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澳洲财经见闻首页
  2. 生活

澳洲这些家庭生活最苦!穷得可能连基本生活用品都买不起

在澳大利亚所有家庭中,单亲家庭的贫困率最高,他们最有可能连基本的用品都负担不起,而且在经济上更容易受到COVID-19限制措施的影响。

这项唯一的全国纵向家庭调查发现,女性参加工作的比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高:2018年为72.5%,而2001年开始调查时为64.3%。

然而,性别收入差距依然存在,2018年男性平均每周收入为1542澳元,女性为1098澳元。

2018年,约10%的成年员工的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林业、渔业、农业、住宿和餐饮服务行业超过三分之一的员工工资过低。

墨尔本大学的威尔金斯(Roger Wilkins)是《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调查》(HILDA)的合著者,他表示,单亲家庭日益恶化的经济状况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

“在长期贫困家庭中长大的人在成年后长期贫困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五倍。”

这项年度调查追踪了对9500个家庭的17,500多人的生活进行了追踪。

2018年,单亲家庭(其收入不到收入中值的一半)贫困率为25%,高于2016年的15%。

相比之下,2018年的总贫困率为10.7%。

威尔金斯教授说,“我们测量的许多指标显示,单亲家庭的经济状况正在恶化,我只是想知道这是统计上的暂时现象,还是一个持续的趋势。”

2006年,霍华德政府对单亲家庭抚养津贴政策进行了修改,宣布在2006年7月1日以后申领该津贴的单亲父母,在他们最小的孩子满8岁时,将转为领取津贴较低的Newstart。

然而,那些在2006年7月1日前领取这一津贴的单亲父母却不受新规约束,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一直领取津贴直至他们最小的孩子满16岁。

但是,吉拉德政府在2013年废除了这一规定,导致所有的单亲父母在他们最小孩子满八岁时都失去了这笔单亲抚养津贴。

今年的HILDA调查是根据2018年的数据,结果发现,单亲家庭的收入中值从2016年的3.8万澳元降至2018年的3.4万澳元。

同期,所有其他类型家庭的收入都有所增长,整体家庭收入中值从2016年的80,597澳元增长到2018年的81,310澳元。

调查还发现,单亲父母的贫困程度最高。

2018年,五分之一的单亲父母买不起社区大多数人认为必不可少的东西,比如牙科治疗或获利住房。

“单亲妈妈和她们的孩子委员会”首席执行官戴维森(Jenny Davidson)表示,这些发现与2018年底对1100名单亲妈妈的调查结果一致。

调查发现,44%的单亲妈妈没有存款,90%担心自己的长期财务状况。

戴维森还说,在政府推出新冠病毒收入支持措施之前,单亲妈妈靠救济金艰难度日。

很多人也有工作,但由于家庭责任,经常只能做临时工。

维州政府宣布,将在四年内投资53亿澳元,建设超过1.2万套住房,而新州则表示,将投资8.12亿澳元,建设1200多套新住房,升级8000多套住房。

威尔金斯教授说,调查反映出,在大流行之前,女性就业参与率增加,工资差距方面正在缩小。

然而,COVID-19衰退对女性的影响更大,她们更有可能在旅游业、旅游和创意艺术等受到直接冲击的行业就业。

单亲父母在经济上也更容易受到影响。

发布者:afndaily,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fndaily.com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