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观点

全世界震惊,澳洲爆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阅读导航
精英部队,军中大辱
莫里森先下手为强,但索赔未松口
澳洲媒体言论自由VS普世道德,是否会引发法国式危机?
澳洲反省,与其它西方国家的礼崩乐乱

1
精英部队,军中大辱
 
11月19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与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Angus Campbell)向阿富汗致歉,坎贝尔他表示“谨代表澳洲国防军向阿富汗人民表示发自内心诚挚的歉意。”
 
为什么坎贝尔要向阿富汗人民致以歉意了?
 
这就要从4年前的一项调查说起。
 
2016年,澳洲国防军纪律法庭法官布列雷顿(Paul Brereton)开始了一项国防军内部的秘密调查,其旨在调查驻阿富汗的澳洲军队是否存在战争罪的情况。
 
战争罪是“武裝衝突時违反战争法或國際人道法的行为”,包括“谋杀、虐待、或将被占领土上的平民居民驱逐至劳改营”,“谋杀或虐待战俘”,杀害人质、“肆意摧毁城镇和村庄,以及任何不具备正当军事或民事的破坏。”
 
布列雷顿法官在历经四年漫长调查以及五百多次约谈讯问、审查数千页文件后,发现25名现役或退役特种部队成员涉嫌犯下战争罪;大多数涉案或包庇案情者来自空勤特种部队(SAS)的第二突击团(Second Commando Regiment),军阶为中士与下士。
 
全世界震惊,澳洲爆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澳洲国防军纪律法庭法官布列雷顿(Paul Brereton)  图片来自网络
 
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坎贝尔也证实,2005年至2016年期间,这25名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士兵在23起事件中杀害包括平民在内的39名阿富汗人。
 
坎贝尔也称整起事件被称为,“澳洲军队史上最可耻的篇章”,他承诺相关人员将交由检方追查。
 
更令人惊闻的是,这些SAS的军人不仅徇私枉法违反规定,更是捏造故事,企图面对调查蒙混过关。经调查后发现,受害者遇害后身边常被摆上武器或者无线电拍照存证,以此伪装成战斗中被杀。
 
更为重要的是,相关事件并非是独立个案!
 
调查报告指出,除了这些犯行外,更骇人的是澳洲国防军的内部文化,尤其澳洲精英部队空勤特种部队(SAS)里弥漫一股扭曲的竞争氛围。
 
坎贝尔表示,有些菜鸟士兵据称被迫处决手无寸铁的战俘,以达成军旅生涯的“杀人初体验”,不然就会遭到排挤,升迁无望。但值得欣慰的是调查报告将下令者局限在士官层级的巡逻队长,这表示高层军官并未涉及下令。
 
那澳洲空勤特种部队(SAS)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部队了?
 
SASR全称为Special Air Service Regiment,即澳大利亚空勤特种部队。
 
SAS于1957年7月25日正式成立,其组织结构受到了英国皇家空降特勤团影响。最初的编制为180人,后来澳大利亚在军队编制上进行扩充,其人员组成也有了增加。同英国皇家空降特勤团一样,SAS中队有四种不同的职责划分,指挥、空降、两栖及运载装备等。
 
那SAS特种部队人员又是如何挑选的了?
 
其实,所有在澳大利亚国防军服役的士兵,包括空军及海军,都有资格参加SASR的特别选拔和训练。
 
为期6周的耐力训练在澳大利亚内地Mount Kosciusko地区的营区进行。应征者需要通过测试证明其能力,如每天背负40公斤的40公里长跑,以及只配发足够一天消耗的食物的五日生存训练等。
 
应征者中只有20%的人可以通过测试接下来还要进行为期12个月的训练,以学习特种部队的基本技能。这些技能包括跳伞、逃生及避险、巡逻、爆破、反恐袭击、武器操作及通讯等。
 
全世界震惊,澳洲爆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外长Marise Payne为SAS新设施揭牌   图片来自网络
 
