹果和谷歌在澳大利亚一共纳税2亿澳元,收入超过110亿澳元。

去年,矿商力拓(Rio Tinto)取代联邦银行(CBA)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纳税人,必和必拓(BHP Group)升至第二位。

必和必拓称,其三个实体的税收贡献总额约为53亿澳元。

除了西太银行(Westpac)、澳洲国民银行(NAB)和澳新银行(ANZ),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的Fortescue Metals、三菱、Wesfarmers和必和必拓也纷纷杀进前十。

澳大利亚税务局的第六次年度税务透明度报告显示,2350家最大的企业纳税人在此期间共缴纳了561亿澳元的所得税,高于上年同期的523亿澳元。

这些税收占企业所得税缴纳总额的60%以上,其中112亿澳元来自大型上市公司、跨国公司、富豪榜成员和私人集团,由一个强大的避税工作组征收。

报告显示,在最大的760家公司中,约有三分之一的公司没有缴纳企业所得税。

税收是对利润而不是总收入征收的。 ATO副专员萨特(Rebecca Saint)表示,” ATO将采取措施核实,大型企业的亏损并非由人为策划造成,而是可追溯至商业运作的实际亏损。

报告同比持续亏损的企业,将面临避税工作组的审查。”

Telstra在2018-19年跌出了纳税大户前10名,共计向ATO支付8.63亿澳元,低于上年同期的15亿澳元。

AMP从榜单的第10位跌至第15位,支付的税收从9.05亿澳元降至7.27亿澳元。

莱因哈特(Gina Rinehart)的Hancock Prospecting支付了5.4亿澳元,其总收入为31亿澳元。

上个月,Hancock公布,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财年利润为40亿澳元。

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新闻集团(News Corp)公布了21亿澳元的收入,但没有缴纳公司税。 雪佛龙(Chevron)和桑托斯(Santos)又是一个财年没有缴纳所得税,但桑托斯是11家缴纳石油资源租赁税(PRRT)的企业之一。

它们总共支付了10.6亿澳元税收,由于油价下跌,这一数字较上年同期略有下降。

雪佛龙的收入接近120亿澳元,应税收入为9亿澳元。

其他PRRT支付者包括必和必拓、库珀能源、Cooper Energy, Esso Australia、Mitsui, Triangle Energy以及Vermilion Oil and Gas。

Woodside Petroleum在此期间再次没有缴纳所得税,但公司发言人强调,其子公司Barrup实体的应税收入总计为39亿澳元,并向ATO支付了5.83亿澳元。

2017-2018年,前100名企业所得税、消费税和PRRT贡献了341亿澳元的税收,占所有企业所得税的41%。

前1000强企业的所得税为263亿澳元,或占全部上市和跨国企业在2017-18年度所得税总额的32%。

最新的2017-18财年税收缺口数据显示,来自大型企业集团的损失收入,总计占向ATO缴纳的潜在税款的7.5%。经过审计和其它审查,这一估计净缺口降至3.7%。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