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时事
  3. 经济

大量蔬果无人采摘烂在地里 澳洲却还在驱逐背包客劳力!

芬恩(Finn Ward)去年圣诞节来到澳洲时,本打算开始新生活。他想到乡镇地区工作三个月,拿到第二年的打工度假签证,然后设法留在澳洲,与来自苏格兰的母亲和澳洲的继父一起,在墨尔本永远生活下去。

不料墨尔本在3月封城,之后,芬恩一直没能找到工作。

在长达几个月的全澳州境关闭和235天的维州封锁之后,芬恩迄今没能完成延长签证所需的88天农村工作。

事实上,自3月以来,维州根本没有过连续88天不封锁的日子。第一次封锁结束到第二次封锁开始之间,仅相隔57天。

12月23日,芬恩的签证到期,他将被遣返回英国。

联邦政府为那些因疫情而离开澳洲或无法入境的打工度假者提供了以极低的费用重新申请新签证的机会,但对于像芬恩这样已经入境,而且在过去一年里在澳洲花掉2万澳元积蓄中1.7万澳元的人来说,迄今没能得到第二次机会。

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Y)上个月的一份报告发现,全澳范围内急需2.6万名工人来采收今夏日常所需的水果、蔬菜、谷物和畜牧业产品。

澳洲农场2-6成的劳动力通常来自打工度假签证持有人。今年3月,澳洲还有大约14万名背包客,但到了6月已经减半至只剩7万。

9月向政府委员会作证的移民律师菲兹西蒙(Sam Fitzsimons)表示,她也听说过其他像芬恩这样的例子——之前被困在维州的背包客,今年唯一延长打工度假签证的机会被扼杀了。

维州法律研究所移民法委员会的联合主席菲兹西蒙说:“不幸的是,不引进立法改革,移民部就无法『延长』签证,特准像芬恩这样的留下来。但如果我们的乡镇地区需要工人,为什么不尽一切努力留住已经在澳洲的背包客,包括调整法律以适应新冠时代的情况呢?”

内政部发言人表示,芬恩可能有资格申请“新冠大流行签证”,不过该签证需要农业、医疗和老年护理等关键行业的雇主提供担保。

芬恩表示,除了欣然投入88天的农村工作外,他还抱着继续在澳洲旅行的希望,根据澳洲旅游局的数据,在正常年份,打工度假者每年为澳洲经济贡献31亿澳元。

“我的苏格兰老家正在封锁,每日新增2万兵力,情况很严峻。如果我能够获得续签,我不怕重头开始,我会立刻去完成88天的农场工作。”

文章来源:1688网

本文观点不代表澳洲财经见闻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