然而,就是这样一只精英部队,却吹起恶性竞争风气,为美化战绩而虐杀战俘。
 
特种部队队员间充斥着残暴的竞争文化,各中队成员会相互比较战绩及击杀人数。
 
同时,这种扭曲的文化被一些前线士官鼓吹扩大,他们宣称拥有卓越作战技巧的人,是值得骄傲的菁英,且应享有更多权利。
 
且由于特种部队的绝对忠诚文化,使得下属对上级长官保持绝对服从,低阶士兵不质疑长官的命令。
 
虽然他们中的部分士兵(施害人)已退伍,但是他们的行为却给还在阿富汗执勤的澳洲士兵带来了潜在的危机。
 
喀布尔阿富汗研究中心副主任莫特瓦尼表示,仍在阿富汗境内的澳洲官兵很可能成为遭报复的对象,而极端组织也将趁机卸责给杀害阿富汗百姓的“敌对外国势力“。
 
2
莫里森先下手为强,但索赔未松口
 
总理莫里森抢在国际刑事法院出手前先发制人,在第一时间宣布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相关案件。同时,承诺成立一个独立小组,以改善部队内部文化与领导阶层。
 
全世界震惊,澳洲爆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总理莫里森   图片来自网络
 
总理及国防部长无意为这些行径辩白。理性地说任何军队中都有害群之马,更不要说在一线高压的战场环境中的士兵们。前线紧张环境导致的精神问题,在军事行动中滥杀无辜的事件,事实上根本无法杜绝,只不过,这些事件有的能够被曝光,有的无法被曝光,有的曝光之后能够承认,有的曝光之后则是竭力否认。
 
这次总理和国防部长第一时间站出来表态及道歉,有别于美国、英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持续失声。
 
除去道歉和谴责,有专家建议无论最后是否起诉,澳洲都应向受害者家属进行赔偿。
 
莫里森11月21日表示,“这是一个可怕、极度令人不安及痛苦的报告,但重要的是澳洲会、我们会处理这问题,我们会根据法律、体制和司法制度来处理。”
 
但总理也表示,目前尚未考虑赔偿的问题。此言一出,即被指与阿富汗外交部较早前发出的声明相违背。
 
阿富汗外交部曾表示,澳洲政府已保证将为受害者的家属伸张正义,并提出赔偿。

澳洲阿富汗律师协会成员赛义德认为,受害者家属应获得赔偿,指没有多少钱可以挽回亲人、孩子及家人的生命,但这是朝向伸张正义及问责的正确方向迈出一大步,若这是受害人家庭所提出的,便应当给与他们赔偿。
 
3
澳洲媒体言论自由VS普世道德,是否会引发法国式危机?
 
虽然军方及总理均承认SAS曾在“非战斗状态下”,以“割喉”等方式残杀了39名阿富汗平民。
 
然而,媒体却语不惊人,誓不休!
 
澳洲主流媒体SMH(悉尼先驱导报)记者就相关新闻做出了令人窒息的评论。
 
SMH在其官方推特账号发送了一条评论,《士兵不就是去杀人的吗?为什么要调查我们特种部队在阿富汗的行迹?》
 
虽然这条转发的原链接已被SMH删除,但其评论仍被墨市主流媒体AGE所转载。
  
全世界震惊,澳洲爆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悉尼先驱导报 推特截图
 
这使得澳洲民众再次审视起一个重要的议题,即言论自由的边界。
 
这不禁让笔者想到了10月16日法国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事件的起因是当地中学历史教师在当月早些时候于课堂上展示涉及宗教的漫画,这样的作法激怒了一些包括学生家长在内的信教人士。
 
而该教师在课堂展示的漫画来自法国极左翼政治杂志《查理周刊》。同样的漫画曾在2015年1月触发针对《查理周刊》的恐怖袭击,致12人死亡。
 
法国马克龙第一时间在公开讲话中表示,将保护人们展示具有争议的宗教漫画的自由,然而这一表态在伊斯兰世界激起众怒。
 
全世界震惊,澳洲爆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左:埃尔多安   右:马克龙      图片来自网络
 
一些伊斯兰国家爆发了反法示威游行,愤怒的示威者还焚烧了马克龙的画像并号召全面抵制法国货。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倡议抵制法国商品。其在电视讲话中称马克龙“需要做精神检查”。马克龙愤而召回了法国驻土耳其大使。
 
言论自由 VS 社会伦理 VS 宗教议题,这些其实也是西方社会一个一直持续争论的话题。
 
但正如孟德斯鸠所说:“自由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任意行事的权利”。穆勒说:“个人的自由,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为自由”一样。
 
媒体自由评论和社会伦理道德应该有所平衡。
  
4
澳洲反省,与其它西方国家的礼崩乐乱
 
西方国家以和平之名介入第三世界战役,却刺死战俘、滥杀平民的行径时有所闻,但这些国家鲜少彻查军队恶行。
 
《纽约时报》(NYT)认为,澳洲国防部大规模审查部队违法,具有开创性意义,因为这是以美国为首参与阿富汗战争的联军之一,首度有国家政府如此公开谴责部队不法行为。
 
据RT俄罗斯报道,美军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造成的平民伤亡数字,实际上也大幅缩水,估计真实的当地平民死亡数字应该是在8310人到13187人之间,而不是美国国防部公布的数字:美军于2014-2017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造成当地平民死亡1410人,负伤349人。
 
美国方面承认,在反恐战争中无法避免误伤平民事件,对于确认的平民伤亡,美国方面予以了补偿,仅在2005年,根据五角大楼的纪录,美军就向杀伤的伊拉克平民和摧毁的财产赔偿了1970万美元,赔偿数额从50美元到50000美元不等,而这还仅仅是2005年的标准。
 
西方国家的部队在阿富汗滥杀平民已不是新鲜事,国际刑事法院今年初已就美军在阿富汗恐涉战争罪展开调查;国际刑事法院二○一六年一份报告还指出,有合理事由相信,美军在中情局的海外秘密集中营对战俘施以酷刑。
 
而澳洲政府的作法也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美国总统川普最近才赦免了3名犯下战争罪的军人。
 
川普在6月11日批准了针对国际刑事法院雇员的经济制裁和旅行限制。只要是未经美国许可、直接参与调查美国军队和情报官员在阿富汗可能犯下的战争罪行的工作人员,都将受到制裁和限制。
 
本次签发的行政命令授权美国国务卿与财政部长协商,对直接参与“调查、骚扰或拘留美国人员”的国际刑事法院雇员在美国管辖范围内之金融资产进行冻结。该命令授权美国国务卿阻止参与调查的国际刑事法院雇员及其家人进入美国。
 
据悉,设在荷兰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成立于2002年,负责起诉审理战争罪、反人类罪和其他种族灭绝犯罪,以使得触犯以上国际罪行的人士接受国际司法处理。该法院拥有123个承认其管辖权的缔约国。
 
国际刑事法院的检察官早前已表示愿意继续对美国军人进行调查,并于今年早些时候发起了对美方的调查。
 
早在去年,美方便威胁要对国际刑事法院雇员实施制裁。当时,美方撤销了该法院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的签证。
 
全世界震惊,澳洲爆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国际刑事法院首席检察官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  图片来自网络
 
本苏达曾要求国际刑事法院法官,对美军涉嫌在阿富汗触犯战争罪行展开调查。该案件涉及自2003年5月以来驻阿美军和情报官员涉嫌犯下的战争罪行。本苏达说,有消息称,美国军事情报局成员涉嫌“犯下的罪行”包括酷刑、虐待、侮辱个人尊严、强奸和性暴力等犯罪。
  
总归,战争与和平,是一对复杂的矛盾体。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age.com.au/national/how-a-determined-judge-cracked-the-sas-code-of-silence-20201110-p56dep.html
https://www.smh.com.au/national/they-are-not-one-of-us-sas-soldiers-condemn-war-crime-perpetrators-20201116-p56ezv.html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